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 一握香荑

    更新时间:2018-08-12 08:41:28本章字数:2074字

    邓治国的嘱咐还停留在她耳边:“去陶家平那里领了一千万再回去。”

    谢香丽内心一震,脸色讪讪的:“您,您怎么知道?”她垂着眼皮不敢直视邓治国的眼睛。

    邓治国没有做多的解释,只是轻轻说:“你去吧。”

    她去了,陶家平并没有推脱和或逃避,很爽快签了一张一千万的支票给她。陶家平之所以这样爽快,是他一大早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邓治国打给他的,告诉他邓治国的蓝采尔可以和陶家平公司签约。陶家平自然相信是谢香丽昨晚的功劳,他也算守信,给了谢香丽一千万的支票。

    当然这些谢香丽并不知道,邓治国的行为对她来说有些异常,可是作为父亲的老友对她特殊一点似乎也说得过去,她纠结了一下就过去了。

    她此时一个人呆坐在自己的房间里胡思乱想着,只觉得时间有些快,快到让人觉得它确实就是一匹快马加鞭的白驹,一转眼大学时光就过去了,她听从父亲的安排撇下热恋中的游艺舰出国了,不管不顾又过了三年,三年后回来一切都没有太大变化,父亲还是那么宠爱她,她有了国外名校的经历,作为玉井市市长千金应该是前途一边美好,可是谁想严木风却拉下了这个画风,把她礼物一样赠给陶家平,给她毁灭性的一击,她的骄傲像纷落的碎片,撒了一地。

    谢香丽想过报复,可是陶家平背景太大,作为玉井市最高权位市长严旭羽似乎都要退让三分,谢香丽只得先咽下这口气。

    严木风野心太大,他野心勃勃想暗里扩张,不惜一次次拿自己的妹妹做筹码,谢香丽一次次答应他,她把自己当成自己的筹码换取金钱,她暗里也有自己的计划,那就是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欺负自己的男人。

    邓治国的突然出现似乎要改写格局。他似乎更能一手遮天,陶家平这样傲娇,专横跋扈,在邓治国面前却谦顺小心?这样一想,那邓治国在金德玉井两市的经济势力更加是神秘难测,想这些谢香丽直觉头脑沉重,理不清楚头绪。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算不算无情无义寡薄纸人,三年了,她的手机联系人里还留着游艺舰的号码,也不知道他还在不在金德市,是否有了女朋友?

    她拨弄着号码,凝视着,一根手指一不小心就戳中了游艺舰的号码,竟然是通的,一个醇厚深沉的声音低声问:“请问你是谁?”那种韵律是那样的熟悉。

    “请问你是谁?有事吗?”他等几秒听不到回音,狐疑地又问了一句。

    谢香丽内心里噗通乱跳,吧嗒摁下了手机。

    没想到他没有换号码!是在等她吗?

    他的声音没有变,恍若他就站在她面前。

    谢香丽心思浮沉,手中的手机一阵酸麻,手机铃音又响起来,谢香丽一惊:不会他打过来的吧!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号码,是严穗宋,他怎么会给她打电话?

    她略一迟疑,接通了电话:“喂。”她声音有些沮丧。

    “谢小姐吧,我是严穗宋。”

    “哦,哦……”

    “谢小姐,你在干嘛,怎么听声音慌慌张张的?”

    谢香丽敛了一下心神,语气淡淡道:“严医生,你不在金德市吗?怎么有时间关心我起来了?”

    “我回玉井市了,第一件事情就是给你打电话。”

    谢香丽冷笑:“哦,那我还要谢谢你才是。”

    严穗宋没有计较谢香丽的不友好:“谢小姐,有时间吗,要不要见一面?我有话想对谢小姐说。”

    在家正郁闷,出出一趟也好,谢香丽答应了严穗宋的邀请:“好,一握香荑茶楼!”

    “嗯嗯,半小时后见。”

    严穗宋昨晚拿了那张旧照片回到自己房里,在灯下仔细看,确实就是自己要的东西,他脸上泛起笑意,内心一阵狂喜,把肖红丢失手机的阴霾暂时放到脑后。照片上是年轻的雪姨和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不用猜这个小女孩就是雪姨的女儿,长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雪姨和姨父邓治国有私生女的事情是真的存在,这对眼前困局中的严穗宋是一个可爱的线索。他记起一小时前飞鸿在大厅里说邓治国明天将去玉井市,不知道邓治国玉井之行和这件事情有没有关系,如果自己悄悄跟踪过去会不会有重大发现。当然,这样做极其冒险,但是他脑子里的欲望战胜一切,他决定豁出去了。

    第二天大清早天还没有完全亮,严穗宋就起来开着车直奔郊外肖红藏身的地方,肖红是个大危险,在偷拍视频未爆发之前,他必须把肖红带走,隐藏起来。

    肖红在郊区的屋子里半夜里冻醒来,才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铁通似的小屋里,无论她怎样喊叫严穗宋都没人理她。她知道上了严穗宋的当,心中伤心绝望,折腾累了一晚,快要天亮时昏昏沉沉睡过去。

    铁门哐啷一声打开了,一道光速射进来,肖红微弱睁开眼,是严穗宋。

    “严。”肖红爬起来,抓到救命草一般扑到严穗宋身上:“严,这是哪里,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

    严穗宋用手指爬开肖红额角乱糟糟的头发,露出她憔悴不堪的脸:“别怕,这里是郊外,很安全。”

    “郊外?严,你不会想杀我灭口吧。”肖红本能退后一步,哀绝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冷酷的脸。

    “怎么会呢,你很听话是吧?”

    肖红连连点头:“我听话。”她蜷缩着娇弱不堪的身体,颤巍巍得像一只等待命运裁决的猫。

    “那好吧,跟我走。”严穗宋冷漠转身出去。

    “去哪里?”肖红小心问道。

    “少啰嗦,快走。”严穗宋语气极不耐烦。

    肖红只好战战兢兢跟上。

    严穗宋带着肖红来到玉井市,他想把肖红神不知鬼不觉暗暗藏身在玉井,这样或许能躲过刘平双的魔爪。

    半小时后,谢香丽在一握香荑见到了严穗宋,严穗宋一如惯往的黑色西装,头发漆黑油亮,面目冷峻,坐在位置上,看着款款而来的谢香丽,嘴角微微一抹笑意,稍稍欠了一下身体:“谢小姐来了,请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