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谢你再见

    更新时间:2018-08-14 22:44:08本章字数:2751字

    (二)

    人尽沧桑,遇未所遇,见未所见,听闻而闻,坐一旁听,咱们故事依旧,可能沧桑,但不悲凉,说故事的狠心,听故事的伤心,故事里的人死心。

    于是可清哭着将手机放到了床头,自己趴着了文昊旁边睡着了。第二天一早,文昊的朋友醒了酒都不吃而别了,大厅里只剩下了昨晚的酒场。文昊醒酒了,看了看趴着他身边的可清,没有将她叫醒。这时可清的手机噔的一声响了。文昊拿起床头上的手机打开看了一看,是二姐的QQ语音留言,文昊点开了,二姐发着:“可清呀,你别真对文昊动心了呀,你昨天是不是喝多了,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你别忘了咱们的目的,别傻了可清,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快抓紧时间,将文昊的钱都骗到手,咱们好回去呀。”文昊看完后浑身一紧,放下手机看了看趴着他身旁的可清,可清慢慢的醒了,她抬起头看着看文昊激动的说:“文昊,你醒了,你渴不渴?难受吗?”文昊没有理会,面无表情的说:“你是什么人?到底为什么接近我?”可清身体猛地一阵说:“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文昊皱着眉心说:“你别装了,刚刚我看你二姐给你发的留言了,你别在演了,你演技可真好,这些日子都没有发现你原来是为了钱才接近我。”可清眼泪又滴了下来说:“不是这样的,文昊,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一下好不好。”文昊大发雷霆的对她喊着:“滚,滚出去,骗子,感情骗子。为了钱财才和我在一起,为了钱财才和我上床。”文昊将可清硬拉着扔出了门外,狠狠的关上了门,将泣不成声的可清关在门外。文昊又回到了卧室里,拿出了昨天喝剩下的酒继续喝了起来。可清蹲在门口痛哭着。

    可清回到了宾馆里和二姐见面了,二姐忙激动的问:“怎么样了,到手了吗?”可清哭的妆都花了说:“二姐,我不想骗文昊了,我喜欢上文昊了,我不想在去欺骗她了。”二姐伸手打了可清一巴掌说:“你说什么?你翅膀硬了,想单飞了。”可清哭着说:“没有,二姐,通过这几天的交往,我发现他真的对我很好,他不像那些男生一样好色,只是为了新鲜感。他是真的想和我再一起。我不能在去骗他。”二姐气的攥着拳说:“你说什么?他可能只是伪装,别被他给骗了,妹妹呀,放宽心,咱们继续,骗完这一场咱们就回去好不好?”可清瞪着二姐说:“你别做梦了,我是不会再去骗他了,再者说了一切都晚了,他已经知道我骗他了,这不将我赶出了家门。不过这样也好,我不用再骗他了。”二姐咬着牙瞪着眼说:“文昊,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可清忙说:“二姐,别动他,不怪他,怪我自己。是我不好,求你不用伤害文昊好不好。只要你不伤害他,我以后都听你的。”

    二姐消了消气说:“哼,你个傻孩子。今天下午,咱们回去。不在这了。”可清流着眼泪抽泣着点了点头。

    到了晚上,文昊坐在沙发上抱着酒瓶喝着酒,喝一口吐一口,脑海里回忆着今天早上二姐的留言。难受的他又痛喝了几口。于是掏出手机,看着迷迷糊糊的通讯录里静静的躺着可清的联系电话,于是停顿了一会愣了一下,没有拨通。转角又拨通了朋友的电话,不一会朋友们便都到了文昊的家里,朋友们都不理解,问着他:“为什么呀?你们俩昨天还好好的呢,今天怎么说分就分了呢?”文昊沉默了一会,用手抓着头发说:“她是个骗子,她接近我的目的就是为了钱财,他们要玩仙人跳。”其中有个朋友飞宇安慰说:“她是骗子?她骗你什么了?我觉得她昨天对你不像是演戏呀。”另一个朋友嘉琪接过了话说:“仙人跳?兄弟你知不知道什么仙人跳?仙人跳就是你们约好地点,等你把她放到床上后,刚想那个啥就被很多人给捉奸在床了,然后别人让你掏一部分钱来平事,如果你不用钱来平事,她就会告你。那叫仙人跳,你看你们现在呢?都住一起了,人家也没说要告你,那说明什么!说明人家可能真的喜欢你呀。人家可能真想和你在一起了呢?”文昊低下头瞪着地面,昨天调戏可清的朋友醇正不好意思的张开嘴说:“文昊,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我说出来你可千万别生气呀。”文昊抬起头说:“你说。”醇正点了点头,用目光撇了一眼周围的朋友说:“就在昨天,你们都喝的差不多了,当时我也喝了不少,于是我醉醉哄哄的将可清拉到一边,我对可清说:“让她离开你,给我在一起,我会对她很好的,让她住最好的,玩最好的,吃最好的。”然后我试着想去搂搂抱抱她,可是她却一脚踹开了我,拉着倒在马桶上的我说:”你想干嘛?我是文昊的老婆。这事你永远不要想,别做梦了。你再这么想小心你的狗命,如果你再敢这样背叛文昊,我据对让你好看。”当时她瞪着我说了这些话,我心里想着:“看来文昊这傻小子真的找到了真爱了。“

    文昊听后用哭的通红的眼睛瞪着他。时间慢慢的过去了,到了晚上,文昊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没过多少会便醒了,醒后拿起桌子上剩余的茶叶水咕噜咕噜喝进肚里。他转脸向厨房望去喊着:”可清,饭....”恍然明白了过来,可清已经走了。文昊又皱起了眉心用手抓着头发,慢慢的伸手拿过饭桌上的手机,有一条可清发来的短信,文昊急忙瞪大了眼睛激动地打开着,手机屏显示着:“文昊,对不起,我知道你不会再原谅我了。我希望你可以听我解释一下,期初我接近你的目的是为了欺骗你,但是在那一天咱俩在宾馆里你没有碰我,我就觉得你应该是一个好人,那天我们刚从电影院出来,被二姐找来的一群小混混拦住,我本来以为你会不管我撒腿就跑,可是你没有,你挡在了我的前面,你知道当时我心里是多么温暖吗。

    看着一群小混混打你,我心里特别的难受,在那时我发现我可能真的以喜欢上你了,不想在欺骗你了,想和你好好过日子,那天夜里,你喝醉了,我看着你熟睡的模样觉得自己很幸福,感觉自己已经找到了安全感,不想再去欺骗你了,于是就在那天夜里我向二姐打了电话,放弃欺骗你,可是二姐不但没有同意还对我翻了脸。我心想着无所谓了,反正我有你,没有了二姐,你会好好疼爱我的。可是结局没那么美好,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后你便对我有了另一种看法,你不在相信我了。没事,这段时间我很幸福,你是上天送给我的最美好的礼物,我和你的这段记忆,我永远记下了。

    当你看到这段留言时,我已经出了这所城市了。我离开了,请你不要再生我气了,对不起,我爱你。可清。”

    文昊接着回拨了电话,电话那头早已是空号。她的出现是那么的一瞬间,她的消失也是那么的一刹那。

    一星期后,文昊将头发重新整理了一番,换了个发型,眼睛也摘掉了,换上了纤维的隐形眼镜,每天刮胡子是他吃早饭之前的任务。从此之后文昊变了,变得成熟了,不再只卧在家里打游戏,帮家里打理一些微不足道的买卖。文昊走了出去,找到了跑龙套开始的工作,慢慢的往上奔腾着。他前前后后也谈过好几个女朋友,但是都没有走到最后,当然那个她,可清,永远不会出现了。她的出现教会了文昊慢慢长大,不断坚强。

    也许可清现在也在为自己的事业奔腾着,也许文昊也改变了她。

    总要学着长大,总要学着变强,总要学着伪装,最后却输给了现实,文昊,可清,只能是一段佳话,那么一小段,只那么一小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