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年盛夏(下)

    更新时间:2018-08-03 21:19:24本章字数:2746字

    申回想起了过去,瞬间记起了过去,将目光转向了趴着地上痛哭的静,申连忙起身爬起冲到了静的面前扶起了静并将他抱住了,申用手抚摸着他的头说:“静,你没受伤吧?对不起,”静看着用脸贴着申的胸口上悲喜交加的说;“申,太好了你没有死,你这段时间干什么去了?你知道我有多想念你吗?”说完靠在申的胸口旁哭的又厉害了。此刻申又将目光看向了正在地上慢慢爬起的琳,随后又看了看躺在自己胸口处的静,心想;不能就这样相似了,如果琳发现我没有死的话岂不是静和黄毛都有危险,刹那间申咬了咬牙,用力将静推开,狠狠得摔倒在地上,边推边说;“你是谁?你们到底是谁?我们什么关系呀你就这样,咱们好像不认识吧?”静又从地上爬起,站在原地愣了愣,不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话,于是瞪大了双眼问申:“申,你怎么了?可刚刚你还好好的呀?怎么说变就变呀,申,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话音刚落琳捂着胸口走到了静的身边,用手戳了戳静说:“唉,这家伙到底是不是申?”静没有作答,愣在一旁,申听后连忙接道;“申到底是谁?我再告诉你们最后一遍,我叫小天。”为了不露出马脚,申说完转身就离开了,没有看静一眼,但他知道此刻静的心情。琳扶着静瞪着申离开的背景,同时静用哭红的眼睛目送着远离的他。直至淹没在人海。不久街上的人群散开了,各自忙碌各自的事了,只剩下凉凉的微风陪伴在申的身边。

    琳回到公司后,起的将西服外套扔到了办公室的地面上。自己躺在办公椅上,百思不得其解,越想越不对劲,总感觉小天就是申,于是喊来了秘书,让秘书联系了黄毛手下的人叫到了办公室,不一会一排排的人来到了办公室里,琳挑选了一会,将其中一个最可靠的留了下来,其余的都散了去了。琳将留下的黄毛手下安排到了沙发上,自己从办公桌抽屉里掏出了十万元人民币一打,放到了黄毛手下罗浩面前,点了一根雪茄叼在嘴里说:“浩呀,平时琳总对你没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吧?”罗浩吓得浑身发抖点了点头,头上还不断冒着小汗珠,眼睛在眼眶里转来转去。琳抽了口雪茄说:“那好,既然没有什么不周的地方,那今天哥哥就给你打听个事。黄毛那天有没有将那小子扔到河里去喂鱼?”罗浩不敢正眼去看他,低下头吞吞吐吐的说:“那天,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走到半路时,黄毛哥对我们兄弟说天不早了,该回家的就回家吧,这点事他可以自己处理好。剩下的时我就不知道了。”琳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烟,将未吸完的雪茄摁倒了烟灰缸里说:“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呀。罗浩你知道他的家在哪吗?明天带点兄弟去抄了他的家。”罗浩为难的点了点头。

    此时此刻静又躺在漆黑一片的房间里,出着神的想;为什么?他明明是申呀,她为什么不肯认我,这不是他以往的风格呀?不过也好,只要他平安无事就好。

    申拖拉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黄毛家,此刻黄毛正窝在沙发上看足球赛,申走到黄毛跟前,用眼睛盯着他问:“为什么要骗我?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你不怕他们杀了你吗?”黄毛直了直身子,理了理衣服说:“你终于醒了申,听话,你从哪来的回哪儿去吧,我不能再收留你了,你不应该过这样的日子。申,你和那个女孩不是一路人,你们在一起不会有结果的,放弃那个女孩吧。你现在一时半会还斗不过琳。”说着走到卧室里蹲到了地上,将地板撬了开,用塑料袋装着一些东西,从塑料袋里掏出了一张警官证和一把手枪,放到茶几上,申看了一眼黄毛拿起了茶几上的黑色硬皮警官证打开看了看:刑警,王飞,某市刑警侦查大队。黄毛点了根烟说:“我是这个城市的刑事警察,前一年被上边安排到了这家公司卧底,查清毒品交易,等到时机一到拿到证件一网打尽。但是每一次都证据不足,没有抓住任何把柄。现在快一年了每天陪在琳的身边,想从中得到有效的证据,和他接触长了,也慢慢了解了,他很善于伪装,表面无知,但暗地奸诈狡猾的狠,他有好多折磨人的方法,不知害死了多少人,这一片的警方大多都是他父亲的知交,没确凿的证据也不好下手。所以申,你必须离开这里,我已经拼尽全力保了你一次了,下次可能不行了,如果你被琳再次发现的话,我们俩都会玩完的。”

    第二天天一亮,门咚咚响了两声,紧接着哐当一声没被几个皮衣青年踹开了,不一而同的进入了黄毛的小屋,,将黄毛的房间挤得水泄不通。黄毛准备着早饭看到了这一场面傻了眼大叫了起来,一群人将黄毛按到了地上,站在一旁的申反击了几次终究也被按跪到了地板上。罗浩瞥见了茶几上的警官证打开看了一看说:“呦,玉飞,中国刑警。黄毛哥,你藏得可够深呀,要不是琳总起了疑心,我还真没想到你就是我们之间的卧底,尽然这样,那兄弟我也不用给你留面子了,弟兄们给我打。话音刚落一群按着黄毛的人抄起了棍子往身上砸着,用脚踹着倒在地下的黄毛。一阵暴打后,罗浩收住了手,用手机拨通了琳的电话,琳带着静赶了过来,静在车上偷偷发短信报了警。当琳和静赶到,黄毛以被打的血肉模糊鼻青脸肿的,琳走到黄毛面前,蹲了下来,往黄毛脸上吐了口唾沫用手抓着黄毛金黄色的头发说:“亏老子一直信任你,你他妈是个条子,你是不是想等着老子露出马脚玩老子一把呀?”黄毛使尽全力咧开嘴瞪着琳笑了笑。琳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沉甸甸的手枪对准了黄毛的脑袋说:“我知道你不怕死,因为你是个警察,老子没杀过条子,也不想杀条子。我要当着你的面杀了他,说着将手枪口转向了一旁被摁跪在地上的申,静一下子愣住了,心跳猛地一疼,想跑过去挡在申的面前,安静的房间里砰砰两声后,时间一下子静止了,变得缓慢,静冲了过去,抱起了倒在血泊中的申,申的胸口还在冒着血,静哭着用手帮他捂上,可是根本不管用,血流依然流淌着,申嘴角里含着血看着抱着他哭的静笑了笑低声说:“静,对不起,这辈子我不能再陪你了,下辈子。认识你我不后悔,我走后去找一个爱你的,替我去照顾你。话音刚落闭上了双眼,身体一下放松了,但血不断流淌着,流到地下形成了一大片鲜红的血泊。黄毛被摁在地上睁大了双眼,愣了会大喊:”弟弟。“想要挣扎,被人摁的死死地无法反抗,琳看了眼黄毛,瞪大了双眼又将枪口指向了黄毛,黄毛闭上了双眼,紧闭的双眼内流出了泪花,用力咬着牙接受着离开这个世界。这时楼下响起了不一致的警笛,乱哄哄的给人一种安全感,紧接着一群特警往屋里扔了颗催泪弹端着枪闯了进去。申被载上了警车拉到了附近最近的医院,急救室里一群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撤掉了监护器,摇了摇头。申因心脏击打破裂,失血过多经抢救无效死亡。

    一年后,正是夏天,天气炎热,琳自从那件事后被蹲进了监狱,公司被封,财产全部交公。黄毛因大难不死还因这个案子立了功,职务提升为了副局长。黑暗终于露出了阳光,正义战胜了邪恶,生活又恢复了久违的平静,此时静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她多么希望申可以再次从人群中出现。但是永远都不可能了,申以离开了人世。变成了天使永远陪着静的身边。

    (注:本故事纯属虚构,若有雷同纯属巧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