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惨烈战松山 募僧收白骨

    更新时间:2019-04-09 22:27:04本章字数:1288字

    从杏山前行30里,眼前一片残垣断壁,行至近前白骨散落其间。此城让人心生凄凉,又让人背后生寒,但方拱乾这些流人们更多感到的是悲哀。18年前的松山之战,断掉了明朝的最后一点家底,山海关外除宁远外诸险隘全部落入清军之手。崇德六年即崇祯十四年(1641年)八月,松山激战历时十天,明军大败,清军获胜,明军被杀53783人,损失马匹7444匹、驼66峰、甲胄9346副,赴海死者,以数万计。尔后,清军大规模进兵松山,松山被围。崇德七年即崇祯十五年(1642年)二月十八日夜,清军攻陷松山城。次日晨,夏承德率部生擒洪承畴及巡抚丘民仰、总兵王廷相、曹变蛟、祖大乐等。然后进行全城大搜杀,诛斩明巡抚丘民仰及总兵曹变蛟、王廷臣等官员百余人,兵丁3063人等。清军获甲胄军械15267件,各种火器3273件,金银珠宝15000多件,绸缎衣服等15900有余。清军把明朝兵部尚书兼总督蓟辽军务的洪承畴及祖大乐等送往沈阳,将松山城夷为平地。攻破松山城后,锦州城随之陷入清军之手。

    这一战后,明朝在关外只剩下宁远一座孤城,清八旗的铁蹄离山海关越来越近。

    萨尔浒大战、沈辽大战、松锦大战是清朝开国史上的三块里程碑,反映了清朝崛兴史三次重大的历史转折。明朝与后金-清自万历四十六年即天命三年(1618年)抚顺第一次交锋,至崇祯十七年即顺治元年(1644年)清军入关前,在近30年间,曾发生大小百余次争战,但对明清兴亡产生极其深远影响的主要是上述这三大战役。萨尔浒大战是明清重大军事冲突的开端,标志着双方军事态势的转化--明辽军由进攻转为防御,后金军由防御转为进攻:沈辽大战是明清激烈军事冲突的高潮,标志着双方政治形势的转化--明朝在辽东统治的终结,后金在辽东统治的确立;松锦大战是明清辽东军事冲突的结束,标志着双方辽西军事僵局的打破--明军顿失关外的军事凭借,清军转入新的战略进攻,为破山海关、定鼎燕京、入主中原,准备条件,奠下基础。

    往事不堪回首,方拱乾仰天长叹,将心中的悲愤化为诗句:前朝谙败绩,此地乃松山。

    一战倾明祚,千秋输汉关。

    濠深流水咽,石冷血花斑。

    旧鬼终年哭,谁知丞相远!

    众人见方拱乾情绪激动、悲愤不已,纷纷上前劝解:“方詹事,此乃天命,非吾辈所能更改,还请您老舒解愁肠、放宽心绪,带领大家共赴宁古塔!”

    方拱乾面色稍舒,神情严肃地喝止住大家的劝导之声:“我乃大明少詹事,非大清少詹事,请诸公谨记!大清乃蛮夷,崇尚暴力不惜人命,轻则为奴,重则屠城,我大明志士甚或平民惨遭屠戮,我中华文明倍受压制,此乃国之哀也,民之哀也!看这些尸身蚁食犬啃、骸骨风吹雨淋的大明臣民,吾等当出一份力让这些黎民入土为安,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众人纷纷解囊,募僧收枯骨。看着这些即将入土为安的枯骨,众人了却一个心愿,心下稍安。方拱乾口占一诗权作安魂曲:

    败亡二十载,枯骨尚如麻。

    中岂无才智,生原有室家。

    啼魂暋白昼,掩面乞黄沙。

    何处烦冤尽,观空仗法华。

    一路看过一座座被毁的城池,一条条横亘道中深深的围困濠,一个个挣扎在生死线上的黎民,麻木了视线和思想,但痛依然直刺心扉!小子有诗叹曰:

    伤心遭战祸,遗恨露荒城。

    久久心难静,时时盼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