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有安夏 南有秋月

    更新时间:2018-08-29 22:17:42本章字数:3277字

    北有安夏,南有秋月

    (一) 

    ◎ 些想要得到的,其实有个人已经得到,有些想要离开的,其实有个人想要怀抱相迎。

    ◎有些决定,并不是你我可以左右的了得,它像风,像水,伸手去阻拦,却竟五指之间而散。

    ◎她过着无数人所羡慕的生活,却渴望自由,像个孩子一样,与世无争,愿化为鸟,愿化为风,愿化为呼伦贝尔大草原上的一颗孤草,愿变为世间清凉的月。

    ◎华丽转身,并无悔,而是哪些过往的记忆,是一种难忘的体验,为了自由,他理解了。

    听到这段故事,我和你一样,很佩服故事里的主人公,她既可以自由,又可以有一个孩子般的童心,她喜欢风,喜欢水,喜欢热闹,喜欢和人交朋友。不论是谁,她都可以跟您唠上一壶,不需瓜子,你便上瘾。

    她很美丽,也很有气质,就她往这一站,就会发现,她并不化妆,并不像别的女孩似的无理取闹,而她,像个孩子,满脸笑气的女子。

    就是这样一位看样子很普通的女子,却过着很多女孩子拼命想要过上的生活,一杯小茶,一辆豪车,两个贴心漂亮小棉袄,云游四海,不管多远,都会到达,山东节目,央视春晚,都有过她的影子。她不是主持人,不是电台工作人员,但电台工作人员,看了她一样亲,一样爱她。

    她资金百万,却不动,自力更生像孩子,客串电视剧,综艺节目,却不露自己的真实姓名,知道真实姓名的人,没有几个,包括我,她跟我提起过,但我忘了。

    坐过她几次顺风车,跟她聊过明星聊过书,跟她扯过故事,而她却用孩子的角度,向我说她的过往。

    她不是神奇人物,更不是公众人物,她只是个做自己的普通人,过着她自己普通的生活,而这普通的生活,正是无数人的梦。

    她名安夏,名美人也美,在当初,也许是不少男孩子心中的女神,她没有报考北京电影学院,而北京电影学院和她擦身而过了,一瞬间,就像烟火般,很短暂,却很美丽,再次回头,已经晚了。

    以她惊人的思维和她动人的美貌,要报考北京电影学院,很容易,而她却因为一些小缘故选择了别的院校,别的专业,最后沦落成航空学院。

    航空学院,也就是所谓空姐,那么,所有一切命运,在这里开始起步,谁也未成想到,接下来的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唯有蒙着头,闭着眼,使着牛劲往前冲,是好就收,是坏就躲。

    至始至终,她的命运,都不平凡,因为她傲人的气质吗?还是她表里不一的孩子气。

    同样也没想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姑娘,两位小女孩的母亲,曾经辉煌过,过着许多人羡慕的生活,现在过得洒脱,过着许多人向往的日子。说走就走,有缘必见,没缘等缘。天南海北,唯有南方,不再想回去。

    在南方遇到过对的人,遇到过对的事,同样时间久了,想要离开南方,可知道,南方一所小院,可是无数人想碰破头都想进的,而她,不管,不问,不听,不语,说走就走,别无留恋。

    2000年,安夏十八岁,花样年华,因为她,学校引来了一场轰动,不是对面班的老大为了抢她做女朋友跟隔壁班的老二打起来了,不是老大和老二打起来了就是和班里某一位校草干起来了,把校草气哭了,满地打滚叫妈妈。最后头破血流都不止。而她却,不慌不忙,不问,不管,她不理解她们,为什么要对自己这样争抢,有必要吗?

    再后来,她还是那样,不问追求者,不管追求者,管他帅不帅,而她和其他女孩不一样,她只爱玩,爱嗨,爱无忧无虑,爱毫无约束,而那些恋爱中的情侣,恋人,全都是管理着,互相约束着彼此。

    而这种感觉,她不喜欢,也许这就是她那高傲的品格,她没有对一个人有过动心,只是朋友,说白一点是哥们,她性取向没问题,只不过,她不知道他们是否值得自己去爱。

    安夏属于衣食无忧性的开放女孩,家里做生意,在她十八岁之前,生意风生云起,每天顾客不断,但十八岁的年纪,她又身为家里唯一的独苗,父母为了防止她叛逆学坏,将家具店扔到一旁,管他什么生不生意,孩子最重要。

    可父母的这偏苦心,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安夏还是学坏了,不专心念高中了,于是父母,不管生意来管她,让她有上进心,不学坏,开导教育,一教育就是一夜。安夏起初也烦,可后来就好了,不再烦了,开始听了。

    再后来,她在高中最后一年里,别的同学都拼了老命忘我学习,往一二本科线上奔,而她,却被北京电影学院给内定,招生组组长因为她的容颜,而选她栽培,她听后,可激动坏了,急忙找父母商议,要不要去,以后发展综艺,做综艺也是她一直的梦想爱好。

    她嬉皮笑脸着脸和父母商议,却被母亲一耳光扇回了现实,母亲说,她还年轻,找个靠谱的专业来养活自己,而她,想综艺,却心里有些排斥,并不是母亲的反对,还有她自己的一些因素。

    最后,第二批,她又再次被厦门航空学院录取,她的容颜,她的身材,她的普通话以及仪容仪表都符合航空空姐的条件,简直就是为她而设计的专业。量身定做,或者说,她天生美资,有做空姐的天赋。是空姐这伟大行业,选择了这普普通通的她。

    高三毕业,她以二本的成绩,很成功的被厦门航空学院所录取,安夏激动,但又为自己没有进入电源学院而悲凉,算了,选择了,就走下去呗,人生道路,哪有对与错之分呢,只有先后顺序和时间顺序,选好是一生,选坏是一辈子。

    来到厦门航空学院的她,什么都慢慢起步,慢慢开始,和别的众多学生一起,练站姿,蹲姿,以及坐姿,就连走路还要专门训练,嘴拽普通话和英语,西班牙语。不容易。

    再厦门的三年里,她遇到过很多人见过很多事,开心过,热闹过,空少都很帅,都是经过千挑万选才定下来的高材生,颜值和文化程度,不用说了,厉害的很。

    安夏二十岁时,动心了,一个男孩向他表白,她再三犹豫,最后还是答应了。

    航空二班,满班三十来号人,男女各占一半,不像隔壁班似的阴盛阳衰,男的几乎没有,有一个还闷闷不乐,杀老师的心都有,为啥?凭啥将自己分到一班,于是抄起板凳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后,班主任看向他:有事?他立马将凳子放到面前,摆出一脸猥琐的笑:板凳螺丝松了,我寻思着咱办公室有螺丝刀吗?我想自己修修。班主任瞥了一眼,将车钥匙扔给他,喏,用这个。

    等他出了办公室的门,回到班里,刮目相看,真的去办公室了,真的把班主任打了?你好牛呀秋月,你说你这样值得吗?秋月不语,站在没有老师的讲台,许久开口,算了,当我看到班主任那慈祥憨厚的憨脸时,我不忍心了,他上有老下有小,万一我这一板凳甩出去,他还不得半身不遂,以后老婆咋整,孩子咋整,我的良心胜过了我的脾气。

    话闭,讲台下切的一声传来,就剩下往讲台上扔瓜子皮了。

    安夏是二班,秋月是一班,可以说秋月是一班的葱花,是香窝窝,整个一班五十来号人,唯一一个男孩子。

    安夏属于班花,在一群花里她最突出,她最艳丽,同样性格比较开朗,属于敢玩敢拼敢闯的性格,但唯一的就是,她一些孩子般的稚气,有时候想一个智深老者,给你迷茫指路,有时候又像一个孩子,让你安慰许她。她会和你哭,和你闹,但她性格古怪,琢磨不透。

    其实在校三年里,安夏和秋月并无交集,安夏以为像秋月那样长的帅气又是班里独苗的他,肯定活的洒脱,换女朋友如换衣,他们二班都是这么认为,然而现实,还真是有那么一小点,并没有他们说的那样夸张。

    那年,安夏上班迟到,低着头蹲在地上慢慢悠悠的从走廊里往二班后门转移,蹲下里慢慢移动,是怕被窗外的教导主任所逮到先行,然而扣了学分,还得被批评一顿,这还不重要,主要是,还得唉教导主任的口水,早上好不容易洗了脸,还得被他喷的口水弄的 再次被洗脸,怪恶心的。

    安夏慢慢往前移动,刹那间被人从后面轻踹了一脚,哎呦一声,跪在了地上,皱着眉心往后回头,本以为是教导主任,可教导主任明明在楼下呀。回头后,杀他的心都有,有个比她高一头的男孩,男孩挺帅,但心眼很坏,他踹我干嘛?我好端端的往前蔓延,惹到他什么事了?好不容易快成功了,眼看快要到教师门口,被他一脚给踹回了现实。

    本能哎呦一声,双膝跪在了地上,煞白的膝盖被磨出了血道,站在门口的男子傻笑道:咋这么笨呀?轻轻一碰你你就受伤,你是属花瓶的呀?

    话音刚落,还未等安夏回口,班主任从后门出来,背着手,戴着眼镜,一脸严肃:安夏,又迟到,每次我都坐在门口等你,算了吧,跪着吧在那,别进来了,下了第一节课再进来。

    安夏又气又恨,气他班主任,恨站在他身边的男孩,男孩正是隔壁一班的唯一另类,秋月。秋月站着散懒,头倚着门,安夏站了起来,身子靠在墙边,一言不发,只是大口喘着气,杀他的心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