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绝对想不到

    更新时间:2018-08-17 16:40:11本章字数:1679字

    雪姨在忙碌准备晚宴。

    那晚她被严穗宋使了迷药,直到第二天早晨才醒来,屋子里有翻动的痕迹,她细心地发现自己小心保存的照片不见了,第一个人她怀疑的就是严穗宋,她不敢肯定,因为那晚她关了灯,屋里光线极暗,且那人穿着一身深色衣服……可是,接着严穗宋失踪了好几天,雪姨心里便认定是严穗宋。

    严穗宋回来有些早,他去花园里和他姨妈姨夫打了招呼后就悄无声息进了自己房间去洗澡换衣服。半小时后他洗完澡换了一身白色休闲服出来了,悄无声息下了楼,朝厨房餐厅走去。

    半透明的玻璃映着雪姨忙碌的背影,严穗宋轻步走进去。

    “雪姨,要不要帮忙?”

    雪姨听到严穗宋的声音惊了一跳,猛然回头看着严穗宋,盯着他的脸几秒:“严少爷,是你!”

    “做这么多好吃的,有客人来啊?”严穗宋眼睛环视一周厨房,半含着笑问雪姨。

    雪姨没回答他的话,一挥手关掉灶火,冷冷说:“严少爷,你回来了?”

    “雪姨想我了吧?”

    “严少爷,你胆子也太大了吧,在邓家,你姨妈姨夫眼皮子底下给我下迷药,盗走我照片,查你姨夫的私底,要是被你姨夫知道了你将会在邓家无立足之地。”

    严穗宋捡了一块水果含在嘴里嚼了,斜视着雪姨:“雪姨不说,我姨夫怎么会知道呢。”

    雪姨看着严穗宋满不在乎的样子,冷言道:“严少爷,你认为我不敢向你姨夫说?”

    严穗宋抬眼看了看雪姨,附耳到雪姨身边,轻声说:“雪姨,你别吓唬我,再说了,雪姨难道真的就不想知道你亲生女儿的下落。”

    雪姨静静盯着得意的严穗宋,无声了。

    “雪姨,我告诉你吧,我已经找到你女儿了。”严穗宋一腿单立,另外一条腿绕在上面,双手撑在桌台上,眼里一丝神秘的笑意。

    雪姨一愣,忽而又嘲笑道:“哼,你找到我女儿了,我都找了十多年了,没找着,你去一趟玉井就找着了!”

    严穗宋朝窗外看一眼,确信这时候屋外没人,才说:“雪姨,你还真说对了,你女儿就在玉井。”

    雪姨根本就不信严穗宋的话,她一直认为严穗宋不是个安份的人,他的话信不得:“我十多年没见女儿了,你随便找一个女孩子就可以顶替,我怎么知道不是你和别人联手来骗我?”

    “冒不冒充雪姨看了自然知道。”严穗宋从衣兜里抽出一支烟嗒地点上了,从烟雾里睥睨着她。

    她忽然不耐烦了,大声说:“算了,你少胡说,我根本就不信。”

    严穗宋被雪姨的声音震吓了一跳,一根手指压着唇:“嘘,小声点,被我姨夫听见了雪姨你就真的见不到你女儿了。”

    严穗宋说到这里,忽然听见外面一阵车鸣,是邓菲尔的车到家了。

    “你忙,我先走了。如果你想见女儿告诉我一声。”严穗宋也不等雪姨回话,很快从厨房里退出身,出大厅去迎接他表妹。他踏出大门,正要下阶梯,远远看见一幕令他震惊的场景,邓菲尔和游艺舰双双从法拉利车上下来。

    “爸爸,妈妈,这是游艺舰。”邓菲尔脸色微红,娇俏俏看着她爹娘。

    眼前的年轻男孩子安静站在别墅大院梧桐树下,穿着一身深蓝色西装,里面雪白的衬衫,头发剪得很短很阳光,玉树临风,满面含笑,态度不卑不亢:“伯父伯母好。”

    “好。”邓治国点点头,满面春风看着眼前的一对儿女。

    文媛音脸色灰暗,态度冷淡,没说话。

    邓菲尔马上觉得母亲的不快乐,走过来一把拽住妈妈的胳膊:“妈。”又附耳轻言:“给一个面子嘛,笑一下好不好。”

    文媛音轻轻一推女儿,自己先进屋去了,走到大理石阶梯前。

    石阶上僵立着一个人,严穗宋。严穗宋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游艺舰会来邓家赴晚宴,这是邓治国会特意召见游艺舰,这在某种程度上是邓家对邓菲尔和游艺舰交往的肯定……所以严穗宋在见到游艺舰下车的一刹那,整个人都不好了,面色带灰,心情一下跌入渊底。

    “姨妈!”严穗宋简短一句姨妈,这一声姨妈里饱含了千百种意味。

    文媛音顿了一下,轻轻叹一口气,没言语,进去了。

    邓治国带着邓菲尔游艺舰到了石阶前,邓治国抬步进去,游艺舰和严穗宋目光短接,彼此对视几秒。

    “严医生,你好。”游艺舰极礼貌伸出手。

    严穗宋只是冷眼看着他,没动。

    邓菲尔手臂一挽:“艺舰,进去啊。”两人手挽着手,从严穗宋面前走过。

    严穗宋呆呆立在阶梯前,只觉冷风袭面,全身冰凉,刚才在雪姨面前得意洋洋的心情全没有了。

    ——游艺舰的到来严穗宋实在太意外了,不行,绝对不能让邓菲尔和游艺舰成功,严穗宋狠狠咬着下唇,脑子里飞快思索着千万种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