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年盛夏(上)

    更新时间:2018-08-03 20:53:23本章字数:7912字

    故事辒辌,切勿迷茫,送你一个故事,放远长广。

    遇到不同来来往往的人,看过世间不同风景。

    转眼间已到了寒冬,盛夏看起来不是多么漫长,也许我们感受的到天气变得寒冷了起来,空气变得清凉了起来,盛夏和寒冬都是四季的孩子,最后迎来的却是另一段故事。

    这篇文章有点长,这篇文章我以准备了好久,没有发布,也没有想过要发布,因为故事的波动比较大,让人读后会身临其境感到围城满满水泄不通的危机感,故事充满着黑暗,但也有许多光明的一面,黑暗是永远战胜不了光明的,因为你见过几个天气只有黑夜没有白天,不论碰到任何困难,不论身临何种困境,请相信第二天太阳会照常升起,时间会一样流逝,唯有当某天我们退出了这个游戏,我们注销了这种生活角色,那样也不是一无所有,但时间会证明你来过,你认真的来过。

    享受过这大地的滋润,享受过这宇宙的慈悲。

    故事终究是故事,切信切娱乐,可解闷可用来锻炼一下思维。故事带给你的回味是永远的记忆,是美好的憧憬,也是你所想要的生活。

    命运的安排,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又疏远了,每年都结识着不同的人,从一言不谈的陌生人发展到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微信朋友圈不断更新着,新朋友不断交往着,老朋友一点点隔膜了,见面言语不多,似乎都变成了沉默。

    那么话不多说,请听故事,故事也许漫长,但可以温暖你和你的故乡。

    一座偏远城市里,一所武术学校,校园里花草众多,树叶落下慢慢地变成了褐黄色很是美丽,谁风飘散落到广阔的训练场上,此时训练场上一群群身穿校服的武校生做着热身操,一条直线很是壮观,动作一致,气质威洪浩浩荡荡。

    时间过往,没过多久,有一个女孩转学来到了这里,她不爱说话甚至说话很少,不爱笑,每天板着个脸,像谁欠她钱似的,但她的功夫是全校最好的,可以跟教练相比较了,对教练和和蔼很有礼貌,没人知道她为什么要来到这里,她有怎样的背景,到底经历了什么。武术底子已经很高了,为什么还要重头学起。这些都是个谜团,我们所了解的就是只知道那一天她转来时,学校大门口停放着许多豪车,门口站着很多身穿西服的保安。

    时间慢慢过去了,一段时间的训练增进了彼此之间的距离,时间过往慢慢地得知那个不爱笑的女孩叫静,静在学校里显得很孤独唯独每天坐在静身后的男孩申默默地关系着她,申并没有告诉她自己喜欢她,而是默默地低头暗恋。每一次周五放学,申都会跟在静的身影后面,不让静发觉到他的存在,一路送她回家,但每一次送都再另一个路口拐角处失去了踪影。女孩可能早已察觉到身后有人跟踪。只是她却并没有去终止。

    学校里,有一次对练时,申故意选择了静当陪练,申边打边挑逗着静说:‘你为什么不爱说话?是不是嘴巴没有发育完全呀。吃饭不影响吧?’说完坏笑着看着憋着嘴瞪着他的静,静瞪了瞪他没有理会,接着上前便开打,你打我闪,我闪你进,我进你攻,我攻你防。陆陆续续几个回合申打不过静,静一把将申按到了赛台上,转身坐在了申的身上,此时申已被静压倒身下了,奇耻大辱嘴里大叫着。心里却又开心又生气,随后又将脸贴到赛台上偷偷笑着说:“姑奶奶,你别打了,快起来,我输了,我败给了你,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任凭你吩咐,我是你的一块小砖砖你哪需要往哪搬。静坐在申的身上嘴巴终于往上翘了一下喘息着说;“:好呀,这可是你说的,你可不能反悔,反正我没有朋友,要不你就做我朋友吧,只能同意,没有别的任何选择。”申趴在冰冷的赛台上看着刚刚嘴角上翘的静,原来她笑起来这么漂亮,申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女神笑,还是为自己而笑,哪怕只有短短几秒钟,但却在他脑海记忆里不断回播着。心里莫名其妙的感到幸福的感觉。连忙点头同意了静的要求。

    从此以后得每一天,有静的地方就会有申,同样,有申的地方必定有静,厕所和睡觉除外,目前还没发展到那个阶段。俩人的关系从原来的一言不语变成了玩笑不断的朋友。从此以后的每一天申的主要任务除了训练外就是逗静开心,让静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的,他不希望看到静一个人面无表情的待在哪里,和别人隔绝着,像得了抑郁症一样。还好有申的陪伴,静每天都漏出了点笑容。也许很短,却是最美的光芒。

    时光飞逝,光阴似箭,申终于想好要向静发起了表白进攻,忙碌了好一会得来的结果却是令人难过的,静没有答应他,但同样也没有拒绝,只是低头沉默着,半天憋出了一句话:“你知道我是一个什么人吗?你可能不了解我,咱俩再一起不会有结果的。还是做朋友呢,那样我们还可以见面。”申摇着头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不知道她的话是什么意思。申看的出来,静已经对他产生了好感,但并不接受他,好像在回避着什么。那一天夜里他还是像往常一样跟踪送她回家,静低着头看着脚下的余光,发着楞,并把跟在身后跟踪的申忘得一干二净。静低着头走到一条街上,拐了角,申也随之赶了上去,还没迈开步子,便看到了静上了一辆身高和申差不多男孩的车,车是一辆商务奔驰,关上车门,扬长而去。申看到这一幕,有几次想冲上去,但又怕惊动了静,只好躲在一处,瞪大了眼手握着紧紧的拳头,死死盯着那个男孩子和那辆商务奔驰。直到静跟男子上了车,缓慢开出街道。

    回想着刚刚的画面,申一口气跑回了家,这段时间和静待在一起的时间挺长,却一直不了解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她好像总是非常神秘,深不可撤,让人摸索不透。夜深了,申的脑子里很乱,快要短路了,时不时申的脑海里想出了这样一个念头:静会不会是有钱人大老板包养的小三,或者说她只会去找有钱人,只和有钱人去交往,慢慢地越想越难受,越想越头痛,越想越觉得恶心。开始对静产生了另一种看法。

    紧接着申一个星期没有主动和静说过一句话,就连看也懒得去看一眼,不知所措的静以为他还在为自己没有答应他而生气,爱莫能助,就这样俩人一直僵着,僵了一个月。

    一个月后,一次午饭后,静慢慢地走到申的身边,用手拉了拉申的衣角说:“哎,你这几天怎么了呀?怎么和变了个人似的。”申冷着脸笑了笑,用手拍了拍静拉过的衣角说:“静,我想知道,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我读不懂你,你可以告诉我吗?”静听后,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楞在了原地,脸偏向一侧摇了摇头说:“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申点了点头转身走了,是剩下静一个人站在原地愣着。静心里很乱,不知到底该不该对他说,如果不说他会一直不理自己,如果告诉了他,怕他会离开我。

    后来的几次,静主动去向申提出道歉,但申都没有接受,他一直等待的是欠他的那一个解释,但每一次静想要说出口却又憋了回去。申一次次的转身离开让一直外表坚强的静哭了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她迷茫着。从那以后一直没碰过烟的申开始学会了抽烟,刚开始抽到肺里差点被呛死,慢慢地烟草的苦涩味可以缓解自己内心的凄凉和痛苦。

    终于到了夏天,距离毕业还有两个月,静把申约到了操场旁边的沙土地里,静看着眼光朝下看到申开口说;“申,对不起,我要离开了,谢谢你一直陪着我,原本我以为我转来了这所学校,在这里的环境中会百般无聊,可是却超乎了我的意料,并没有感觉到无聊,谢谢老天让我认识了你。让你陪在我身边整整大半年,你一直哄着我笑,哄着我开心。谢谢你,申。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是一个怎样的人,我不知道你将我理解成了怎么样的一个人。我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前段时间我不能告诉你,我怕我会失去你,可是我不想失去你。我从小的时候,母亲就过世了,父亲带着我和哥哥走南闯北,一路不辞辛苦,卧薪尝胆,终于熬出了尽头,父亲有了自己的外贸集团,因为父亲的仇人太多了,他怕我受到危险,自打我十五岁那一年就开始让我练习武术,一练一直持续到今天,其实我也不喜欢现在这样,我也想像正常小女孩一样想要过普普通通的生活,但是并不可能了,我像一只被囚禁了的鸟,我所以得路都被计划完了。我从小就没有朋友,只有年长我几岁的哥哥,哥哥是我最好的朋友,但哥哥早已懂的人事,创业向父亲学习。从那之后,我每天只能孤单着,一直到遇到了你。”申愣在那里用红润的眼睛看着静,静显得娇弱了许多,静哭着流下了眼泪。申一把将静搂在怀里,申吞吞吐吐的抱着她说;“这么些天我以为你......是那样的人,一直误会着你,没想到让你受这么大委屈。”俩人抱了好久,静依偎在他胸前哭哭啼啼的说;“申,我要离开这了,前几天我父亲找我谈了一下,他说要将我定亲,定给杭州一个生意伙伴的儿子,一是门当户对,二来呢还可以增进关系,促进合作。”

    申听后,向后退了几步,底下了头,沉默了一会,低声的说;“你怎么想的?无论你选择谁,选择那里我都会支持你,无论在哪都要好好的,开开心心的,不要再板着脸了,祝你幸福,静,我喜欢你。”静听后眼泪又滑落了下来,看着申,跑出了操场,跑出了学校,离开了这所城市。

    时间过往,缘分随缘,又是一年毕业季,申和同学们拍完了毕业照,再拍的那一刹那,摆出了造型时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当拿起毕业照时,总感觉好像少了一种色彩。当天周五晚上,申躺在沙发上,看着手机中之前和静拍过的照片,愣愣的发着呆,突然手机咚咚响了一声,信息是静发过来的,内容是:申,今天又是周五,你现在会不会又想起我,前几个月谢谢你的随身守候,送我回家,其实当时我早已察觉是你在我身后了,可是我并没有揭穿你,因为我觉得你在我身后我会觉得很有安全感,同时也非常幸福,其实能有你这样的朋友,我更幸福。之前你向我表白我没有答应,其实我心里是想要答应你,想成为你的女朋友,可是我害怕我爸他会伤害你,所以我自私的选择了拒绝,对不起申,下辈子,下辈子我一定会来找你,再和你相遇,和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情侣。原谅我,申,感谢老天让我遇到你,认识你。申,忘了我吧。忘了静吧。

    申将手机关上屏幕,闭上了眼睛,手并用力握着手机,这一夜很安静,但申的心里却如翻浆蹈海,难以抚平。半夜,申拿起手机,刺眼的灯光照射着眼睛,手敲击着手机屏幕虚拟键盘向静发了一句话;你现在怎么样了?你爱他吗?刚发送成功没想到静却秒回了他的信息:不好,不爱。

    第二日,天刚一亮,申便赶到了机场,坐飞机飞向了浙江杭州,下了飞机,天黑了,都到了夜里,川流不息的车流飞驰着,人山人海的行人忙碌着,申独自一人走在凄凉的大街上,身上很干净,没有带任何行李物品,只单单带来了自己,手里拿着手机导航朝静的位置缓慢赶去。连夜赶路,到了据静的位置还有2000公里的位置,拨通了静的电话:“静,我到杭州了,我要接你回去,我想明白了,我不能没有你,我要和你在一起,不管你答不答应。”静听到这个消息后猛地一慌急忙说;“申,你来干什么?快回去,听话,快回去。”申回道;“静,对不起,我昨夜想了很久才体会到你在我心中的分量,无比的重要,失去了很多东西,才慢慢学会珍惜。静,我要带你回去,咱俩一起跑出去,我带你出国,到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去。”

    谁可曾想静的电话早已让富商的儿子给做了手脚,关于静的任何一次通话都被监听的了如指掌,窃听电话的目的其一是为了监视静的一切活动,二是为了窃听静的父亲的真实合住计划。刚刚这段通话被富商的儿子琳听了,便派手下定位了下申的所在位置,查了申的背景资料,琳出生在杭州,比申还要大个七八岁,早已接管了父亲的公司,私底下还做一点生意,走私毒品,赚点黑钱。琳派人查完资料后,便使唤一帮人去阻断申的行动,将申赶出去,离开杭州,若阻断不顺的话,打残,打死扔到海里,去喂鱼,并抹除资料。

    夜深人静了,但繁华的杭州还灯火通明着,换了一种夜色温馨的感觉主题,申一个人漫步在马路上,道路两旁还有未关门的商店,肚子咕咕叫了两声,伸手向口袋里摸了摸快要瘪了的口袋,由于申昨晚出门太急身上没有带足钱,手摸着口袋看了看商店里的货物架咬了咬牙,咽了口唾液,继续向前走着。没有方向,不知该去哪。他此时很想见静,可具体位置还不太清楚,再说这么晚了也不方便去打扰,继续向前漫步前行,不知不觉来到了比较偏僻点的小街上,灯光比较暗了些,还带有一丝安静的气息,突然从身后围上来了五,六个身穿皮衣,手持棒球棍的青年男子,紧接着前方也冲出来了几个,前后夹击将申围成了一个圈,越来越小,围的滴水不漏,严严实实的,紧接着其中一个头发染着黄毛的男子用棒球棍指着申的脸说:“你就是申吧?武术学院毕业,散打专业,上年拿过市比赛金腰带吧?我说小弟弟呀,今天哥哥在这劝你一句,你有这么好的条件,这么好的底子千万别糟蹋喽,为了个女人,别伤了自己呀,今天哥哥在这说句公道话,你哪儿来回哪去,琳家的势力你个小毛孩子惹不起的。”说着被另一个身穿皮衣的男子打住了,男子说:“黄毛哥,你给他废什么话呀,干脆干死他得嘞,还用这么麻烦呀?”申瞪了瞪黄毛裂开嘴笑了起来说;“我管他什么势不势力,我只想去得到我应该得到的人,属于我的女人。”黄毛听后,点了支烟神吸了一口,吐了出来,向周围人挥了一下手,瞬间身穿皮衣的几个青年抡起棍子向申砸了起来,无人安静的街道瞬间热闹了起来,几声打斗声后,伴有棍棒的响声和痛苦的呻吟声过后,皮衣人纷纷倒地,连黄毛也在内。

    第二天,申见到了静,静哭着扑倒了申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他说;“申,你快回去吧,你和我在一起会有危险的,听话,快回去,我们不是一路人,忘记我吧,你去找一个更加爱你的女孩,去找一个懂得照顾你的女孩,让她替我去爱你,去照顾你。”申又将她勒紧说;“不,谁也代替不了你,这辈子我就算死也要在你身边守候着你。”俩人拥抱着,抱得紧紧的。

    此时黄毛和几个皮衣人零零散散一路跌跌撞撞的回到了琳的身边,黄毛用手捂着牙外红肿的脸说:“琳总,对不起,失败了,不好搞呀,那小伙子有点实力,有两把刷子,我们十几个一起上也打不过他一个,要不我联系几个打手,干了他得了。琳坐在沙发上,手里搓着一串佛珠,叹了口气说:“怎么搞得?对付一个小毛孩子,这点屁事也干不好?我要你们一个个有什么用?一个个吃闲饭的饭桶。这点事都处理不好,我不管,这件事就交给你们了,给你们三天时间,要么打死,要么弄残。”

    静和申走着,静突然抓住了申的手,申停了下来看着她,从她的瞳孔中可以看得出静是多么希望和申在一起。静拉着他的手看着他说;“申,时间如果可以回到你向我表白的那天,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你,做你的女朋友。行吗?还能回的去吗?”申笑了,激动地连连点头说;“能,能回去,静,以后我就是你的男朋友,咱俩谁也不和谁分开,一起白头到老。”静也点着头笑着,这一次她笑得时间长了起来,不过几分钟后又回到了原来的表情,表情中充满了恐惧,黑暗,迷茫,充满了焦虑和失望。静牵着申的手说:“老公,我们离开离开这吧,明天一早就离开好吗?申笑着一把又将她搂在怀里吻了起来。”充满热量的小嘴里有点甜。吻了好久才舍得分开。

    这一天里,忘记了恐惧,忘记了所以烦恼。俩人从游乐场到风景区,电影院到购物商场。俩人你说我笑得待在这短暂而甜蜜的二人世界里,俩人走在大马路上,与公交车赛跑着。渐渐的人行减少着,太阳缓慢归隐着大山,一天即将过去,路旁的灯已经亮了起来,广告牌五颜六色的灯光闪烁着,将白天的城市换了个主题。天黑了下来,但灯光照射的城市和白天差不了多少。

    俩人疯玩了一天,累坏了,牵着手搂搂抱抱在大马路上,慢慢地往前走着,只觉得来来往往的路人慢慢减少着,异常宁静,还吹着点冷风。隐隐约约看到前方有十来号人,全将手臂背在胸前,身上穿着黑色T恤,灯光下显得肌肉一块又一块,像健身教练似的。这十来号人的后面停放着两辆汽车,开着强烈耀眼的闪光灯一闪一闪的晃着眼睛,让人心里发慌。申牵着静的手,一下子又将她攥的紧紧的,呆呆的看着前方的灯光。静慌着看了看申,急忙说;“申,不好,你快从后面跑,不用管我,他们不敢将我怎么样,我先挡住他们,你快回去,离开这里,离开这所城市,如果有缘,我一定会去找你。申,你看他们一个个身段,肯定不是普通人,你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听话,快回去。”还没等静说完申便扔下了一句话说;“我去和他们玩玩,不论以后会发生什么,我都不会忘记你,如果我回不去了,照顾不了你了,你再去找一个人好好爱你。将为当成你人生中的过客就可以了。”话音刚落,便朝人群和灯光跑了过去。静在原地愣了会也跑上前去,安静的夜再一次被打闹声打破,灯光下申打倒了两个人后自己被按到了地上,身子贴着地面,脸摁在冰凉的地上。静霹雳胖朗的打了会最终还是没有摆脱的了,被两个身穿T恤的男子擒了住,两个打手用胳膊擒着她,将她按跪在了地上。申被按在地上不能反击被打手们拳打脚踢在地上踹着。静跪在地上大叫着,痛哭着,喊着都破了音。打完了,打够了,大手们才停了下来,后面的车车门被推开了,一双皮鞋踏在了黑色的地面上,琳从车上走了下来,用冰冷的步伐慢慢地走到了申的身边,蹲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雪茄,用打火机噌的一声打着,这声音在这安静的氛围里特别赤耳。琳抽着点着了的雪茄,将火机丢到了一旁,深吸了一口说;“嗨,我以为是谁呢?敢在我的地盘动我琳的女人,你TMD是不是不想活了,今天给你两个选择一;离开这里,离开静。二;不离开你会被喂鱼。看你怎么选择了?’申的脸上流着血,咬着牙笑了笑说:“不可能,我尽然来到了这里就要将静带回去,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今天老子干死你”说完申拼劲全身力气咆哮着挣脱了按住他的打手,又打成了一片,场面又在混乱中,琳向后拿了个棍子朝他走了过去,申又一次被黑暗势力按住了,申又挣扎了几次无所与众。申被摁跪在了琳跟前,按的死死的,生怕申再反击。琳瞪着眼咬着牙说:“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完一棍子挥向了申的头,严重打击下申垂直倒在了地上。随后琳红了眼从口袋里掏出了小匕首狠狠得向申的背部刺了过去,连捅了两下。这时静以大叫的没有了一丝力气,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喜欢的人倒在地上,倒在血泊中。捅完两刀后,琳收不住了还要接着刺,被一旁的黄毛给拦了下来,黄毛结结巴巴的说:“琳总,这小毛孩子还小,也许不懂事,咱们可不能杀未成年人呀。”琳听后反应了过来,停住了手,用手纸擦拭了下手上的血,随后用手指指了指黄毛说;“把他丢到海里去,拿点钱找个替罪羊,把这附近的监控买了”黄毛点了点头。不久人都散了。一夜静静地过去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路两旁的灯光继续的亮着,照射着大地,照射着地上的血泊,冷风吹着,而人却消失了,此处只留下了一片未干的鲜血。隔壁的酒吧里听到外面没有了动静才出来望一眼,看了看刚才打斗过的现场,只是摇摇头,他们不敢报警,生怕自己也会受到牵连。也许这也是人的本心。.........未完(还有下一篇)

    题外话:(很多人都迷失过方向,到底该怎么去选择,也许我们的人生是不断选择的过程,当你选择了那一条答案,得出的结果是不同的,也许这次选择的结果没有另一个答案完美,那也没有关系,没因为人就要经历选择,当你选择了这个答案,就要去接受这个结果,因为每一个结果都是上帝最好的安排。幸与不幸都要接受,因为人生本来就没有公平,每天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享受当下的美好,一切烦恼都不要往心里去,因为人生不长,该尝尽烟火的我们就要尝尽酸甜苦辣,不论什么样的环境和人生,都是你磨炼的标准。没有谁对谁错,没有谁好谁坏,只有自己用心去衡量,用心去体会。也许你会遇到一些不公,那么我要告诉你,人生本就是不公平的,咱们的起点就是比别人低一些,但是没关系,你只要相信,人,是一块金子总会发光,是一颗宝石总会收藏。所以相信自己,相信世界,相信爱情。加油,你可以。)这篇文章加这篇题外话就是为了告诉你们幸与不幸都要快乐,相信自己,所以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也许这段话比较难理解,比较难读懂,但我相信你可以看懂,你也要相信自己可以读懂。但是必须要有耐心。

    那这篇文章就写到这了,经历续写故事,故事品味现实。剩下的剩下需要自己去慢慢理会。听过很多的道理却过不好这一生,总之一句话知道的再多不如自己摔一跤,因为这一跤它会教给你坚强,教给你成长。

    感谢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