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别欺骗我

    更新时间:2018-08-17 16:36:45本章字数:2323字

    这几天里游艺舰一直担心肖红的人身安全,他听说严穗宋回了金德,立马打电话给严穗宋,严穗宋非常不耐烦,随便说两句就挂了电话。游艺舰直接到他办公室等他,两人对峙几秒,严穗宋把公文包对着桌上一扔,因为生气,脸色血红,他皱眉低声吼道:“游艺舰,你少管闲事好不好!”

    “严穗宋,我告诉你,如果我不能确切知道肖红怎样,我是不会停止追查的。”游艺舰站得笔直,他目光也炯炯直视着严穗宋:“如果你不想叫我纠缠你,你就把肖红现在所在位置告诉我。”

    严穗宋走到自己办公椅前坐下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一口,才慢吞吞说:“我没把肖红怎样,她现在好好的。”

    “在哪里?”

    “这个你不要问。”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

    “好吧,你可以跟她打电话。”严穗宋扔掉手中的烟,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才把手机递给游艺舰:“你打吧。”

    “喂。”那边是熟悉的声音,确实是肖红本人:“喂,严……”

    “肖红,是我,游医生。”游艺舰知道肖红误会,赶紧纠正。

    肖红有几分失望,不过心底还是生出几分感激:“游医生,你好。”

    “肖红,你在哪里?你还好吗?要不要我帮助你……”

    “游医生,我很好,你放心……”

    严穗宋啪的一把夺过手机关上,冷声道:“这下你该相信了吧。”

    游艺舰沉默数秒,没说什么,转身离去。

    严穗宋深深吐出一口气,坐到椅子里仰靠着椅背,心里默默想着自己接下来的计划,桌上的手机响起来,严穗宋拿起电话一看,是兀立打给他的,兀立轻易不给他打电话,一给他打电话肯定是大事,严穗宋沉着脸拿起电话接通了。

    电话是兀立躲在厕所里打过来的,声音还压得很低:“严少,肖红今早已经回金德了。”

    “什么!”严穗宋惊得从椅子里猛站起来:“混蛋,你怎么不阻止她,怎么回事,快说。”

    “严少,不是我不阻止她,是我根本阻止不了,肖红她是跟着老板回金德的,她现在已经是老板的人了,她替老板办了一件大事。”兀立就把发生在玉井市邓治国智斗陶家平的事情说了一遍:“严少,现在事情很难办,你看怎样做,要不要把她除掉……”

    “我还真后悔没有把她早除掉,现在她随时都是一颗定时炸弹。”严穗宋焦灼不安,来回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他忽然站定,坐到椅子里,他烦腻闭上眼,深深思考着肖红可能做出来各种不利于自己的事情,只能走最后一步了:“兀立,现在几乎没有好的办法了,如果她把各种事情说出来,邓治国一定会狠狠对付我们,我们就山穷水尽……所以现在只能靠你了。”

    兀立当然明白严穗宋最后一句——靠你了话的深邃含义,他低声答应:“严少,我懂。”

    “要干净利落。”

    “好。”

    放下电话,严穗宋背脊出了一阵冷汗,身体四周时时袭来的都是冷气。

    严穗宋头很疼,他闭着眼想休息一会儿,房门咯吱一声开了,严穗宋猛然睁开眼坐起身来一看,是小坤。他顿时大怒:“蠢女人,我没叫你,你进来干什么?”

    小坤好像一点不生气,摇晃着身子走过来,靠在严穗宋身边,一根指头滑在他脸上:“严医生,我刚才上街,在恒运来大商场好像看见肖红了。”

    严穗宋知道小坤难缠,他没说话,只是冷冷看着她。

    小坤继续说:“肖红手机里有很重要的视频我能做证是你指使她干的。”

    严穗宋眼微微阴了一下,眼底闪过一丝幽光:“可是,视频已经被我删掉了。”

    小坤没接严穗宋的话,而是含着深意笑一下,转了话题:“严医生,你那天打了我,伤痕还在,你看,这一块还紫着呢。”她转动一下身体,一下坐到严穗宋两腿上,撸着袖子说:“你看你看。”

    小坤只管调戏严穗宋,哪里知道他此时焦心似火,他忍无可忍,一巴掌猛然把她推下去,小坤没防备呀的一声直直掉在地上,痛得她龇牙咧齿叫唤出声来。严穗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对着她就是一顿乱踢,踢得她鬼哭狼嚎杀猪似的嘶叫,外面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冲进来才竭力阻止。

    小坤被人强行带出严穗宋房间,身上伤痕累累,心里的恨一阵阵往上涌。

    院长吴姬乾给她一天病假,叫她恢复一下心情。吴姬乾处理完小坤,就去严穗宋办公室找他。

    “穗宋,你怎么能打护士呢,更何况你是男人也不该打女人啊。”

    严穗宋看着吴姬乾,木然点头,心里也很后悔刚才一时气盛,太不理智,这样痛打一顿小坤,不知道这个女人会做出怎样不理智的事情来。他心里又多了一层忧郁。

    吴姬乾给他说了一通大道理,他知道严穗宋一个字听不进去,他叹一口气,他作为院长这表面功夫还非得做不可。

    吴姬乾走后,严穗宋脑子里乱成一锅粥,怎么办怎么办!他苦思冥想,一时想不出好办法来。

    吱吱吱一阵手机震动,电话来了。严穗宋全神贯注在思虑中,电话突然一响,吓了他一跳,他拿起电话正要对着对方猛骂几句,一看是谢香丽的电话,她给他主动来电话,莫非她想通了?

    “喂,谢小姐好。”

    ……那边没回话。

    “怎么打了电话又不说话?”

    严穗宋缓了缓自己刚才太紧绷的情绪,故作轻松戏谑:“谢小姐,主动打来电话,莫不是想我了?”

    “放屁。”

    严穗宋淡笑:“谢小姐不像是随便说粗话的人,是不是单独对我就这样?”

    “你做梦。”

    “哦,哦,那我知道了,谢小姐找我有特别的事情?这下我该猜对了。”

    “严穗宋你别嘚瑟,你惹烦了我我会亲自问邓叔叔这件事情!”

    邓治国三个字太有力,严穗宋迟疑了一下没接话。

    谢香丽在电话那头也许也觉得了,嘲笑道:“怎么,你怕了,你不是告诉我邓叔叔是你姨夫吗?看来像严少这样和天比高的人也有害怕的人。不过,你敢背着你姨夫抄他的底,你胆子也真够大的!”

    严穗宋略沉默几秒,笑:“谢小姐的话里好像还是很关心我的。”

    “谁关心你,我是想见照片上的那人!”

    照片上那人自然是指雪姨,严穗宋本来在今天之前是非常渴盼着谢香丽对他说出这句话,可是刚才在办公室里发生的一切已经够他消化一阵,让谢香丽见雪姨这不是小事,搞不好要惹出大事来,他顿一下,说:“见你妈妈是迟早的事情,不急在这一时,等我找一个恰当的时间,我来给你们安排。”

    “好吧,我信你这一次,希望你能办好。别欺骗我,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