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扑朔迷离

    更新时间:2018-08-12 08:39:37本章字数:2004字

    “好。陶老板是爽快人。”陶家平喝了酒,亮了杯底。邓治国也干完了。

    陶家平盈盈笑道:“邓总,我在丽天已经给您订好房间,如果您喜欢香丽小姐,可以带过去。”

    谢香丽脸露异色,邓治国点点头,问:“香丽小姐可愿意?”

    谢香丽几乎就是僵在座位上,面无颜色。虽然她答应陪陶家平客人,可是面对自己父亲的老友她还是很尴尬。

    邓治国有几分酒意,起身道:“香丽小姐,我们走吧。”他挽起她的胳膊。

    座上人一齐看着谢香丽,陶家平一双眼更是灼灼放光。

    谢香丽的心起伏得像涨潮的海,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跟着邓治国到了酒店总统套房里。邓治国挥挥手,下面的人退了出去。

    房间里只剩下邓治国和谢香丽,两人面对面坐下。

    “你和你妈妈一点都不像。”邓治国声音不是很大,好像一阵简短的感叹。

    “什么,你知道我妈妈?”谢香丽长到二十多岁还不知道自己妈妈是谁,别说长相了。

    邓治国意识到自己说漏口了。他淡淡一笑:“你妈妈不是姚影壁吗,我怎么不知道。可惜她和你爸爸离婚十多年了,你应该也很多年没见到他了吧。”

    原来是说姚影壁,谢香丽有几分失望:“她不是我亲妈妈,我是严家养女,邓叔叔和我爸爸相识多年,不可能不知道吧。”

    邓治国顾左而言他,跑离说话主题:“时间真快,一转眼你们长大了,我们老了。”

    谢香丽忽然很想挖掘关于她妈妈的事情,这是个绝佳机会:“邓叔叔,你能告诉我身世吗?我亲生爸妈在哪里,他们为什么不要我。我现在长这么大了,不要他们付出了,他们应该可以认我了吧。”谢香丽好不容易抓到一根绳索:“邓叔叔,你告诉我真相吧?”

    屋子里是出奇的安静,邓治国脸微微一丝颤动,又不动声色过去了。

    “香丽,有些事情本来就是没有答案的,你就不要去纠结那个结果了。”

    “邓叔叔……”

    “香丽,我好像记得你在金德读医科大学时有过一个男朋友。”邓治国点燃了一支烟,点燃了又看一眼谢香丽,准备摁灭。

    谢香丽忙摆手:“邓叔叔你只管吸,我喜欢闻烟味。”

    这句话好熟悉,雪姨也对邓治国说过吧,那时她什么都顺着他,现在想来她是有深意的。

    邓治国微微皱眉,点点头,把烟含在嘴里吸了一口:“说说你男朋友的事情给邓叔叔听,后来你们为什么分手了?”

    “没有为什么,我爸爸叫我出国,我们就很剧情的分手了。”

    “那现在呢,你们就一直没有联系吗?”邓治国对这个话题好像很感兴趣。

    谢香丽摇摇头,他们真的一点联系都没有,甚至她都记不起他什么模样,空洞的记忆只是模糊的一板块。一开始难分难舍的割痛早已分崩离兮:“没有,我回国后没有回过金德,他甚至不知道我回国这件事情。”

    邓治国忽然想到什么,问:“他叫什么名字?”

    “游艺舰。”

    “什么,游艺舰!”邓治国手微微一抖擞,一截烟灰掉到桌面上。

    谢香丽眼神奇怪看着邓治国:“邓叔叔,你认识他?”

    “不,不,我不认识。”邓治国笑得尴尬。

    默然一阵,邓治国问起身:“香丽,好孩子,天晚了,休息去吧。”邓治国把烟按在烟灰缸里,转身走进内室,轻轻把门关了。

    谢香丽怔怔愣在那里,这是什么意思,刚才的神情邓治国显然认识游艺舰,可是他为什么要否认?而且,既然邓治国早就做好不要她陪,怎么还要把自己带进房间来故意造成一种假象,这个假象是故意给陶家平看的吗?为什么?谢香丽自诩聪明也看不懂邓治国令人扑朔迷离的路数。

    早晨,谢香丽醒来的时候邓治国已经起床了,在洗手间洗脸。

    “邓叔叔,这样早?”谢香丽满以为邓治国什么事情都有下面人帮他打理,他完全可以睡一个舒服觉。

    邓治国洗漱完了,神清气爽的出来,对她微微一笑:“我今天要和陶家平谈一下公司项目合作的事情,约好了九点见面,所以我得先做准备。”

    谢香丽早知道陶家平和邓治国合作项目的事情,还是问一句:“邓叔叔真的要和陶家平合作?”

    邓治国穿好了西装,对谢香丽轻轻点了一下头:“是,我要和他好好合作。”他整理好衣服,飞鸿从外面推门进来,把一叠资料递给邓治国:“老板,这是您要的资料。”

    邓治国接过资料简单浏览了一下,似乎很满意点头:“办得不错。”又回头对谢香丽说:“香丽,邓叔叔先走了,你待会也回去吧。”

    一阵错落有致的脚步声过去,邓治国带着飞鸿兀立走了。

    他们在做什么,一种肃穆紧张的气氛让人觉得好像很神秘的事情要发生。她本是陶家平派来钓邓治国的诱饵,现在看来有反过来成为邓治国利用的诱饵了,真的好复杂。谢香丽真实的感受到了商场如战场可怕性,谁都要小心走好每一步,一不小心就可能堕入对方的圈套万劫不复。

    谢香丽根本无法理清楚这一切。

    谢香丽回到家里,家里只有蛮姐。

    蛮姐一个人在家寂寞怕了一般,有很多话要和主子说,可谢香丽一脸疲倦,根本不睬蛮姐的满腔热情,自顾自上楼进房睡觉去了。

    谢香丽虽然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完全是昨晚上的情节。

    她想起一个细节,她一直很不解,邓治国应该是认识游艺舰的,可是他一口否定,为什么?她从床上跳起来,在抽屉里找到她的就影集,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她和游艺舰。白雪公主和王子的故事是谁也逃不过的童话梦,谢香丽也不例外。

    虽然是过去的时光,可是看起来还是很温馨,只是时光太能掩盖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