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帮我陪客人

    更新时间:2018-08-05 07:55:32本章字数:2355字

    谢香丽从瑜伽中心出来,一辆法拉利停在她身边,车窗放下来,露出一张英俊的脸,说:“香丽,要不要搭一个便车。”

    谢香丽身体微微一颤,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陶家平。谢香丽心里生出一阵恶心和厌恶:“怎么这么闲,不去找女人?”

    陶家平马上反驳:“香丽,你冤枉我,我哪里一闲就找女人的道理。”

    “哼,说的自己多干净似的。”谢香丽懒得理他,回身就走。

    陶家平驱车尾巴一样跟着她。谢香丽很烦,停下来,猛然回头:“陶家平,你想干嘛?”

    陶家平嘻嘻一笑:“香丽,我今晚有一个重要的饭局,你帮我陪一下客人好不好,陪好了我陶家平不亏你。”陶家平停下车打开车门下来。陶家平二十七八的模样,也许实际年龄要大于这个数,不过他看上去很年轻,张扬跋扈,身形颀长伟岸,气场很足。

    谢香丽瞪着眼睛上上下下看一遍陶家平,语气惊讶道:“陶家平,你没搞错吧,我好歹也是市长的女儿,去帮你陪客人,你算老几。你要找去找你的那些三陪四陪小姐去吧。”

    陶家平似乎做好了被骂的准备,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是静心聆听后,才不紧不慢说:“香丽,正因为你是市长的女儿,身份足,才有陪我客人的资格,那些女人只能撒娇谄媚,怎么能和你相比。”

    陶家平的话让谢香丽心虚,她后退两步:“哟,真是一日有个说法啊,我在你眼里什么时候变得高大上了。”

    陶家平点点头,略一沉思,靠近她咬唇道:“香丽,你别装,我知道你喜欢我这一款,怎么样,合作好了我们可以再续前缘。”他睥睨着她,挑逗微笑。

    一股淡淡的薄荷香味,也许是香烟的味道直逼鼻低,被迫胁的诱惑让谢香丽微微皱眉,,她双臂半挽:“陶家平,你不要自我感觉良好了,我和你只是一场商业交易,交易完成了,各不相干,你不要以为我很吃亏,我哥可先后给了我几千万的报酬,这个身价不掉价。”

    陶家平没再说话,拿出一支烟点上,默默吸了,在烟雾缭绕里眯着眼睛看着谢香丽。

    谢香丽被他看的不自在,烦腻冲他说:“没事我先走了。”她刚提脚,陶家平的跟班就上来拦住。

    “陶家平,你想干什么?”谢香丽拿起包甩向上前的跟班,跟班不敢还手,被重重打了一下,转头去看他们的主子。陶家平挥一挥手,跟班退后。

    陶家平把半截烟丢在地上用脚踩熄了,上前握住谢香丽的手腕,她的手腕很细,纤纤一握:“香丽,帮我一次,我会记住你的好。”

    从手臂里感受到他手心的温度,血脉一样往上冲,一直到心脏到脑顶,谢香丽只觉得自己的无助,她看着他棱角分明俊朗酷冷的脸,芳心乱如花纷纷下坠:“好吧,就算帮你一次,可是价格不能含糊。”

    “你说个数。”

    “一千万。”

    陶家平皱起眉。

    “怎么,嫌价高?”

    “不多,我答应了。”陶家平非常爽朗:“上车吧。”

    谢香丽也不多说,转身上了陶家平的法拉利。

    陶家平双目看着前方,问:“香丽,你先回家还是想玩。”

    “送我到星峰酒楼,几个朋友约好了打麻将,赌资归你出。”

    “这个可以有。”陶家平开车把谢香丽送星峰酒楼。

    到下午五点,陶家平亲自开车接谢香丽。

    晚餐是在玉井市最大酒店丽天。

    陶家平神秘贵客在六点才姗姗来迟。

    谢香丽反正是来完成任务,所以也不在意多等。喝茶,吸烟,看信息,等得要不要的时候,客人来了。

    “邓总,欢迎欢迎。”陶家平起身带着一帮人迎到门口。谢香丽放下手机,起身抬头一看,愣住了,——邓治国,邓叔叔。

    邓治国也一眼看见她,面无表情,不动声色,疏远得陌生人一样。

    邓治国坐到座位上,谢香丽的迟疑和困惑他都看在眼里,他对她微微一点头,谢香丽坐下了,不知道为什么,谢香丽无形中对邓治国有一种敬畏还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情感,至于是什么,她也说不清楚。

    陶家平在合适的机会把谢香丽介绍出去:“这位小姐是我们玉井市市长的千金,谢香丽。”

    “嗯嗯。”邓治国微微点一下头。

    因为客人是邓治国,谢香丽表现拘窘,全程无话,对面的陶家平不断使眼色,她都无动于衷,陶家平脸都黑了。

    半途,谢香丽起身去洗手间,陶家平找一个借口出来。

    “谢香丽,你是不是故意的,如果搞砸了我这一趟生意,不仅给你的那一千万没有,你还得赔偿我损失。”

    陶家平的心有多黑谢香丽十分清楚,她冷哼一声:“你放心,砸不了。”说完进了洗手间。

    陶家平还不放心,跟着进去,一把按住谢香丽双臂,就一壁咚的姿势:“我这一趟生意至少十个亿,你最好尽心一点,再进去的时候哄着老头一点。这邓治国本事大,也喜欢女人,尤其喜欢有档次格调的女人,懂吗?”他勾头吻了她一下。

    “畜生。”谢香丽心里骂一句,斜着眼看他问:“你不喜欢女人吗?”

    “喜欢。”陶家平在谢香丽胸前揉一把:“帮我侍候好了他,我就会好好侍候你的。”这男人真无耻。

    谢香丽对陶家平泛起的那一点美好顿时荡漾尽尽。

    “放开我,我手都要被你弄断了。”

    陶家平才意识到自己用力过度,他松开谢香丽,轻轻拨开她耳际的一缕发丝:“乖乖听话,你会有好日子过的,不然,你也知道,在玉井市我还是老大……”陶家平继续说:“其实,这一趟生意本来是你哥哥和邓治国合作的,不过半途这个老头忽然改变了主意,毕竟我和你哥哥的势力还是有一段悬虚的,所以你与其倚靠你哥哥,不如和我好好协作。”

    谢香丽内心一惊,凭邓治国和严家的关系这一趟大生意应该归雁木风所得,怎么这样?她白他一眼,准备出去找机会打电话给严木风问一下什么情况。

    “香丽,还有一句话。”

    谢香丽不想听他再说什么,人已经到门口,转身就出去。

    陶家平跟着出来,谢香丽没有机会打电话给严木风,只得先放在一边。

    陶家平和谢香丽重新回到饭桌上,陶家平以为谢香丽应该有所表现,谢香丽敷衍给邓治国敬了两杯酒,夹了两次菜。邓治国深沉得像一座无人城,陶家平一贯老练却也看不出邓治国对谢香丽是喜欢还是没感觉。

    “哼,老奸巨猾。”陶家平承认自己的失败,他在邓治国那里扑捉不到准确信息,只能走最后一招,起身端起酒杯来:“邓总,今天晚了,也不好累着邓总您了,喝了这一杯酒我们今天尽兴至此,明天我再请邓总细谈我们合作项目怎样?”一边说一边斜眼示意谢香丽。

    谢香丽视若无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