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一串玛瑙手链

    更新时间:2018-06-25 15:15:46本章字数:1954字

    小说原名《遮不住你的颜》

    “好热!”游艺舰的嘴角抽动了一下,车内狭小的空气似乎过于沉闷了,游艺舰打开车窗,让山风呼啦啦痛快淋漓地吹进来。经风一吹,游艺舰的大脑清晰起来。

    游艺舰才回了一趟金德老城的旧房子,几十年前的旧房子已经很旧了,游艺舰一直保留着,隔一段时间回去看看。其实这旧房子在老城值不了几个钱,游艺舰完全可以把它卖掉,可是它是游艺舰父母留给他的唯一旧物,舍不得。

    游艺舰开车从旧城回金德新城,途中经过一座山林,正值盛暑,这里便是这座城市最佳的避暑圣地。

    这座山叫双凤山,山底有二汪清泉,名为遮颜泉。

    一到盛夏,便有许多人带上器具来这里取水。游艺舰看得口渴,也下车取水。

    他拿着水瓶走近泉边刚伸手想要去取水,嘭的一一声脆响,他手中的水瓶飞了出去摔得粉碎,随之有个软绵绵的东西猛然抱住了他,他低头一看,是个穿白长裙的女孩子,不知道为什么莽莽撞撞冲撞到自己怀里来了,他本能紧紧抱住,又觉得不对,便豁然松开手,那女孩抓不住他的臂膀,便直堕堕摔倒在地上哎呀一声叫唤出来。

    “你怎么摔我?”女孩怒目而视,随之觉得不雅收紧了两条岔开的长腿。

    “我摔你了吗?”游艺舰手腕还毛辣辣的疼,像是被她的长指甲划伤了,他眉毛微微一皱,看清楚面前是一张不惹尘俗美若天仙般的脸,一双美丽的桃花眼像一对黑色珠宝,他心中暗暗震惊:谢香丽!可是,谢香丽在美国,在美国!

    几年前游艺舰的初恋女友谢香丽就是在这遮颜泉边分手的………

    那天,谢香丽邀他来遮颜泉,在这遮颜泉边告诉他她要出国了。

    游艺舰觉得太突然,他异常英俊的脸变得青白暗紫,咬唇颤声问她:“为什么突然决定出国?”

    谢香丽知道自己这样毫无征兆突然提出要出国,对游艺舰很是个很大的打击,她躲闪着他凌厉眼光,摇着头说:“不是我的决定,是我爸爸,我爸爸逼我出国。”

    游艺舰不信,他摇着她的肩膀,连连发问:“你爸爸为什么突然逼着你你出国,为什么会突然决定你出国?”

    “你弄疼我了。”谢香丽挣扎着欲挣开游艺舰双手。

    游艺舰无力垂下双臂,眼神绝望地看着她:“为什么,你爸爸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不愿意我们交往。”谢香丽几乎被他逼哭了。

    “为什么不愿意我们交往?因为我是孤儿,你是市长女儿?”

    …………

    “谢香丽,你舍得离开我?”

    ……

    “谢香丽——你舍得离开我?”他咬牙喊着她的名字,目光又变得无比凌厉,眼光灼灼盯着她。

    谢香丽眼光胆怯,低着头,没回答。

    “我知道你也盼望着出国,你也是计较我孤儿出生的对不对?”

    “艺舰,我没有……”

    “没有就不要出国!”他断然说。

    她沉默。

    “你不愿意,你还是想出国?”他质问。

    她还是沉默。

    游艺舰绝望连连点头:“好吧,好吧,谢香丽,你走,就当我们从来没有认识过。”

    “艺舰,请你原谅我,我……”谢香丽伸手想拉住他。

    他甩开她的手:“你不走我走。”游艺舰决绝走了。

    时光飞逝,转眼几年过去,一切皆为浮云……而眼前这个有一对桃花眼的女子竟然和谢香丽如此相像,越看越像,那种久违的气息逼窒而来,他才恍然惊觉那个叫谢香丽的女人还深深藏在他心底。

    他伸手一把把地上的她拉起来,她再一次噗的贴近他胸脯,她从来没有这样靠近一个男子的身体,淡淡的烟味令人一转即逝的晕眩和迷惘。

    他低头贴近她耳边问:“你刚才怎么撞到我怀里来,男人的怀是可以随意乱扑的吗?”他嘴角一丝冷凝的嘲讽,那微笑近乎冷酷。

    “我没有。”她为自己刚才的莽撞辩解:“我刚才不过是脚滑了一下,差点摔倒”

    “哦,看来是我的错,刚好站在你身边。”他脸色更加难看。

    谁知她振振有词:“就是嘛,如果你不站在我身边,我就不会脚滑,就不会摔倒。”

    游艺舰脸都黑了,心情完全被这莽莽撞撞的女子破坏掉,他转身就走。

    “哎,不喝水啦?”邓菲尔在他身后高声喊。

    那一秒,他有掐死她的感觉。

    眼见得游艺舰越走越远,邓菲尔想起什么:“喂,可以搭乘你的车回城吗?”

    “不可以。”他断然拒绝,打开车门欲要上去。

    谁知邓菲尔不识趣,追上去一把拦住游艺舰,语气讨好道:“行个方便吧,我是搭朋友的车过来的,朋友有事先走了,所以……呵呵。”

    邓菲尔堵着车门,一副姿势豪迈的样子,游艺舰绷着脸,心里真有拧下她胳膊的冲动:“让开。”

    “额,还真发火了,没气量。”邓菲尔松开手,后退一步,乖乖让出路。

    游艺舰上了车,嘭的关了车门,启动车。

    邓菲尔手中忽然感觉到一物,低头一看,是一玛瑙手链,大概是刚才抓他手腕时刮下来,她扬起手:“喂,你掉了东西。”

    “真无聊。”他没有回头再理她,车开过去了。

    …………

    车后的邓菲尔变成了一个小点,他忽然把车停下,倒退着开到邓菲尔身边,打开车窗,对她吼道:“还不上车。”

    “额,我就知道你没有那么小气。”邓菲尔一点也不计较他态度恶劣,自己打开车门,上了车。

    “你叫什么?”游艺舰忽然问她,他握着方向盘,眼睛盯着前方的路道,似乎并不很在意她叫什么。

    “邓菲尔,你呢?”女子很爽快报了自己名字,转而好奇问他。

    “游艺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