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戏弄

    更新时间:2018-08-16 16:23:00本章字数:2904字

    想到偷拍,小坤马上联想起眼穗宋,前一段两人走得很近,莫非严穗宋就是利用肖红被他迷得神魂颠倒来……小坤也隐约听说那个神秘病人刘平双在金德市是一个一手遮天的人物,肖红竟然有胆量去偷拍这两个的隐秘私事?对,肖红绝对没有偷拍院长的胆量,一定是严穗宋背后示意!这一推理,肖红丢了手机才会丢了魂似的寻找就合理了。

    而小坤无意捡了她手机藏起来,谁知道这手机会是个定时炸弹。小坤想到这里,热血冲顶,心里恐惧懊悔不已,不行了,得想办法把手机扔掉,最好是扔进河里捞不上来。

    但是,几秒之后,小坤又否定了刚才的想法,手机是肖红的,视频也是她偷拍的,肖红丢了手机后因此失魂落魄,何不让她雪上加霜!——肖红给她自己深深挖了一个坑,何不借一把力,把她推下深坑去……想到这里小坤嘴角带笑,心里有了黑暗的主意。

    她再一次欣赏了肖红手机里的视频画面,正看得难分难解,电话出其不意地突然响了,小坤两手一颤,定睛一看,并不是肖红的手机响,是她自己的手机,电话号码显示严穗宋。

    “怎么会是他?”小坤捂了捂自己的小心口,一颗心突突狂跳着,定了定神才接下电话。

    “喂,小坤。”严穗宋的声音永远那么富有魔力。

    “严医生啊,什么事情?”

    “我想和你见一个面。”

    “见面?严医生不是回玉井看你妈妈了吗?”小坤问。

    “现在已经回金德了。”严穗宋顿了一下,问:“小坤,你现在哪里?”

    小坤脑子里飞速转绕,严穗宋从玉井一回金德市就急于给自己打电话见面,会不会因为肖红手机的事情。

    小坤犹豫了一下,道:“我现在医院里啊。”

    严穗宋耐着性子说:“小坤,你别骗我,我在医院里,刚才护士长说你回家了。”

    小坤楞一下,转而笑道:“我和严医生开玩笑呢,是啊,我刚回家,严医生找我有事吗?”

    严穗宋道:“小坤,你能出来一下,我们约一个地方见面,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说一下。”

    小坤连连娇气无比地说:“严医生,对不起啊,我晚上很少出门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说话,现在才四点半,太阳还很高,哪里什么晚上不出门,去你娘的蛋,严穗宋心里臭骂着小坤,嘴上还是比较礼貌:“我可以去你家吗?”

    “哎呀,可以啊!”小坤多少次幻想严穗宋应约来到她家里,和她共度良宵美景,可是每一次幻想醒来都是严穗宋高不可攀的脸,现在这不请自来,真相很明了,严穗宋为肖红手机而来,因为肖红手机里有一段见不得人的偷怕视频,偷怕的始俑作者就是严穗宋,严穗宋是来要手机的。

    小坤聪明过头,什么都想得清清楚楚,只是待会儿严穗宋来了,这肖红的手机是给他呢还是不给他呢,她忽然想到这件事情的关键性,严穗宋应该对肖红的手机没兴趣,他是担心手机里偷怕的视频……既然如此,自己可以传送、复制到另外的手机上啊,如果那样是不是还是可以牵制他呢。

    半小时后,小坤的门铃响了,小坤飞快在镜子前照了照,才慢吞吞打开门。

    严穗宋一闪身进了小坤家门,顺手关上房门。小坤面带笑意静静看着严穗宋,抱着双臂站在门边看着这个让自己心动无数次的男人,他的身高,他的面目,他的才华,他的气质,每一样都令人着迷。

    “哎呦,严医生,这样迫不及待和我见面,是因为和肖红分手了吧!”

    严穗宋脸色微微一动,没理睬她的话,径直走向房里,一屁股坐到沙发里,翘着两条长腿在茶几上抖着,眼里是漠视。

    他有些嘲弄的脸色,这个女人显然刚才认真画过妆的,听说自己要来一定想着要很认真卖弄风情一番,衣服穿得很薄很浪,头发油亮油亮,大概才洗过,两臂交错挽着,胸前挤出沟壑,凸胸翘臀,身材还不错,只可惜他无心欣赏。

    两人这样互相对峙了十几秒,严穗宋收了脚下去,看着小坤脸色认真说:“小坤,我也不和你兜圈了,我听说你捡了肖红的手机,现在手机在哪里,希望你给我。”

    小坤心中一乐,想自己猜的果然没错,严穗宋为手机而来:“严医生,肖红的手机我也听听说丢了,可是又是谁说我捡到了?我根本就没看见什么手机啊!”

    严穗宋冷笑一声,他知道小坤比肖红难缠得多,他咬了咬唇,沉声道:“小坤,我严穗宋办事向来稳妥,所以没有准确信息,我不会无缘无故来找你要手机,你还是把手机交给我为好。”

    小坤一怔,她没想到还没说几句严穗宋就开始威胁她,因为有把握,她壮着胆子说:“严医生,我真的没有拿什么肖红的手机,我也不可能给你什么手机啊。”

    严穗宋知道这个女人可能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样纠缠下去不会有结果,他忍着性子,沉默着点燃一支烟,默默抽了几分钟,后来皱着眉掐灭了,微微一抬头,睥睨着小坤:“你说吧,什么样的交换条件?”

    小坤扭了扭圆润苗条的身体,走到严穗宋身边的位置挨着他坐下,一只胳膊扳着严穗宋的肩头,一只腿伸到严穗宋双腿上,靠着他问:“严,你不是一直很拒绝我吗?我想不通啊,我怎么那样差……”

    严穗宋脸微微一动,没说话,身子却坐着没动,小坤胆子更大,伸臂一抱,叉开两腿坐到严穗宋腿上,她身上的裙子本来极薄极松,这样买弄起来那衣衫就松松垮垮露出里面浑圆的身体来。

    严穗宋喜欢玩女人,可是他不喜欢被女人玩,小坤这样卖贱,他深度反感恶心,很想一掌把她摔下去,但是现在不行。严穗宋强忍着自己对小坤的厌恶,淡淡一丝冷笑,他用力张开他两条长腿,小坤的两腿不觉跟着张开,两跨间陡然一拉,一阵剧烈的撕疼,她受疼不止哇啦叫起来:“严,你好坏。”她身子就扑到严穗宋怀里。

    两人秋毫的距离,两张嘴的气息喷搏在一起,小坤早把持不住,一张嘴狂吻严穗宋,严穗宋一动不动,任由她捣鼓,到最后她一个人努力下完成整个过程。

    “感觉怎样?”严穗宋在她耳边戏虐地问。

    小坤累到疲软倒在沙发里喘气,她明白这个男人纯粹在耍弄自己,可是她愿意。

    严穗宋一把推开她软软的身体,自己起身走向浴室,一会儿浴室里传来哗啦啦淋水声音,小坤听着这声音觉得是一种暧昧而惬意的享受,好一会,淋水声停了,严穗宋洗好澡穿好衣服出来,头上还冒着热气,脸上却淡漠如风,就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扣着衣服走到她面前,沉声说:“小坤,条件怎样,还优惠吧,现在可以把肖红的手机给我了吧。”

    小坤懒懒靠着沙发,两只手缠玩着他们刚才落下的一根毛发,她把毛发对着严穗宋一吹,盈盈笑道:“严,你怎么不信我,就是和我做了还是不信我。肖红的手机我真的不知道谁捡走了,真的不是我啊。”

    严穗宋咬着唇,他的忍耐到了最低限:“小坤,你想知道肖红不听话的下场吗?”

    小坤脸色一惊,手微微一抖,想到肖红两天没来医院上班了,眼里露出一丝恐惧:“严,你,你杀了她?”

    严穗宋鼻子哼一声,声音极其阴冷:“小坤,我劝你最好把手机拿出来。”

    小坤眼珠转了几个圈,坐起身来,给自己倒了一满杯水喝下:“严,你不是一直很傲娇的吗,你眼角里都是看不起我,我就暗暗发誓,一定要和你做一次,所以刚才啊,我其实从一开始到现在就只是想骗你和你做一次,我也真的没有拿肖红的手机,再说了,那天打架那么多人围观,我怎么就成了唯一怀疑捡手机的人呢。”

    小坤坐在沙发里得意玩着水晶茶杯,一副打死不承认的样子:“严,我……”

    啪的一阵毛辣剧痛,小坤话还没说完,脸上就重重挨了一耳光,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又是啪的一声脆响,小坤一边脸已经高高肿了起来。

    严穗宋一把撕扯着她的头发,一边骂:“贱人,你拿不拿手机出来。”

    小坤一边哭一边竭力想躲:“严,别打我,我拿。”

    严穗宋手一松,小坤一跳身奔出一二米。

    小坤听见严穗宋冷喝:“快点,别磨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