• 你在就好

    更新时间:2018-06-17 11:44:29本章字数:4812字

    ⊙一个女孩子讲述着她的故事,悲欢离合,踉踉跄跄。那晚她找我倾诉了许多,这一个,最佳深刻。得之坦然,失之淡然,争其必然,顺其自然,冥冥之中遇到了你所想遇到的人,因为暂时的因素,不能在一起,互相煎熬,总有一天,必成正果,只是时间的问题。

    前两天,谢谢一位朋友向我倾述自己所遇到的故事经历,故事已经结束有段时间了,但她那个人依旧在她的心里,她说她真的喜欢他,忘不了他,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和她分手,一切都那么平平常常,隔夜还相依在一起,而今日却了无音讯。她说这话的声音带有一些颤抖和悲伤。最后她问我:为什么呢?你们男人难道都那么花心吗?还是只有一小部分。我回答:人有很多种,每一个人都有各自的特点和缺点,全世无完人,终会有几个好的,其实一个男人成熟了,长大了,就不会花了,因为那样他们就会有了责任感,只有那些不成熟的老小孩。浪子之心。

    那天晚上听她倾述了两个多小时,她还是个在校女学生,讲述着她的故事:那年盛夏,她来到了校园,周围陌生的环境,陌生的面孔让她紧张的不要不要的,不知不觉和其中一个女学生搭讪聊天成了朋友,她俩便议论这所学校里哪个男孩长得帅,哪个学哥没有对象至今单身。俩人同时看向了三年一班,三年一班女生很多,男生了了无几,只有班长和另外三个男生。然而后来所知,他们瞪着看的正是班长孙磊,个子不算高,但长的很和善,应该很好接触。俩女孩议论着,看着他傻笑着。

    开学第一天,新生换上军训服,一身身迷彩服,杂着乱成一团,鞋子五颜六色的不统一。看着很不舒服。那天各自拿起了各自的装备卫生用品,说白了就是扫帚,打扫学校卫生,新生第一队分给了李磊管理,李磊是负责新生一对的学生教官,是学校派出的,他之前是学生会主席,保卫科成员,已被学校内定为留校老师。然而这个军训期学校将他带队。

    炎热的太阳照射着大地,照到人群满满的操场上。孙磊和其他教官站在主席台上,台下是一排排绿压压的一片,其他教官自我介绍完后,排到了孙磊,孙磊笑了笑,四处环视了一下讲:“大家好,我是一六级第一队代理教官,我叫孙磊,咱们是同学,我也算是你们学长,希望在这几天的日子里,你们可以配合我,当然我也会尽到作为一个教官该尽到的责任。”话语刚落,一队欢呼鼓掌着,而台下的欣然用一种崇拜加爱慕的眼神盯着他出神,不知不觉粉红小樱桃动了起来嘟噜着:我去,真帅呀,如果他是我男朋友那该多好呀!紧接着站在她身旁的小玉用手戳了戳鼻子邪笑了下说:“哈哈,这大白天的,你还梦到什么了?”欣然看了看她,捂住了脸自言自语的尴尬说:“哎呀,怎么说出来了。”大会结束了,炎热的一天终于有了凉气,晚上脱下军训服时,以结成了一片又一片的碱花。

    第二天,孙磊带着队练习着四面转法,滴水不漏的检查着标准情况,陆陆续续检查到欣然旁时,欣然紧张的屏住了呼吸,憋的脸通红,手里不断冒着汗,目光瞪着孙磊。孙磊盯着她发现她有点不正常便问:“你没事吧?没中暑吧!你要不舒服就告诉我”欣然看着他点了点头。当天夜里,欣然躺在宿舍床上想着今天他说的话傻笑着。慢慢的进入了睡眠,墙上的风扇还在继续吹着,蚊子还在四处需找着目标。

    军训第三天,躺在床上的欣然被一声哨响吹醒,全体从床上爬了起来,迅速换着服装准备集合,集合完毕,学校下来通知,今天天太热怕学生们训练中暑,学校将今天的军训项目取消,改为看电影。这个通知对那些军训生来讲多么幸福呀!通知刚一结束,零零散散的不断解散着队伍,都不一而同的换上了便装,都努力将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吸引自己有好感的男神女神们。欣然对着镜子照了半天,衣服换了又换,此时忙碌于维护学生纪律的孙磊还是穿着那身教官黑色的体恤,背部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着。置身伫立于电影厅门口,欣然和小玉俩人互相牵着手朝他走来,欣然鼓起了勇气将手里拿的雪碧递给他说:“孙教官,天这么热,你也挺辛苦的,喝点雪碧降降暑吧!”孙磊看着她笑了笑接过雪碧说:“嗯,谢谢了哈,我刚好有点口渴,正想去买呢,挪不开身,你叫什么名字,待会我还你!”欣然撇开嘴笑了笑说:“不用了吧,你叫我欣然就好”孙磊点了点头。

    当天,电影厅里坐满了一排排的学生,看似交头接耳,却保持着悠悠的安静,欣然坐在第二排,和小玉坐在了一起,俩人看着这爱情片感动的时不时眼眶湿润着,盯着电影布专心致志的看着,这时孙磊手里拿着一瓶饮料向她走来,小玉看到了他,用尖尖的指甲戳着欣然,孙磊靠到了欣然身旁嘴贴近她的耳朵小声说:“给,喝吧,待会看完就回宿舍哈,现在晚上了外面凉了,你穿这么单薄别受凉。”欣然看着他点了点头。这一举动被欣然四周的人看到了,心里充满了嫉妒和羡慕。都互相小声议论着俩人到底什么关系,男女朋友吗?

    据军训结束还有两天时,晚上,孙磊站在宿舍门口值着班,坐在木凳上无聊的抬头看着星河,欣然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她心里一直纠结着到底给不给他告白,今天是个好机会,如果今天过去了,军训就结束了,孙磊也不会值班了,当天晚上,欣然小心翼翼的换上了军训服,偷偷的溜出了宿舍朝宿舍门口走去,刚出宿舍门一股凉风吹了过来,吹到了她身上,很凉很清爽,如果白天有这么凉爽的小风就不用白白流那么多汗水了。出了宿舍门看到了大树下的孙磊抬头看着天空,好像再感慨什么,欣然慢慢的走了过去,橙黄色的灯光照在了俩人彼此的脸上,显得特别温馨,孙磊发现有人走来了拿起手电向前指去,开着闪光灯照着欣然问:“哎,你干什么去呀?这大半夜的不睡觉,属夜猫子的吗?”欣然用手捂着被闪刺的眼娇气的说:“磊哥,天太热了睡不着,这不陪你出来聊聊天啦啦呱”说完坐到了孙磊旁边,看着孙磊。孙磊关掉手电筒,放到了桌子上,撇了一眼坐在身旁的欣然说:“外面不冷吗?还拿陪我的借口出来,说吧,是不是和宿舍同学闹矛盾了?”欣然摇了摇头,托起了下巴瞪着孙磊说:“你看我想会打架的人吗?我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怕你一个人值班寂寞,所以出来陪你聊聊天解闷。”孙磊半信半疑的搓着下巴盯着她,将自己的军装外套脱了下来披到了欣然身上说:“给,快穿上,别因为陪我再受凉了,我现在没有工资可给你买不起药哈。”欣然底下头脸有点发烫,傻傻的咧开了嘴。喃喃道:“现在买不起以后得买的起吧?”孙磊搓了搓手回:“那可不一定。”说完俩人便笑了。磊,其实有件事我要告诉你,我喜欢你,我听她们说了你没有女朋友,所以我才鼓起勇气向你讲出我心里的话。欣然用眼盯着他讲。孙磊愣了会,笑了笑避免尴尬的说:“哎呀,你这小女孩子家家的扯什么爱不爱的,快去睡觉。”当天夜里俩人尴尬的分离了,孙磊将她送回了宿舍,送过之后,孙磊又重新坐回了值班点,目光盯着地面走着神,他之前谈过两场恋爱,最后终究分手,留下的只有默默的悲伤。

    欣然躲在床上轻声抽泣着,流着眼泪,安静的宿舍里抽泣声吵醒了浅睡的小玉,小玉揉了揉朦朦胧胧的眼睛,俩人穿上衣服跑到天台上,欣然向小玉倾述了好多,说出来心里轻松了好多。

    军训结束了,终于告别了这几天难熬的时光,军训生该回家了,欣然临上大巴时转眼看着几个教官中的熟悉身影,但她不知,远在一方的孙磊也正用目光目送着她。

    军训生走了,虽然只是离别几天,但也许会退出几个人,不再返回学校,这些天里,孙磊一直担心着欣然会不会退出,他心里依然为她的来留担心着。这几天夜里,他每次到了晚上一闭眼总会想起她的身影,她的声音。

    十五天过后,军训生换了命名,改为新生,这天孙磊恢复了学生的身份,自己默默站在教学楼台阶上望着从一辆辆大巴上下来的学生。陆陆续续下来的新生不断散去,他心里有些失望了,刚要快转身离开时,追后一个欣然拉着行李箱从车后走了出来,孙磊一撇连忙跑上前去,迎接着久违的她。

    没过多久,孙磊发现她真的纯在了他的心里,无时无刻不想着她,于是孙磊向欣然提出了表白,俩人好上了。日子就这样持续着,和别的小情侣一样暧昧着。她本以为他会永远的陪着她,但是时间不长终究还是分手了,原因不明,一夜突然之间就分手了,当天晚上俩人还秀着恩爱,过了一夜就各分东西了。每一次欣然向他询问为什么,他都没有回答,只是保持沉默说有一天你会知道答案,也许我太自私了。俩人分手了,没有了以前的亲密但关系还是保持着,正常聊天,孙磊还是原来那样关心着她,默默的守护着她。没过多长时间,另一个女孩也喜欢上了孙磊,经过几次捣腾,孙磊接受了她,和她在一起了,女孩叫芳匿。这件事让欣然想不通了,他莫名其妙的和她分手又交了另一个女朋友,他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他花心,想着想着心里凉了许多,表情憔悴了许多。

    分手后,欣然没有再交男朋友,有几个想要趁此机会得到她的男孩也莫名其妙的不再追了,像是被什么人威胁了似的。慢慢的整整半年过去了,到了冬天,天气特别的寒冷,孙磊人缘广泛酒场聚会必定少不了,有次孙磊出去赴会,和好久没见的老同学老兄弟聚会,胃量可要放开的喝,不醉不归,这场聚会他将芳匿带了去,当天喝了很晚,喝的不知跑了几趟厕所,就连去厕所的路上也要扶着墙跌跌撞撞的挪移着步伐。最后酒场散了,各自陆陆续续滚爬摸打的离开了包间,包间里只剩下了喝的醉醺醺的孙磊抱着酒瓶出神,芳匿试着几次拉他离开他都挣扎着抱着桌椅不走。嘴里还扬言道:“欣然来了我就走,欣然。。。。。。。”芳匿指着孙磊职责着,一气之心甩门离开了,此刻包间里真的只剩下了孙磊,孙磊掏出手机滑弄了一会找到了欣然的电话拨了过去,等待了不一会接听了。

    欣然充忙的赶到包间里,蹲到地上看坐在一旁对着酒瓶痛饮的孙磊,孙磊看到她刹那间抱在了怀里。用哭腔说着:“欣然,对不起,我知道我那样做太自私了,伤害了你,前几天你一直追问我,咱们为什么会分手,今天我就把答案告诉你,我之前没有认识你之前谈过两场恋爱,可是她们都特别的开放,我觉得我会和她们没有结果,最后预想成真了,她们都变了心,玩腻了就散了,慢慢的我有点不敢相信爱情了,所以在认识你的一段时间里都没有接触过异性,直到你的出现,那天晚上我值班时看到一双稚气未脱的眼睛,特别单纯,特别可爱,我当时就有总冲动想将你抱在我的怀里,慢慢的,咱们认识了,交往了,我本来以为你也会和她们一样,只是玩玩而已,遇到新欢忘旧爱,可是慢慢的我才发现你不是那样的人,和你分手前的那一天晚上,我想了很多,我遇到这么好的你是不是太过早了,如果我现在就得到了你,那如果有一天时间长了,我们会遇到很多的磕磕碰碰,到时候一起走到终点的几率就小了,现在我们还小,以后我想给你一个家。可以吗?”欣然愣了愣神,嘴巴向上翘了翘,底下头,眼眶有点湿润,抽噎了声回:“你是不是傻,你怎么会这么想?”说完将孙磊搀扶回了学校。一路上孙磊向她唠叨了一路,她只是沉默着。时光依旧,往事不堪回首,直至那一天。

    那天夜里,月亮刚升起,欣然给我打了电话,我俩是很好的朋友,也算男闺蜜的关系吧,说有些事要找我聊聊,我听后都蒙了,于是我俩碰了面,去了附近的咖啡厅,听她给我讲着这件事,她盯着浓浓的咖啡表情淡漠的说:“我该怎么办?该不该原谅他,他有时很成熟,对别人很好,但对自己爱的人却伤害着不上心。有时候他也像一个孩子,容易迷茫。”我双手合十捂住拳放到下巴下托着下巴,看着她说:“哎,你跟随自己的心走吧,如果他真的喜欢你,真的是因为这事而和你分手的,请你原谅他吧。”她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窗外川流不息的人群。待到晚上九点多,各自分散。

    最后,欣然原谅了他,俩人又和好了,看着他俩形影不离的样子很让人羡慕,也许他们可以真的走到最后。请相信,地球之所以是圆的,是因为上帝想让那些走失或迷路的人重新相遇。然而失去缘分的人就算在同一座城市,也不容易碰到。许久不联系的人,不用再联系。各自辛苦,各自生活,也再无交集,该停留在过去的,就让它停留在过去,如果有缘,会再见,若无缘,不如不见。相见不如怀念,好久不见,不如不见……

    (这个故事也许不够生动,但它记录了真实,也许不够吸引眼球,但它真实存在过,看似完美的爱情,却一路坎坎坷坷充满困难,也许真爱是要经得起磨炼的,只有那样,才可以懂得珍惜。于此同时,也祝他们天长地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