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思怡记忆

    更新时间:2018-08-17 11:39:39本章字数:3082字

    刘实和安佳佳

    (一)

    往事如烟,随风而散。

    时间如水,流入沧桑。

    故事和你仍在继续。那些随风而逝的过往,也许永远停留在那个时刻,

    那分那米,那天那夜。它像一种画,时而模糊,时而清晰,清淡交加,惹人在目。

    让我在无人黑夜常常想起。

    过去的都会过去,该来的终会来临,小卫的一句话说的好:“没有到不了的明天,遇到困难闭上眼闯一闯,终会过去的。”这句话都将我的耳朵磨出了茧子,一起蹲厕所时叨叨这句,食堂吃饭时叨叨这句,就连晚上睡觉说梦话时还迷迷糊糊叨叨这句。唉!无语了。还是整一句我常用的座右铭吧!人的伟大之处就是当你面对困难时还能摆出一种无畏崇高的姿态。当然是我借用的别人的。咀嚼了别人咀嚼完的食物,没有水分。

    朋友,你读到这里时是黑夜还是白昼,是解闷还是爱听故事,不论你出于什么目的,咱们一起拉拉家常,唠唠嗑。友情提示:准备好瓜子,(也可能没空嗑!)

    社会发展太快,不少的人们爱上了旅游,风景区增加了不少,游客人山人海,茫茫迷眼。马路大街直通目的地,条条大路通罗马,路上的私家车不断增加着。

    头一天晚上,手机接到了个短信,是一个曾经每天都在一起鬼混的朋友发来的,他发消息说快过年了,咱哥几个有些日子不见了,可否出来聚聚。我回着问了下时间,每一次我问他们时间时他们总会说早一些,原因可能就是早已了解我每每迟到的习惯。我现在也试着去改,可是还需要点时间。

    好几年没见的朋友,各自有了各自的事,各自奔波在不同的城市。每次都说聚聚,可是每次的结果都是时间绰不开。最终选择了今年年底。转眼间等我来到约定的饭馆时,到齐的人数没有几个,就我们简简单单四个人,四个人围成桌,将自己口袋里私藏的烟掏了出来,个个嬉皮笑脸的点上啦着过去的往事,记得前几年聚会时,人数都快挤满了桌子,还是另请服务员去隔壁包间里捣腾了两张椅子,可是看了下今年,就剩下了简简单单的我们四个!其余的当兵的当兵,在外打拼不着家的工作。

    我发现人一旦长大了就会觉得自己孤独了,不断受外界的环境气氛熏陶着,从前的天真无邪都消失不见了,留下的只有间间断断的回忆片段。

    四人围一桌,脱去身上的羽绒服,手指中夹着点着了的烟,拿起桌上的菜单上下瞄了起来,专捡价格优惠的点,轮了一圈,磨磨唧唧你推我推的终于将菜给定了下来,至于酒呢!还忒再商议商议,时间良久终于也定了下来,买了两瓶,竟然还中了一片大摊子的,我里个乖乖,酒刚一上桌吓得我一哆嗦,心里想:早知道今天人这么少酒这么多就不来了。用手捂着脸,用眼狠狠盯着那一坛中奖得来的酒,心里直揪心。周围的朋友也尴尬的笑着说:“没事没事,这点酒还是可以的,没问题,了了。”我心里为他们竖起来大拇指。

    几杯酒进肚了,聊的也从一年的喜事到烦事,再由烦事扯到了爱情,关于爱情的话题是我对面的一哥们扯起的,我托着发热的腮帮子用筷子夹着花生米,时不时傻笑着看着他叨叨大道理,讲的和说书的似的,一句一个醒木,人家说书的好歹也是用木头疙瘩往桌案上拍呀,他可到好,拿着自己的巴掌啪的往饭桌上一拍,每一拍饭桌上的酒杯和菜汤飞溅一身,流到饭桌上,后来不知道又流到谁的裤子上。

    坐对面的哥们扯完大道理后,再扯到爱情时哭了,这一哭像个孩子似的,口水鼻水眼泪汪汪的,哭着哭着还自己打着自己的嘴巴子,我们立马将他拦了住,安慰着他,迷迷糊糊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哥们也喝多了,抱着酒瓶用头顶着,看着我们说:“我没用,我胆子小,我没用,我保护不了我喜欢的女孩,给不了她安全感,我是个怂包,我不配爱她。”我安慰着,几个哥们也喝的差不多了唧唧歪歪的安慰着,嚷嚷着,不知是安慰还是凶他。

    看他哭的那么伤心没有忍心问他是什么原因,到底发生过什么,又有怎样的故事!但是不问整的我心里也空落落的,到后来没等到我问,他却拉住我的手开始给我叨叨了起来,眼泪稀里哗啦的往下流着,还像个孩子样的抽泣着。哥们叫刘实,挺文明的,之前学习不错,说句实话,和他同班那会,我俩是同位,他在那写着数学测试卷,我随之将眼镜瞥到360度去看他的答案,他写我抄,莫名其妙,老师发现不了,聪明的我每次考完后老师让检查下姓名班级时我总是信心满满的检查着自己的姓名,生怕连姓名的抄了上去。言归正传,具体为什么哭呢?刘实讲:

    半年前,他和几个朋友去爬山,因为当时想寻求刺激,另一种说法是因为为了省钱娶媳妇选择了爬山没用买买门票,偷偷从侧山遛了上去,侧山没用盘路,只有一块块形状不规则的大石头,大大小小奇形怪状,刘实和两个朋友慢慢的你推我托的往上攀登着,山比较大,为了省钱逃票的人也真不少,可不只是他们几个,就连几个大叔大妈都为了省那几十块钱来爬着侧山。刘实一伙人趴着山,一路跌跌撞撞的爬到了半山腰,当刘实爬到一块大石头上,有几个女孩坐在石头上,看到爬上来气喘吁吁的刘实,瞪大了眼镜站起身来伸手要拉刘实,刘实抬头看到一个在阳光的照耀下一个漂亮的女孩向他伸出了手,心里喜的活泼乱跳嘚。

    外表还是一脸清高的把手交给了她,她用柔软的手握住了他的大手使劲往上拉着,刘实也用脚卖力的蹬着大石块,一股劲拉了上来,刘实站着了她的面前,看着眼前的她走着神说:“谢谢你,你也蛮厉害的呀。”女孩傻傻一笑说:“你不应该上来,前面没路了,我们姐妹几个费了好大的勁爬了上来发现前面根本爬不上去了,下也不敢下了,都不知道刚刚是怎么爬上来的,俗话说的好,上山容易下山难。今天本姑娘终于领会到了。”

    刘实听后猛地一惊说:“啊,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还将我拉上来?”说完急忙跑到石头边上看着快要爬到半块石头的朋友,示意他们不要往上爬,前面没路了,快救他们下去。朋友们也懂了他的意思,蹲在地上想着办法。

    石头上,刘实和她们一起坐在一旁,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天还早,还有时间,只是手机没用信号。刘实等待着朋友们的救援,自己不慌不忙的挪到刚刚拉他的女孩旁边聊了起来,他看向刚刚那个女孩问:“刚刚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这句话和这些举动被女孩旁边的姐妹听到了都惊奇的鬼哭狼嚎的急忙插嘴道:“什么个情况?搭讪吗?”刘实害羞的绕着后脑勺轻轻地点着头,女孩羞得脸通红低下头轻声说:“安佳佳,你呢?”刘实笑了笑回着:“我刘实,谢谢你刚刚将我拉上来,虽然没用什么作用吧,但是你的举动整的我心里暖暖的,像喝了999感冒灵似的。”安佳佳听后笑了笑。紧接着刘实掏出了手机让她输上了联系方式。就这样两小时后他们几个慢慢悠悠的从石头上挪下来,刘实一直护着安佳佳,生怕她一脚没踩住滑落下来。紧接着他们都平安了,安佳佳的姐妹不喜欢有这几个陌生男孩跟着一起爬山玩耍,便就此别过了,临走前,刘实紧看着安佳佳说:“回去别忘了和我聊聊天。不然我会无聊的。”安佳佳也用眼镜盯着他说:“嗯,我知道啦!”

    回到家后的刘实才知道原来安佳佳是大学学生,而自己就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初中文化青年,不知道有没有可能。慢慢的心里开始自卑了起来。晚上,刘实爬过了山累的直奔沙发摊那里,掏出手机给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时间,想和我说说话,我当时身在外地没法陪他,只好拒绝了。紧接着他没用再给别人打电话约见。也许是我们没用及时去开导他,才导致的他心里感觉自己配不上安佳佳。那天晚上,他躺着沙发上,已经很晚了,手机屏幕上依旧显示着安佳佳的聊天主页,他试了几试想去敲击下键盘给她道一句晚安,但他没有,他没有鼓起勇气去敲击键盘的发送键。只是叹了口气点击着删除。晚上十点多了,刘实手机突然响了,显示屏上是安佳佳的一段语音,刘实心里猛一紧,有点兴奋又有点担忧,于是急忙打开听了,这段语音是安佳佳给刘实道了句晚安,具体原话是:“你累了吧?说好的聊天呢?晚安”刘实听后急忙敲击着键盘回着:“对不起,今天忘了,明天一定不会忘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