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谢陪伴

    更新时间:2018-07-30 23:16:05本章字数:6216字

    第十卷感谢陪伴

    茫茫人海之路,遇到多少个风花雪月的故事,看似坎坷不平,其实最终结果是完美的,因为人生所以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幸与不幸,是好是坏,都是一辈子,吃喝玩乐是一辈子,拼了命的正干也是一辈子,该怎么过取决于自己,取决于选择。

    最痛苦的莫过于徘徊在放与不放之间的那一段。真正决心放弃了,反而,会有一种释然的感觉。

    关于协警小佑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咱们再围成一桌,准备好酒水,一起碰着杯走着。故事没有结尾,只有等待,而那些等待的都是时光。

    刚做协警不久,对警务方面充满了好奇,每次只要一有案子便心里激动的不要不要的,想跟队去处理,同时又怕担心自己会出事。每天心里都忐忑不安着。那一天,果不其然出了事。

    某市场,路两旁卖菜的小贩和小生意的人不断吆喝着,吸引顾客的眼球,他们以练就了一张铁嘴钢牙的空皮子,能说会道。而一些老人为了生计,为了生活,便自己辛辛苦苦种点菜,等到菜熟了便採摘了拉到市场上蹲上一天,卖上个十块八块的,够一顿饭钱就可以。也许中午到了吃饭的点了,便从口袋里拿出早上下地前准备好了的馒头作为午餐,有时感觉没味了,想吃点菜时,便将摆在面前的一堆葱,选取里面最小最细的一根,脱了皮就着馒头吃,吃着津津有味。夏天天热待一天,冬天天冷也待一天,有时冻的脸都破了,但为了那几块钱,为了生活还是继续着。讲了这么多的原因并不是旦旦替农民工诉苦,而是向你们讲述一个案子,一个没有人性的小案。

    那天下午,天空昏暗,雾霾不小,太阳即将落山,我们再过一小时就可以下班了,各自忙碌着换便装,突然接到报警,突发紧急情况,南市场一位买菜老人跪地痛哭,手里攥着一张红票,将头壳向路人。接到报警后立即我们换上装备迅速赶到了案发现场,赶到现场时老人双膝跪在地上,眼泪和哭声不断,这是我头一次见一个老人这么流下眼泪,这该是受到何等的委屈,据老人哭哭啼啼的讲述:老人早上天不明便下地採摘菠菜,天一亮便脚踏着山轮来到还没有上人的市场上,将准备好的蔬菜放到眼前,等待着人来买点。一天慢慢的过去了,菜也陆陆续续间间断断的减少着,一天没有进食的他肚子难受着,每当肚子一难受便用手摸向口袋里这一天的成果八十元钱便百病痊愈了。可就在即将卖完时,一个男子来到了他面前,买了他五块钱的菜,从腰包里掏出了一张崭新的红票一百元人民币。边递给老人边说:“今天刚发薪水,没有零钱,你能找的开吗?”老人翻了翻腰包里的家当,将今天一天的奋斗成果拿了出来,还差五元,边向路旁小贩借了五块,称将几百元换开后再还给小贩。可就在交易结束后,老人去附近商店换钱时,商店里的服务员说这是假钱,受不了,没有用,老人听后蒙了,自己忙忙碌碌的这一天尽然一分钱没有得到,反而还欠了别人五块,自己损伤了所以。老人越想越来气,回到了小摊,蹲在地上委屈的哭了起来,他看的到那个给他假钱的男子没有走远,于是便跑到了他的面前,向他要回刚才的钱,他刚一开口便被那男子堵了过去,男子死活不承认他买过老人的菜,无论老人怎么说,他只回一句,拿出证据,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买你菜了吗,你是有监控还是有录音。于是老人想了想家里还有孩子和老伴张着嘴等着他的归来呢,见那男子不讲理,是个地痞无赖,于是便向他跪了下来,跪下来可怜可怜他,自己这么大把年龄了,出门卖个菜不容易,家里还有孩子等着他的钱交学费呢!路人聚集,水泄不通,男子并没心软,反而反口还咬了一口说老人要碰瓷。有些路人见老人可怜便报了警。

    慢慢的翻开了那男子的钱包,发现一切真相大白了,一钱包里塞慢了假的人民币,足足又三十张。小佑接到命令,一把将男子拷了起来,但谁承想男子身上揣着一把水果刀转身向拷他的协警的大腿划了过去,一刀过去,小佑瞬间跪倒了地上,漆黑的制服裤子划开了一道,露出了带有血色的皮肤,慢慢的大腿下的黑裤子全都湿透了,我立即冲了过去扶起跪在地上的小佑,小佑咬着牙看着我,身体还带有一丝颤抖,我将他慢慢扶起,弄得我的裤子上也粘有了他的血液,男子被同组的警务人员制服扑倒在地上用手铐拷了住。我将佑叔扶起,搀扶着他回到车里,随后我和几个同时跟车去了医院。一辆警察闪着紧急灯飞驰到了医院,医院规模不算很大,但它也算离案发地点最近的医院了,刚进医院大门,保安便一一从保卫科冲了出来,围到警察一旁,以为医院有什么突发事件呢,几位同事将小佑抬到了平车上呼啦啦的推向了手术室。

    手术进行完了,腿部有道较深的划痕,已经缝合完毕,缝了六针,破伤风疫苗过敏,没有注射。吃药缓解。伤情不重但由于在腿部需要住院一段时间。

    第二天,小佑被分入外科病房,天一早便有护士查房,刚查到小佑时,小佑还在睡觉,护士鑫伊看着他熟睡没有忍心叫醒他,站在那等着他睡醒,不一会小佑醒了,俩人聊了会一一分离了。小佑躺在病床上,脸转向了一侧,看向了病友,俩人聊了回,病友捂着缝合的下巴慢悠悠的说:“小伙子你终于醒了,昨天晚上你发烧说梦话可吵死我了,叫了一夜小匿,和叫魂似的,可烦死我了。”小佑笑着红着脸说:“嗨!不好意思了哈大爷,昨天晚上做梦梦到了好多。”

    日子平凡着,病房里很安静,早上还人来人往的输液病人,一到下午便少了许多,十天后,小佑要拆线了,刚拆过线便又回病房床上躺下睡着了,再一次醒来时,已经快黑幕降临了,安静的病房里隐隐约约听的到有人大声喊骂声,慢慢的声音更大了,只见护士和医生们朝楼下跑去。

    医院楼下,一个中年男子身上穿着破破烂烂脏兮兮的衣服,手里拿着甘蔗粗的大木棍追赶着两个五、六、岁的小孩子,边追边骂,一棍子朝一旁奔来的小狗挥了过去,小狗当场呻吟着,躺在地上颤抖着,嘴里淌着血,当场之下两个男孩吓坏了,停了下来抱着头蹲下了,这时站在医院外科楼门口的一群医务人员看着抱着头蹲下的孩子,捏了把冷汗,这时医务人员群中的鑫伊朝那两个孩子跑去,用自己的身体护着两个孩子,男子用力挥起了棍子朝护士的白衣挥了过去,鑫伊原本就瘦,被这一棍的重量打击下来她直立的趴在了地上,趴在了两个孩子的头上,还再护着两个孩子,生怕棍子挥向孩子,肇事男子并没打算停手,还想继续挥下去,但旁边的人只拿是拿着手机报警拍照为证,他们都无人上前,生怕自己也受到伤害,小佑听到了动静从病房里出来,慢慢的一路一瘸一拐的来到楼门口,看到了这一场面,当肇事男子再挥起棍子时,他忍着刚拆了线的伤口疼痛跑了过去,用背为她和他们挡住了,棍子在落到他的背上时一下子断裂了,落到了地上,小佑对这一击问题不大,只有疼痛,立马缓解了过来,转过身来用受了伤的腿朝肇事男子踹了过去,肇事男子一下子向后倒下了,小佑同时也随之倒下了,他的腿还不能剧烈运动,刚刚这一脚震到了伤口,伤口慢慢的又流出了少量血液。紧接着站在楼门口的男医师冲了上去,将肇事男子扑倒在地。那群女护士们便将小佑和鑫伊扶回了病房,鑫伊嘴唇苍白用力咳嗽着,俩人被安排到了一个病房里。肇事男子因有精神病被精神病院带走。

    时间一点点过去了,小佑的伤口愈合的差不多了,他每天向楼下食堂替鑫伊盛饭照顾她,他端着饭盒,饭盒里乘着小米粥滚滚冒着热气,当他端着饭盒来到病房站在鑫伊床前时,看着鑫伊睡着的样子,心里猛地一动,鑫伊俊俏的脸上写满了劳累,小佑看着就想将她抱在怀里,永远这么的照顾她。可是他不行,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个人,那个人还没有在他心里消失,哪怕那个女人已经结婚了,但在他的心里依然有地位。

    小佑盯着鑫伊出神,这时躺在病床上的鑫伊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打着哈欠看向了盯着她的小佑,她清了清嗓子问:“你看什么看呀,小心看上我?”小佑听到声音后缓了过来尴尬了会便开口说:“耶!别闹了护士小姐姐,我怎么可能会看上你,我只是看看你到底是怎么长得,咋张那么瘦。”鑫伊瞪了瞪小佑开口道:“瘦怎么啦?既然你都说了我瘦,那你来照顾我呀!”小佑撇了一眼她说:“你说说你这个小身板,一棍子挥过去还不得散架呀?真佩服你的勇气。我可不可以采访你一下,你给我讲讲当时你怎么想的。”话音刚落鑫伊听后底下了头,搓着手指头小声说:“没事”小佑端着饭坐在了鑫伊身边,将鑫伊扶起,背靠在床头,鑫伊看着她,盯了好一会问:“你吃过了吗?”小佑看着她说:“那还用说,早吃过了,这可是我吃剩下的,本来想丢掉,后来想到了可怜吧唧的你,所以就给你带来喽!”鑫伊听后傻笑。小佑将饭盒打开,用汤勺盛起一勺放到自己嘴边吹上了一会,送到鑫伊的嘴边,鑫伊看着勺子里的小米粥向小佑翻了个白眼头偏向一侧,小佑叹了口气收回勺子说:“你干嘛呀?还嫌脏呀?那行,你自己喝吧!”鑫伊听后急将头转了过来说:“没,你喂我喝。快点。”紧接着小佑一勺一吹的将汤喂在了鑫伊口中,一顿完美午饭结束了,俩人的关系增进了许多,没事就爱逗逗嘴,互相嘲讽着。没过多久,鑫伊康复了,继续工作了起来,小佑也回到了派出所和我们一起忙碌着,俩人见面的机会少了,只是偶尔在无人的夜里彼此想起彼此,一起通个电话,一通就聊到凌晨一两点,第二天一早两人都带着黑眼圈去上班,小佑比以前更闹了一些,变得开朗了许多,第二天一早我和小佑在派出所门口见面,他看到我向我打了个招呼,向我走了过来,我拦着他的肩膀,他个子比我高拦着他差点闪了我的老腰,老腰以后还得留着有用呢,他嬉皮笑脸的看着我说;“兄弟,咱们是不是好兄弟?”我点了点头抠着鼻屎看着他说;“怎么了?有屁快放?少跟我套近乎,借钱是吧?没有。兄弟我不吃这套。“说完他瞥楞我一眼笑着说;'瞧你扣得?我不借钱?我只是想请教一下你怎么去追......小....女孩。我吧,最近看上了个女孩,我觉得她挺好的,我想向她表白,可是我不知道现在表白是用花呀还是写情书发短信啥的,所以来问一下你。”我放开了他用挑衅的眼神瞟了一下他全身上下,然后扎波着嘴说;“真的假的呀?叔,你可别逗我。这可是好事呀,你说你焊了快四十年了终于得到雨了,恭喜恭喜呀,这事我一定帮,咱今天晚上就进行,你把她约出来,剩下的事交给兄弟我了,我行我上,你看着。“他向我做了个吐唾沫的动作。随后便变得紧张了起来,双手互搓着。一天的忙碌,等待着煎熬的黑夜,下面的结局又有几个人可以意料呢,只能继续发展着,夜幕降临,工作中的我们下班了,他用手机拔通了鑫伊的电话,等了好一会电话接通了,小佑头一次感觉和鑫伊通电话这么紧张,说话还带有些结巴;“喂,你干嘛呢?下班了没?你来派出所门口的KTV一趟,我一个人在这挺无聊的,一起来解解闷。”鑫伊回了几句答应了。可是后来我们才知道那一天鑫伊要加班,鑫伊为了来陪小佑用一百块钱让同事替了个夜班。鑫伊未赶到的着会时间里我们忙的不可开胶,最后一切准备就绪了,我们也没用什么很浪漫的表白方式,只是简简单单的装饰和一束玫瑰花,下午六点了,KTV包间门被打开了,一个身材比较就是有点瘦的女孩进来了,刚推开门楞在了门口,目光由近到远下向包房里手拿玫瑰花的小佑看去,小佑向前走了两步来到了鑫伊的跟前,鑫伊那天很美,上身穿着宽松的白体恤,下身穿着牛仔裤。小佑单膝下跪跪在了鑫伊跟前,将花递给了她边递边开口说:鑫伊,以后别这么累了,以后你有我,你还记得那天你在病房说的话吗?你说既然我这么瘦,你来照顾我呀?现在我来回答你,对,以后我来照顾你,以后我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鑫伊我也说不准我是什么时候对你动了心,但我只想对你说,我喜欢你,以后可以让我来照顾你吗?给你一个幸福又温暖的家。站着发愣的鑫伊呆呆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他,眼睛里闪出了泪花,滑落在手持玫瑰花的小佑手上,鑫伊接过了花。小佑看着她笑了,站了起来向前跟了两部抱住了她,将她紧紧贴在怀里,俩人抱的紧紧的,站在一旁的我不知该鼓掌还是该恭喜,只是傻傻的看戏。俩人抱完了,我这才急忙反应过来立马跑到点歌台上点击着准备好了的音乐,此时房间里响了起来:亲爱的你是否记得我,还记得你吻我的那一刻.......俩人心里互存着彼此,不然为什么要长联络呢。俩人终于在一起了,说实话这次表白和我一毛钱关系没有,因为他完全不安计划来。还好最后成功了,不然我总会損他两句。那天夜里我们喝了好久,小佑哭了,鑫伊不知所错的安慰他,她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掉下眼泪,是因为她吗?那个时候也许只有我和小佑心里明白,他的眼泪是流给小匿的,他想用最后的眼泪来告别对小匿的亏欠于思念。忘记那一段记忆,走出那时阴影,重新回到现实,去面对未来的生活。那一夜他的话很少,只是在那傻傻的笑,鑫伊也陪着他笑。一个不平凡的黑夜结束了,我们终于得到了休息,明天太阳照常升起,我们还要照常上班。

    花开花落,人近人散,万物生长,自然之规。两个月过后,终于小佑想到了结婚,鑫伊也答应了,俩人父母将婚事订在了26号,于是这二十六号都成为了俩人奔赴的目标和一直期待的日子,鑫伊每日睡前钟向哲26号那一天自己会有多么幸福,自己身穿婚纱将手臂掏进自己最爱的男人臂缝里,俩人共同携手走向群众,拜天地。小佑也因自己快要结婚这件事整天兴奋着,笑脸没有停止过,时不时说;“以后有空去我家里常坐坐,尝尝我老婆炖的鸡汤,挺好喝的,可惜你们没这口服。”我们听后互相反击着他说;“那个隔壁街上是不是新开了家餐厅呀?到时候都过去尝尝那里的鱼,炖的不错,到时候我请客,你们身上揣着钱就行。”说着都笑了,小佑笑的最欢,也许那一笑是他最后一次向我们告别,但是他不知道自己会和我们这么的告别。那一天,距离26号还有5天的时候,也就是21号,那天下午下班很晚,他没来上班,他开着自己的私家车去了躺自己的老家,再回来的途中与醉酒的车辆相撞落到了河里,车与他一起没有了。

    事故发生不久,派出所接到了电话,全队人听后愣了住,小佑当场死亡,等我们全队赶到时只剩下了被水泡过的车,车还未干,还继续滴着水,前方主驾驶部位以撞的向里凹陷,方向盘已不知了去向。后来整理遗物时发现小佑的口袋里放着两个人的照片,一个是年份已久的小匿照片,另一个确是那一夜在KTV偷拍鑫伊趴在沙发上睡着了的照片,很美,很安静。在照片后面写着一行细小的字体,密密麻麻的还有的没水冲花了,小匿照片后面写着;那个女孩叫小匿,小匿,对不起,我当时真的喜欢你,可我尽然相信了谣言疏远你,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了,是我不对,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我一定不怕万人阻挡去和你在一起。我知道你不会原谅我,没事,我也不会原谅我自己。另一张鑫伊照片背后写着;“傻瓜,你有没有发现你睡觉的时候很可爱呀,你说你这么瘦弱却总是摆着那么坚强的架子,老婆,以后你不用这么辛苦了,你有我,你有我们这个家,以后还会有孩子,你不用这么辛苦了,以后我养着你,我的大笨猪,你要每天开开心心的,你是我最美的天使。当鑫伊看到这两张照片时,流下了眼泪,蹲在地上抱着双腿哭了起来,也许小佑看到这一幕心里会有多伤心,多难过,会不会冲上去抱住蹲在地上痛哭的她抱紧她轻轻道上一句,亲爱的别哭了,来时我们再在一起。

    俩人互相期盼的26号终究还是到来了,可是最后的结局却不是之前想的那样,26号她没能挽着他的手臂一起携手同行,反而他却远远的离开了他,离开了这个世界。26号那一天,鑫伊躺在床上,枕头以被眼泪打湿了一片。

    充满故事的他离开了,那个老实吧唧的小佑离开了,但他的水杯依然留在所里。时间过往,往事慢慢遗忘。

    两个月后我离开了这个工作,去回到学业生涯,为学业而奔赴前程,去遇到另一个城市,去理会另一种人生,可能故事长满世界,等我们去慢慢邂逅,慢慢去理解,慢慢去体会。

    佛曰:对自己好点,因为一辈子不长;对身边的人好点,因为下辈子不一定能够遇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