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我们自愿

    更新时间:2018-07-22 07:03:06本章字数:2492字

    严穗宋心情复杂,一半兴奋一半落寞。当然这个时候最能医治心灵的是酒,烈性的酒能够燃解所有的思想重担。

    邓氏企业蓝采尔公司对他来说近在尺寸又远在天涯,核心是邓菲尔,邓菲尔一个态度就能给他绝然不同的两个答案,一个是正面一个是反面。一个是赢一个是输。

    严穗宋要正面,不想要反面,他渴望赢害怕输。但是现在的情形不容乐观。邓菲尔今天晚饭前又出去了,晚饭前出去严穗宋不用猜也知道那个与她约会的人是游艺舰。

    邓治国无意间因为邓菲尔拍的视频看见了那根琥珀手链,心中震惊,三十年的事情又上心头。他洗过澡后匆匆离开邓府。

    邓治国立即叫飞鸿开车送他回了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邓治国小心打开办公室第二个抽屉,抽屉里放着和邓菲尔视频里一模一样的琥珀手链,实际上是血珀,非常稀少的一种,不过快三十年没有戴了。

    他细细看着那根红色鲜亮的血珀手链,这手链的尾端一块蓝宝石系了,非常耀眼。

    他想起邓菲尔说:“我朋友叫游艺舰……姓游——”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这两根手链确实就是三十年前他们一起打制的……

    “飞鸿!”

    “到,老板,有什么吩咐?”

    “去金德市第一医院查一下叫游艺舰的主治医生的出生背景。”

    “是,老板!”

    飞鸿不敢怠慢,马上亲自去查。

    飞鸿很快有了消息,游艺舰金德市第一医院主治医生,是一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里长大……

    “哦!”邓治国端着桌上的热茶,狠狠吹起一口雾气来。

    +++++++++++++++++++++++++

    再说,这天下班后,严穗宋没有在邓家吃晚饭,他一个人开着车跑出来,漫无目的在街上开着,心里想着应对办法。

    严穗宋忽然被一家酒吧的名字吸引了——虞美人。

    ——虞美人!严穗宋记得自己在玉井市和谢香丽相亲时地点就是一家叫虞美人的咖啡店。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情,严穗宋忽然就停下了车,进了这家酒吧。

    说实话,谢香丽真漂亮,不施粉黛,有一种天然的野性和魔力,无论身材还是相貌。她和邓菲尔虽然五官想象,气质完全不同。如果不作为选妻子,也许谢香丽对于男人更有想象力和魅力。

    严穗宋一根手指点在手机屏幕上的一个名字上,谢香丽。他居然点着谢香丽,他想打她的电话,为什么,其实他也有一丝茫然。

    也许是太寂寞孤单了,有一个人说说话也好。他手指按下去,电话通了。

    “严医生,你好,怎么想我了?”谢香丽在电话里的声音悦耳好听,带着戏虐和调弄。

    “想你,不好吗?何况是这么优秀的男人想你,你应该骄傲。”

    谢香丽在电话里咯咯地笑起来,笑得好作,严穗宋简直想捂住耳朵。

    “严医生,我见过自恋的,没见过你这样自恋的,实话说,每一个想我的男人都比你优秀。”

    严穗宋对谢香丽的话没往心里去,淡淡说:“怎么样,有没有男朋友,要不我们临时搭一个伙。”

    “算了,我男朋友本来有点多,加你就更加挤了。”

    “那好吧,再见。”严穗宋果断挂了电话。谢香丽的话让他恼怒:——我严穗宋还找不到女人么?

    严穗宋无聊地连喝了三杯白兰地,空腹下酒,热气蓬上来。严穗宋眼里一丝血红,他拿起桌上的手机,翻了一通,看到肖红的名字,他嘴角撇着一丝微笑,打通了肖红的电话。

    “严医生。”肖红太意外而兴奋。

    “我在宇飞路虞美人酒吧,要不要来?”

    “虞美人酒吧,好,我来,我马上来了。”

    肖红到时,严穗宋已有三分醉意。严穗宋醉眼炯炯看着打扮俏丽的肖红,点点头:“肖红你很漂亮,我喜欢和漂亮性感的女人一起喝酒,来,干杯!”他举起酒杯。两人在酒吧喝酒聊天几个小时,到了凌晨一二点,两人都有了醉意。

    严穗宋和肖红相互搀扶着摇摇晃晃出了酒吧,肖红问:“我们现在去哪里?”

    严穗宋嗯嗯地摇头。肖红说:“去我的出租房吧,我一个人住。”

    “好!”

    两人打的到了肖红的出租房。

    “到家了。”肖红脱得光溜溜,然后把严穗宋也脱得光溜溜的。

    严穗宋噗的跌落在软软的被子里,他有些醉了,可是他脑子异常清醒。

    “肖红,我什么也不会给你,你会后悔的。”

    “不后悔。”

    “真的不后悔?”

    “不后悔。”肖红异常肯定,这样做,严穗宋觉得她可爱。

    严穗宋非常用力,肖红咬牙忍受着第一次的冲撞。

    严穗宋事后什么话也没有说,肖红也不说话,第一次就这样没了,她还是有些难过。她在黑暗里听见了严穗宋的鼾声,她无法入睡,一直看着天花板,昏暗的,有时窗外的车晃过一道光亮,转即就黑了。肖红脑子里混混沌沌的,等她睁开眼天大亮了。

    严穗宋已经起来,对着深陷在被子里的肖红注视良久,终于说:“肖红,昨晚我们彼此自愿,还是不要对任何人说起了。”

    等几秒,严穗宋没听到肖红说话,也不理她,自己在浴室洗漱出去了。

    严穗宋一夜未归,文媛音有些着急,打来电话,严穗宋说已经在医院上班了,她才放心。

    刘平双的病情渐好,罗茜偶尔来看望,多半是护士肖红和小坤照顾。

    刘平双睡的时候多,肖红和小坤就躲在走廊里说悄悄话。

    小坤发现肖红今天精神状态不佳,恍恍惚惚的。

    “肖红,你怎么了?”

    肖红忽然低声问:“小坤,女人的第一次你知道是什么滋味吗?”

    小坤看着肖红,忽然咯咯轻笑起来:“肖红,你不会告诉我你还是处吧。”

    肖红立即红了脸。

    小坤惊讶了:“肖红,你是奇葩呀,处还在!我在十六岁就没了。”

    “十六岁?”

    “十六岁!到现在我都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男人,嘻嘻,只要我看上的,我就想办法上,不然会觉得难受的。”

    闻所未闻,这应该是男人的德行,女人也这样?肖红觉得自己真是太落后了,昨天还有一刻在后悔把第一次弄没了,这时候不知道该荣耀还是羞惭。

    “肖红,你看那边,严医生来了,我想……”小坤附耳在肖红压低声音说了一句话,肖红这一次没笑,也没有惊讶,是讨厌和憎恨,脸一下拉长。

    小坤满不在乎:“肖红,你也看上他了,我知道,我们医院没又不被严穗宋迷住的。你着迷也正常,不过能不能追得上那要靠各自的本事了。”

    肖红吞了一口唾沫,没说出一句话来。

    严穗宋大步从她们两个身边走过去,仿佛一阵清风拂过,让人在花香鸟语中。

    “他早晨洗了澡,他用的是茉莉花香的沫浴露。我的鼻子最灵,我可以肯定。”小坤得意说,眼睛却死钉钉盯着严穗宋的背影。

    肖红一直直愣愣看着严穗宋,他一眼也没有看她,斜视都没有。严穗宋说过昨晚他们都属于自愿的,都在付出,没有人得到,所以肖红不能索取。

    严穗宋的背影消失不见了,肖红和小坤还看着一个方向。

    刘平双醒来了,要上厕所,小坤反应很快:“来了。”一下闪身进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