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篱下未觉寒 打围血沸腾

    更新时间:2018-07-10 15:30:26本章字数:1957字

    公差到昂邦章京衙门办了流犯解到手续,昂邦章京沙尔虎达安排人把公差送到馆驿休息几天,然后为公差配了一匹快马送回盛京不提。

    单说,沙尔虎达将陈嘉猷叫至衙署正堂。

    陈嘉猷见一人相貌堂堂,英气逼人,目光炯炯有神,鼻梁笔直挺拔,多年征战使他形成了一种刚毅果敢的气质。

    此人就是战功赫赫的沙尔虎达。沙尔虎达,瓜尔佳氏,满洲镶蓝旗人,其先苏完部人,居虎尔哈。太祖时,从其父桂勒赫来归,授牛录额真。天命初,从伐瓦尔喀部,有功,授世职备御。

    天聪元年,太宗自将伐明,攻大凌河,围锦州,沙尔虎达以噶布什贤章京从,屡战辄胜。三年,复从伐明,拔遵化,薄明都,沙尔虎达战郭外,败明兵,进世职游击。自是数奉命与噶布什贤章京劳萨等率游骑入明边,往来松山、杏山间,获明逻卒十八及牙将为逻卒监者,并得牲畜、器械甚多。大凌河城下,明将祖大寿降,既,复入锦州为明守。上遣诸将略锦州,使沙尔虎达悬书十三站山坡谕大寿。九年,与白奇超哈将领巴兰奇等巡黑龙江,加半个前程。冬,复略锦州,还,献俘,命分赉将士。

    崇德元年,从伐朝鲜,破敌南汉山城。二年,列议政大臣。三年,与噶布什贤噶喇依昂邦吴拜将八十人行边,至红山口,遇明兵,斩裨将二;击走明骑兵自罗文峪至者,搴其纛,得马四十;又破明步兵自密云至者,斩百馀级。四年,上自将伐明,明师坚壁不应,乃掠其采薪者以归。五年,进世职二等甲喇章京。六年,迁噶布什贤噶喇依昂邦。将所部屯高桥东界,违令降授甲喇额真。七年,与珠玛喇率师伐虎尔哈部,降喀尔喀木等十七人、户千馀,得马骡牲畜。

    顺治元年,伐库尔喀,伐黑龙江,皆有功。复从击李自成,破潼关。二年,从攻江宁,下杭州,进世职一等甲喇章京。四年,授梅勒额真。帅师屯东昌,讨平土寇丁维岳、张尧中,加半个前程。五年,从讨江西叛将金声桓。迁巴牙喇纛额真,复为议政大臣。六年,定河间土寇。七年,调镶蓝旗满洲梅勒额真。累进一等阿思哈尼哈番。九年七月,命帅师驻防宁古塔。十年,擢固山额真,仍留镇,赐冠服、鞍马。

    陈嘉猷欲用见长官的礼节给沙尔虎达行跪拜礼。沙尔虎达连忙双手扶起:“不用如此,我不讲究这些繁文缛节,我是越简单越好,我讲究的是以德服人而不是以权压人。”

    沙尔虎达命人将阿图叫上来。

    阿图,年近五十,身体健壮,声若洪钟,是蛮子城(满城)的头人。

    沙尔虎达对阿图说:“你把这几个从京城来的,领到你家住下,把炕烧得热乎的,别让客人冻着。”

    “好嘞,大人,您就放心吧。”阿图爽快地答应着。

    阿图的房子有三间屋,他把东屋腾出来给陈嘉猷他们住。安排完,又抱过来两铺被褥。

    陈嘉猷安排四个孩子住北炕、陈喜和他们夫妻住南炕。他们这样就住在了阿图家。这一住就是两年,这是后话,权且不提。

    晚上,阿图送来一个火盆、一个尿盆。嘱咐火盆要注意,可以烤烤鞋袜,起夜不要去外面了,尿在尿盆里就行。

    看着红彤彤的火盆,陈嘉猷感觉到了宁古塔人的热情。

    早晨,陈嘉猷来到院子里。院子很宽敞,四周没有围墙,堆放着杂物和烧柴。太阳光芒耀眼,天空湛蓝如洗,空气冷冽清新。

    陈嘉猷伸伸胳膊,抻抻腿,感觉身体有了力气。昨晚在热炕上睡得很舒服,暖暖和和的,很解乏。

    陈嘉猷拿起一把扫帚清理出去大道和去茅楼(厕所)的道路,又把房前屋后打扫干净。

    看到阿图挑了一担水回来,忙上前要换下阿图。阿图用手拦住,笑着说:“你挑不了!你的肩膀扛不住。”

    陈嘉猷拉开门,阿图把木桶里的水倒进木缸里。

    两个男人站在缸边唠起了嗑。听说孩子们手脚冻伤了,阿图进屋拿出一个木罐子,递给陈嘉猷。“这是獾子油,抹上好使。”

    陈嘉猷将獾子油递给妻子。孩子们抹了一个月,冻伤全都好了。看着孩子们新长出的皮肤,陈嘉猷心里充满感激。

    吃过饭,陈嘉猷来到衙署,见过沙尔虎达。

    沙尔虎达问陈嘉猷住得如何,吃得如何?陈嘉猷一一回答。

    沙尔虎达让陈嘉猷回去准备准备,明天到衙署报到去打围。

    陈嘉猷答应着往回走,心中不免忐忑,自己没有这方面经验,将要面对什么情况完全不知道。

    陈嘉猷回家后向阿图说起去打围的事。

    阿图说:“我们四季打围。这个事早就安排了。明天我也去,我给你和陈喜每人找一根梭拨罗棍(进山必带的木棍),跟着我就行。”

    第二天,陈嘉猷三人来到衙署。

    衙署里已经聚了五十余人,大部分人背着弓挎着箭骑在马上,手中都拿着大刀或者铁矛,有两个骑马人的肩膀上还站着两只海东青(矛隼),八架马拉爬犁整装待发,还有七十多只猎狗在人群中穿来穿去。陈嘉猷被这场面感染得热血沸腾,整个人兴奋起来,不觉对围猎充满更多的好奇与期待。

    沙尔虎达看到人齐了,下达命令:“出发!”

    这是陈嘉猷来到宁古塔第一次狩猎活动。行走在浩浩荡荡的队伍中,陈嘉猷不禁回想起来到宁古塔的种种,心中有感慨,更多涌动的是暖流。于是小子有诗叹曰:

    初来雪域未觉寒,火炕宜人梦里甜。

    安住茅屋风雪避,三餐果腹心怡然。

    獾油治愈寒伤苦,盆火融融整夜眠。

    队伍齐齐奔猎场,满怀期待展容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