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京都的小霸王

    更新时间:2018-06-22 08:42:30本章字数:2859字

    第一章 京都的小霸王

    京都。

    刺眼的阳光透过茶楼前那棵大槐树茂盛的叶子,在地上形成了一个个的小圆点,仿佛一幅斑驳的图画,图画之中,一位容貌寻常的健朗老人正躺在藤椅上,闭着眼睛,手摇蒲扇,享受这难得的悠闲时光。他的身旁,一位中年男子静坐在一张小桌旁,他在下围棋,对手是他自己。

    虽是盛夏,可除了宵禁,其余时刻京都的道路都会被熙熙攘攘的人群挤的水泄不通。

    “南边好像出事了。”中年男子头也不动,眼神还在盯着棋盘,淡淡说道。与此同时,南边的街道上人群开始骚动起来,恰好回应了他先前的话。

    “京都这么大,事情每天都会有那么几件。”老者眼皮都不抬一下。

    “貌似要打起来了。”中年男子微微皱眉,“啪嗒”一声脆响,一枚白子落在棋盘上,“有可能会死人。”

    “京都这么大,每天死几个人是很正常的。”老者依然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棋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语气有些不满:“一个人就是一条命,就是一份力量,少一个人,就会失去一份力量,失去的力量多了,怎么保我夏国安危?”

    老者沉默了一下,徐徐说道:“看来当年选择参军让你改变了许多……可是有些事情能管,有些则管不了,若是管了,可能会引出更大的麻烦。”

    “那就这样放任下去?”中年男子诧异地问了一声,向南边嘈杂的人群看去,人群之中,挤出了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他刚出来,就对着远处发疯般跑去,随后,两条毛色纯正的猎犬从人群中蹿了出来,如闪电般向他追去,跑得快的那条,竟是直接对着那人的小腿咬去,“咔嚓”一声,他就摔在了地上。

    人群快速分开,从中走出了十几个少年,都是十五六岁的模样,个个穿着华服,眼神傲慢,一看就是贵族王侯家的公子。

    “是东城江家的那个臭小子。”中年男子忍不住挑了挑眉,为被狗咬的那个青年感到悲哀。

    “哦?江夜吗?”老者问道。

    “除了他,江家还有哪个小崽子敢聚众放狗咬人?”中年男子咬了咬牙,不过碍于老者先前的话,没有出手制止。

    “那孩子不错。”老者的声音里竟然难得有了一抹赞赏的意味,“如果不是出生在江家,会更好。”

    “真不明白,优秀的后辈那么多,您为什么会对一个街头的小混混青睐有加。”中年男子不满地道。

    老者的声音里有了几丝兴趣,明显对那个名叫江夜的少年很在意:“纠正一下,不是街头的小混混,而是京都里的小霸王。”

    “是,就算这样,他有什么能让您另眼相看的呢?天赋么?连鉴魂都没有的小崽子怎么有天赋?”中年男子愤愤说道。

    “他的心性。”

    “心性?他的心性就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

    老者再次沉默了一下,然后回答:“璞玉被发现之前,往往会被认成是石头。”

    中年男子气呼呼地举起茶杯,一饮而尽,不再说话。

    那群人正向摔倒的青年男子逼近,为首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身段修长,面容俊逸,眸子如寒星般闪亮,嘴角却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意。

    可以说,如果不是京都四小霸王的名号过于响亮,他的出场,绝对会引起许多女孩子的尖叫。

    “就是你,在背后侮辱我?”江夜掸了掸白衣上并不存在的尘土,微微弯下身子,温和地笑道。

    青年男子自然不是傻子,他当然明白,眼前这个比他小十余岁的少年温和笑容的背后,是怎样的冷冽残酷。他连忙跪下,磕头如捣蒜,眼泪也流了下来:“大爷,我哪有那个胆子,就算我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说您一句坏话,大爷您明查啊大爷!”

    周围的人听他一口一个大爷,身上不住起着鸡皮疙瘩,可谁也不敢表现出来。江家三郎江夜的狠辣,是出了名的,去年就因为新鞋上被人溅了滴水,那个人三个月下不了床。

    “大爷”这个称呼似乎对江夜很受用,江夜眯起眼睛咧嘴笑了笑,把手放在青年头上摸了摸,满意地说道:“嗯,这才乖。”随即他站直了身子,转身正欲离开,青年男子如蒙大赦,连滚带爬地向后蹿去,江夜接下来的一句话,又让他劫后余生喜悦的心冰冷了下来。

    “打,给我狠狠地打!”

    他身后的十几名贵族子弟也不客气,直接扯过他就用沙包大的拳头招呼,第一拳就打掉了他两颗牙齿。周围的人没有一个敢来劝解的,因为谁要是干预了这事,就是得罪了江夜,江夜身后站着江家。

    江家现任家主,江尚,是当前的左丞相,亦是江夜的亲爹。

    有着这般背景,江夜自然可以在京都里肆无忌惮,只要不是碰到真正的皇子,他完全可以欺凌任何人。

    这个世界,要么看你背景,要么看你实力。

    “呵,这心性倒真是不错。”中年男子面露讥色。

    “有时候,眼前所见只是重重迷雾中的幻像,真相要被发现,只能等迷雾消散,或者穿过迷雾。”老者睁开眼睛,那对眸中没有一点苍老浑浊之意,而是如夜空一般深邃,令人琢磨不透。

    “可我的眼前没有雾。”中年男子沉声说道。

    “雾在你的心中。”

    就在所有人都不忍直视男子的惨状时,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不要再打了。”

    坊市中心,寂然无声,江夜扫视了一眼人群,却温润如玉地说道:“请问是谁,妨碍本少教训无故谩骂我的乡里小人?”

    人群没有声音,谁也不会傻乎乎地把江夜当做一个讲理的人,江家三少,京都四小霸王之首。

    江夜顿了一下,面色陡然布满冰霜,眸中闪着冷冽的寒光:“是谁?给本少滚出来。”

    人们自动散开,江夜可是动了怒了,他们可不想被无辜牵连,万一江夜带来十几只狗,咬死人了都不会有人出面吱一声。被人们出卖的是一个女孩,十五六岁年纪,修身的白色长裙包裹着柔软的身段,长发及腰,气质很是不凡。不过,她头埋得很低,令人看不清容貌,但气质如此脱俗,容貌想来就不会很普通罢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不认识我?”江夜邪魅地笑着,问道,“那本少可要认识一下你了。”

    “打人……是不对的。”女孩回答,声音柔柔的,像是新莺出谷般,霎是好听。

    江夜伸出手,挑起女孩尖细的下巴,看着她惊慌失措的脸,心中一动。

    女孩长得很是温婉动人,弯弯的眉,深潭般宁静的眼睛,虽然此刻因为江夜的举动泛起了些许涟漪,却令得她更加好看,还有她瓷器一样洁白精致的脸,使得所有人都怔住了。

    天底下,还有这般纯洁如精灵的女孩?

    “你不让我教训人,那你就是欺负我,欺负我也是不对的。”江夜把脸埋进女孩柔顺的长发之中,对着她的耳朵轻声说道。

    女孩的脸一下子变得如同染了云霞一般,她从未与陌生男子有过这般亲密的接触,那般羞恼的风情,更是看呆了许多人。

    “你要怎么样?”女孩慌忙推开江夜,后退了几步。

    “今晚跟我回家。”江夜也不客气,微微笑着,痞里痞气地说道。

    女孩愣了一下,围观的人也愣了,江夜身后的那些贵族子弟也愣了,显然是没有想到江夜的要求会如此直接。

    “瞧瞧,这璞玉的心性,嘿!”不远处的中年男子气得一拍大腿,激愤地说道。老人却是没有说什么。

    “不要!”女孩一转身,清脆的声音传开,令许多人心中悄悄捏了把冷汗。虽然他们也不想看到这么水灵的女孩被江夜糟蹋,可她当众拒绝了他,会给家门带来多大的不幸?要知道,江夜要是真正生气了,可是会杀人的!

    “谁给你的勇气说‘不要’这两个字的?”江夜看着女孩的侧脸,那里还有一丝绯红尚存,他说这话时没有一丝感情波动,仿佛只是一个天真的孩童在问一个幼稚的问题,可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他们自然不会把江夜和天真的孩童联系在一起。

    “我给的。”不远处淡淡的声音传来,一个青年男子,手提长剑,身穿洁白如玉的白袍,一尘不染,他帅气的脸上,还有着几分愠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