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移情太后怒 上折长庚鸣

    更新时间:2018-07-12 11:37:18本章字数:1466字

    且说太后闻多尔衮私纳朝鲜公主之事,大怒,把多尔衮恨得牙根直痒,一副老牙差点锉碎。这时也才知道多尔衮为什么时常出猎,就是借题偷欢,竟发恨道:“如此说来,他已死迟了。”言外之意,偷欢的多尔衮早就该死了。

    听话听音。王爷大臣听到此话,心里顿时有底了,便放胆去做。先是参劾内大臣何洛会,党附睿亲王,其弟胡锡,知其兄逆谋不举报,应处以极刑。

    原来顺治帝已满十五岁,窥破宫中暧昧,亦怀恨在心,正想着如何亲政后治罪泄愤。正是刚想睡觉,就有人送上枕头。于是顺治帝顺水推舟,下旨准奏,何洛会及弟胡锡,立即凌迟处死。

    各位王爷大臣得了此旨,已知顺治帝隐衷,索性推郑亲王列了首衔,追劾睿亲王多尔衮罪状。大略说他种种骄僭,种种悖逆,并将他逼死豪格,诱纳侄妇等事一一列入。又贿嘱他旧属苏克萨哈、詹岱、穆济伦,出面告发主子私制帝服,藏匿御用珠宝等情况。

    顺治帝不见犹可,见了这样的奏章,就大发雷霆,赫然下谕道:

    据郑亲王济尔哈朗等奏,朕随命在朝大臣,详细会议,众论佥同,谓宜追治多尔衮罪,而伊属下苏克萨哈、詹岱、穆济伦,又首伊主在日,私制帝服,藏匿御用珠宝,曾向何洛会、吴拜苏、拜罗什、博尔惠密议,欲带伊两旗,移驻永平府,又首言何洛会曾遇肃亲王诸子,肆行骂詈。朕闻之,即令诸王大臣详鞫皆实,除将何洛会正法外,多尔衮逆谋果真,神人共愤,谨告天地太庙社稷,将伊母子并妻,所得封典,悉行追夺。布告天下,咸使闻知。

    此谕下后,复昭雪肃亲王豪格冤,封豪格子富寿为显亲王,郑亲王富尔敦,亦受封为世子;又将刚林、祁充裕二人,下刑部狱,讯明罪状,着即正法;大学士范文程,也有应得之罪,命郑亲王等审议。吓得这位范老头,坐立不安,幸亏他素来圆滑,与郑亲王不甚结怨,始议定了一个革职留任的罪名。范老头儿,免不得向各处道谢,总算是万分侥幸。

    但是,顺治帝将叔父多衮开除宗室,追夺所有封典,籍没家产人口入官后,仍然不解气,又将多尔衮豪华的陵墓平毁,残忍地砍掉多尔衮的脑袋,鞭尸示众。

    各位看官,叙述了多尔衮与孝庄皇太后的恩怨,实在是为我们的主人公彭长庚、许尔安的命运,做一下铺垫。

    看了上面的故事,想是大家对孝庄皇太后有了一些了解。这个孝庄皇太后是一个敢爱敢恨、能影响皇帝决策的重量级人物,也是决定彭长庚、许尔安命运的关键人物。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话说彭长庚为睿亲王上了平反的折子。诸位看看这折子是如何内容。彭长庚在奏折中言道:“诸王俱树勋劳,而睿王之功为冠,当太宗上宾,坚持盟誓,扶立皇上。迨郡王阿达礼、贝子硕托私谋拥戴,睿王持大义,立置典刑。后睿王大权在握,于时皇上冲龄,远在盛京,彼若肆然自帝,谁能御之。而先驱底定,恭迎鸾舆,此其功烈,诚不可泯也。是以当其初薨,尚无异议,乃为时无几,朝议纷起,论事削爵,毁灭过甚。即肃王妃渎乱一中,愆尤莫掩,然而功多罪少,应存议亲议故之条。至于私匿帝服及御用等物,必由彼传谕织造,早晚齋送进御,彼时暂停王府,岂可与一切私匿御用者,同例而议为不轨也。方今水旱相继,似同风雷之警,或其中不无冤抑,乞赐昭雪。”

    这个折子一上,皇帝看后,非常气愤。这位皇帝虽然年仅十七岁,但非常老成持重,虽然他恨不得立马把彭长庚杀掉,但仍然压住心中怒火,将此奏折留中处理,观察朝中反应。待到许尔安奏言:睿王赞辅皇猷,抚绥中外,勤劳一生。及身殁之日,群议蜂起论其罪因有难辞,而原其功亦不可泯。自此,顺治认为时机已到,遂于三月十五日将彭长庚、许尔安奏折交给诸王大臣密议。

    感世间事多反复,往往很多人即使盖棺也难以定论,小子有诗叹曰:

    太后闻奸暗恨生,翻天覆地满朝惊。

    一朝惹起君王怒,万代功勋化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