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谢你再见

    更新时间:2018-08-13 20:32:25本章字数:6246字

    谢谢你再见此后我懂事了一点

    (一)

    ◎ 当假装变为真实 ,人都是感情比较敏感的动物,什么人都有,与生俱来的。可能有那么一群人学会了假装,这样持之以恒 ,好像自己感觉不再相信爱情了。然而当有一日 再次遇到对的人,隐藏已久的爱情便又萌根发芽。

    2017年年底,陪老家朋友喝酒,简单的小菜,简单的小酒,喝的起兴,有故事的掏故事,没故事的扯牛逼,就这样很有趣,听他们讲很酷。直至后来,他讲难以启齿的故事掏了出来,也许再不掏出来,她会是他心中永远的初恋,永远的故事。那么,他会给谁讲呢?未来的女朋友吗?得了吧,还不得扯死他。 他将故事讲出来,讲给我们,同时也说给了你们。

    遇到过太多的人,都只是记忆里的一闪而过的余光,能留下的只是一丝温暖的余温。每一个人都会有一个故事,也许故事非常完美,也许结局凄凉悲惨,但她存在你脑海里的只是美好的过往,而那些坏的记忆,早以随风逝去,化为烟火一闪而过。如果时间可以重来,你会选择几岁?如果时间可以回到二十岁,你还会那么坚定任性吗?如果你还能遇到她,你还会选择当初的做法吗?往事不堪回首,记忆终究保留。爱,如果是真爱了,那么对他绝对会真心相待。有那么一个故事。

    男孩文昊大学毕业后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一直卧在家里,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过的像个屌丝似的,他之前是编辑导演专业。可是由于学校没有分配就业,落单在了家中,用家中的小生意来维持自己的生存经济,这段时间他也想去剧组找个工作,从底层爬起。可是刚想要行动实施就被一直溺爱他的父亲拦下了,他父亲将他一把按到沙发上说:“你还年轻,哪里都不要去,你知道外面的社会有多乱吗?你知不知道你稍有不慎就会进入传销,如果你进去了,这可让我和你妈咋活呀!”文昊最终还是没扭的过父亲,听从了父亲的话,呆在家中,忙忙自家的小买卖。平平淡淡的生活,将来遇到合适的姑娘就带回家来,结结婚生生子过日子。就这样过一辈子得了。可是缘分并没有按他原想的道路发展。

    文昊一天天长大,一天天成熟,基本上和他一般大,或者说曾经和他一起念过书的同学都结了婚,甚至还有了孩子。这下可把文昊的父亲给急坏了,每一次回家见到精神不振连胡子都不刮的文昊就开口打骂:“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你难道心里不着急吗?你看看曾经和你一起和泥吧长大的玩伴都结婚了,有了小娃子,你看你呢!要工作没工作,要钱没钱,怎么?还想啃一辈子老呀?瞧瞧你个没出息的熊孩子,我怎么生出你这样的孩子。”文昊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推了推眼睛前的眼镜,没有吱声。但他心里很乱,他想着:“是呀!我这是怎么了?我应该结婚呀!我在不结婚就是光棍了。可是我去哪找女朋友呢?”每天遇到父亲便迎来一阵又一阵的责骂。一天天过去了,他也一直努力着。可是慢慢的他才发现,原来周围的女孩大都结了婚,就连以前小学喜欢过他,成天咋呼要嫁给他的一个女孩,现在也已经是孩子的妈妈了。岁月不饶人呀。

    后来那一天,家庭聚会,文昊家里聚集了好多亲戚朋友来吃饭,文昊慢慢悠悠的招待他们,将她们安顿到了饭桌前,给他们倒上了茶水,文昊的舅妈嗑着瓜子看着文昊说:“文昊呀!今年多大了?有二十八了吗?”文昊用手抓着头发害羞的回着:“嗯,今年过年大概就二十八了吧。”舅妈眼镜转了一圈吐了嘴里的瓜子皮说:“孩子呀?女朋友有着落了吗?”文昊尴尬的摇摇头。亲戚朋友们笑了笑乱乱哄哄的安慰说:“没事,慢慢来,千万别放弃,你还这么年轻,不愁。”文昊羞得脸通红。

    等到父亲回来接应了客人便立马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关上了门。他关上门后躺在电脑椅上抽了颗烟,闭上了眼镜,心里难受急了。励志要找到一个女朋友给他们看看,以免以后那这个来耻笑我,我要给自己长长面子,否则我永远会在他们面前抬不起头来。

    那天过后,他一直寻找着单身姑娘,也遇到几个,但当他将他的照片发给对方后,等到的结果确是算了吧!但他还是没有放弃,继续寻找着,没过多久又遇到了个合适的,前几天聊天,打电话一直都好,进行的特别顺利,可是那一天对方要求要他的照片,他心里一惊,打着寒战,仔细斟酌着要不要发送给她,于是他决定还是发给她吧,成就成,不成就认命。于是发给了她,当对方打开手机看到照片是一张头发有好几天没有洗,胡子拉碴还带着眼镜的文昊时,嫌弃的摇了摇头,立马将他删除了。

    当文昊在给她发消息时以变成了陌生人。文昊也几天的功夫又浪费了。他开始相信了命运,他想着可能他这辈子就是光棍了。抑郁的他狂抓着头发。这些时日他的父亲也没有闲着给他相亲,可是别人闲他家的生意这几年不好,这几年一直没有赚钱,只是原地踏步甚至还要倒退了许多。那些媒婆们都只是口头答应着,过了一会便忘的一干二净了。文昊父亲也无能为力着。

    直至那一天,QQ上有个陌生好友加上文昊,和文昊聊起了天,对方是个姑娘,名叫可清,可清是外地的姑娘,她自称自己已经离婚了,现在单身,想找一个真心疼爱她的男人结婚,不要求男人多么帅气,多么有钱,只要他对我一心一意,永远爱我就好。文昊向她聊着发送着:“真的吗?你离过婚?你今年多大了?”可清秒回着:“嗯,是的,我今年二十七岁,在我二十二岁时结过一次婚,但是老公劈腿了,不要我了,和小三在一起了。所以一直等到现在,你愿意娶我吗?”文昊激动的敲击着电脑键盘回着:“愿意呀,不管你结没结过结婚,我都要你。”可清将自己的照片发给了文昊,文昊打开看了,身材很好,样貌也挺清秀,脸蛋挺漂亮,怎么看都看不出来是离过婚的,女人穿着一身休闲装坐在沙发上闲的特别有女人味。文昊看了一眼就相中了,于是便急忙回着:“我看了你的照片,很漂亮,我喜欢你,如果你真的愿意嫁给我和我在一起,我愿意照顾你一辈子。”

    对方回了个ok的表情,然后说着:“你可不可以也将你的照片发给我?”文昊犹豫了好一会最终还是发给了他。他点击发送时早已准备好接受拒绝的答案了。可是他等来的结果确实美好的,对方停留了一会回着:“嗯,还可以吧。”文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镜,她尽然没有删除他,没有拒绝否认他。于是他急忙回着:“你愿意和我交往?我不帅呀?”可清回着:“我不是给你说过吗?我不管你有没有钱,不管你长得是非好看,只要你对我是真心的就好。”文昊看到这条消息立马回着:“放心,放心,我对天发誓,一定好好对你。好好爱你。”

    对方回着:“那我们找一天一起见个面好吗?你说在哪?”文昊思考了半天,最终约到了一家面条店里。

    这几天他俩一直联系着,打电话到深夜。两天后,文昊洗了千年没洗过的头发擦了下眼镜,骑着自行车来到了面条店里,找了个小桌坐到了哪里,等待着可清的到来。一小时过去了,可清和身边一个女孩走进了面条店,看到了文昊笑着打了个招呼,文昊紧张的站起,嘴里紧张的吞吞吐吐的说着:“你好,你就是可清。”可清甩了下身后的散发,笑了笑说:“嗯,对,我是可清。”文昊盯着可清想着:好漂亮的女孩,她没结婚?她单身?可清和旁边一起来的女孩坐到了文昊的对面。

    文昊尴尬着,在电话里不论怎么放开的聊,到了见到真人便害羞了起来。可清笑了笑将把挎包放到了桌子上向文昊介绍了下旁边的女生说:“这位是我二姐,她今天怕我一个人不放心,所以她陪我一起来了。”文昊点了点头说:“嗯,二姐也是担心你吗!”于是三人聊了一下午,俩人正式交往了,说是先处一段时间,看看彼此是否合适在结婚,这段时间可清打算要留在当地陪文昊,三人吃完聊完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多了,文昊有事先离了去,面馆里只剩下了可清和二姐两人,两人坐在原位上,二姐掏出了烟放到嘴上点着抽了起来,看着一旁的可清说:“可清,怎么样?这家伙好骗吗?我看他应该上套了。”可清放下手中的手机回着:“看看再说吧,这家伙看来很好说话,和好交往。”二姐开心得笑了笑又深吸了一口烟说:“嗯,上套就好,咱们就可以在这家伙身上狂宰一笔。这可是个大买卖呀!如果这次成功了,到时候你我,和你大姐都可以享受一阵子了。”可清笑着点了点头。二姐推了推可清说:“要不每天给你俩制造个机会,明天我找几个小混混,将你俩拦住……怎么样?”可清玩着手机回着:“你是我老板,怎么都随你。”

    第二天,文昊一早就打电话给可清,可清接通了,文昊说:“待会去不去看电影?你在哪?我去接你。”可清低声细语得回:“好吧,正好我人生地不熟得,你带我逛逛。我现在在宾馆,待会我将位置发给你。”文昊嗯了句。文昊来到了宾馆搂下,根据可清提供的信息找到了可清得房间,敲了敲可清得门,过了一会可清穿着白色睡衣,脚上穿着拖鞋,披散着头发揉着眼慢吞吞得来开门,开开门后,便又回到了床上,文昊坐在床边的小板凳上,文昊看着躺在床上的可笑着说:“你怎么还睡呢?二姐呢?你俩不住一起?”可清抬头用朦朦胧胧的眼光看着文昊说:“嗯,二姐在隔壁呢!她没和我住一起,我不习惯和女生一起住。”

    文昊点了点头。可清将被子掀开了,露出了睡衣,大腿露了出来,可清盯着文昊说:“别装了,做你想做的事吧!”文昊这几年一直单身,他也很想去,但是又想了想以后,自己的指控力拉住了他,他笑了笑看着可清说:“你快穿上衣服,我不习惯你这样。”可清瞪着他说:“习惯什么?你了解我吗?别装了,来就来吧,过了这个村就没这店里哈!”

    文昊从板凳上站起跑到床边,将被子盖到了可清身上。可清缓过了神尴尬的笑着说:“对不起文昊,刚刚给你开玩笑呢!”文昊没有说话。可清起了床,洗漱完毕化了妆,陪文昊出了门,去了电影院,文昊在电影院里试着去握可清的手,没想到可清没有反抗。也握住了他的手,这使他心里美滋滋的。电影播完后,文昊牵着可清的手走在回宾馆的路上,转角处,一群小混混朝文昊奔了过来,截住了文昊他俩的去路,其中一个身穿黑外套,脖子里挂着大金链子的混混说:“呦,这小妞长得不错吗?拉过去咱们尝尝味道怎么样。”说着还用手摸着可清的脸蛋,文昊看着瞪大了双眼,文昊猛地往前一站,挡在了可清的面前说:“你们想要干什么?你们直到这是哪吗?”男混混说:“你他妈谁呀?你算那个大仙?还不快滚,别到时候打的你连你妈都不认得你。”

    文昊将拉住的手抬了起来说:“他是我老婆。”男混混笑了笑说:“那好吧,你惹怒我了,你俩都得挨打。”说完一巴掌向文昊扇了过去,文昊捂着脸看着男混混说:“等一下,你打我可以,你们可不可以别动她。”男混混往地上吐了口唾液说:“你给我谈条件?”文昊摇了摇头说:“你们随便打我,我不还手,我也不报警,请你们别动她好不好,放她回去。”

    男混混点了点头一脚向文昊踹了过去,文昊倒在了地上,一群小混混站在他身边拳打脚踢着,可清站在一旁,回想着刚刚听到的话,刚刚那句话在她心里徘徊。最终她跑上前去拉住了那个小混混说:“大哥,别打了,我和你们老板挺熟的,别打了。”小混混听后停住了手,慢慢的散去,地上只剩下畏缩在地上的文昊,可清跑上前去,扶起了头上流血的文昊说:“你怎么这么傻?你为什么要管我?”说着眼角有些发红,泪滑落了下来。文昊咳嗽了几声说:“没事,我抗打,只要他们不动你,打死我也无所谓。只要你没事。”

    可清将他抱住了,过了一会可清打了辆出租车去了医院,对文昊包扎了一下,当天下午便坐车回到了家中,可清为了照顾因她而受伤的文昊,跟他一起回了家。

    文昊父亲打开门看到从来没有女孩子跟文昊回来过的场景今天终于实现了,可清站在门口扶着文昊说:“你好,叔叔,我是文昊的女朋友,今天文昊受伤了,我来照顾他。”文昊父亲看了一眼投部包扎的文昊,将文昊受伤的事抛到了脑后,急忙看着可清笑着说:“来来,丫头快进来。”文昊父亲激动的差点去烧香,于是为了给俩孩子六点空间,便找了个理由出去了,说是去找文昊他大爷散散步,其实就是想去宣传宣传儿子找到女朋友的事。偌大的房子里就剩下了文昊和可清,文昊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可清坐到他身边,可清看着文昊的脸,因为受伤脸上的胡子被刮去了,显得脸上干净了许多,帅气了许多。可清叹了口气说:“文昊,你真的喜欢我?”文昊点了点头看着她问:“嗯,当然了,我当然喜欢你啦。”可清轻轻抽泣了下鼻子说:“文昊,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她是骗你的,她接近你的目的就是为了骗你的财产,你会怎样?”文昊想了想说:“不会的,就算我喜欢的女人是骗子,骗走了我所以的财产,我会恨她,更会恨我自己。”可清眼睛一红说:“嗯,文昊,你是一个好人。我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文昊一把将她拦在怀里。

    第二天一早,文昊躺在床上搂着可清,可清还没有睡醒,继续的睡着,文昊拿出了手机,给那些熟悉的朋友发着短信说:“我找到合适的女孩了,我脱单了,她很爱我,我也非常爱她。今天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没过多少会,可清躺在他怀里醒了,抬头看了看文昊说:“你干嘛呢,偷笑啥呢?”文昊看着她说:“没事,就是给朋友们说了下我交女朋友了,待会和他们一起吃个饭。”可清傻笑了起来,盯着文昊说:“你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想吃什么?”文昊坏笑着回:“我这都饿了二十八年了,我要吃你!”说完便蒙上被子扑倒了可清身上。

    中午,文昊和可清收拾着家里,等待着朋友的到来,可清准备了饭菜,将要下锅去做。不一会,有人敲门,可清穿着围裙便去开门,刚一打开,朋友们都瞪大了眼镜,心想着:“这真是文昊的女朋友吗?这么漂亮。不会是他花钱雇来的吧。”朋友们咋咋呼呼乱乱哄哄的坐在沙发上捞着家常,文昊也在其中坐着,可清自己一人在厨房里忙碌着,时不时给朋友们端茶递水,很有礼貌。坐在文昊一旁的朋友用手戳了下文昊问:“哥们,怎么回事?这么贤惠的媳妇,在哪找的,你这个可比我们的几个贤惠漂亮多了,不会是你花钱雇的吧。”

    文昊傻笑着说:“不是啦,她真是我女朋友。”朋友半信半疑。可清忙碌了一个多小时,饭桌上终于摆满了美味佳肴,文昊拿出了父亲平时收藏的酒,放到餐桌上和朋友一起痛饮着。不知不觉一杯杯苦酒进肚,一直没喝过这么多酒的文昊趴在桌子上便吐便睡了起来,旁边的朋友们也有的继续喝着,有的躺在沙发上,或者地上耍酒疯。坐在一旁的可清走到文昊身边,想搀扶着他去床上睡,可是文昊喝的太多了,扶不起来他,于是可清便跑到卧室里拿了件外套披在了他身上。就在这时,旁边一个喝醉酒的朋友盯着可清看着,一手抓住可清的胳膊往洗刷间走去,走到洗漱间门口用手按在可清的双肩上,色眯眯的看着她说:“太漂亮了,你要是跟了文昊这个屁屌丝,可真是浪费了。要不这样,我和我老婆过两天就离婚,以后你做我老婆,我保你有吃有喝有地位怎么样?”

    可清皱着眉头看着他,将他的双手挣扎了下来说:“你想干嘛?我是文昊的老婆。这事你永远不要想,别做梦了。你再这么想小心你的狗命,如果你再敢这样背叛文昊,我据对让你好看。”文昊朋友坏笑着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厉害什么呀!”话音刚落,可清一脚踢向他去,将他踢到了洗漱间里面。一屁股坐到了马桶上。

    可清拼了命的将喝醉了的文昊拖拖拉拉拉进卧室,将他安顿在了床上,盖上了被子,坐到文昊身边,看着文昊眼角通红说:“文昊,有我在谁也别想再伤害你,我会永远保护你。”说完掏出裤兜里的手机,拨通了二姐的电话说:“二姐,对不起,放过文昊吧!他是个好人,我不想伤害他。”二姐听后气呼呼的大喊着:“什么?你说什么?为什么要放过他,你可别忘了咱们有多长时间没接到这么一笔买卖了。你可别忘了咱们是一个组织,咱们需要吃饭和生活。”

    可清抽泣了声说:“对不起二姐,我对他下不了手,我真不想伤害他。他太傻了,傻的让我喜欢。”二姐脾气没有减弱忙说:“你放屁,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难道你真喜欢上他了。别傻了可清,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咱们的工作就是仙人跳呀,你可千万别忘了,坑掉男人手里的钱财。”可清哭着抽泣着说:“嗯,我知道了二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