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敬英雄援手 存感激结义

    更新时间:2018-07-16 08:38:16本章字数:3013字

    兵丁给郑芝龙取下脖子上的枷、脚上的镣。

    家人们都感动得不知怎么才好。郑芝龙更是扑通一声跪在了李元清面前,“义士,请受我郑芝龙一拜!”

    李元清吃了一惊,忙伸手将郑芝龙拉起来。

    八旗兵丁们因喝了一些酒,再加上天热,走路劳累,都在树荫下昏昏入睡了。

    被看押的犯人中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悄悄地走到李元清跟前,悄悄地问:“请问这位义士尊姓大名?”

    “我姓李,名叫元清。”

    “听你口音,看你长相及穿戴,你不是满人,好像是汉人。”

    李元清微微一笑:“好眼力,我是河北永平府临邑县李家庄人氏。”

    又一青年问:“何以到此?”

    李元清叹了口气说:“因为我们姓李,和李自成是同姓,有谋反朝廷的嫌疑,因而迁移。”

    众人都苦涩地笑了。

    连郑芝龙也微微笑了,说:“这就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然后,话锋一转:“来了以后,怎么样?”

    李元清说:“事已至此,只好往前混了。混个几十年,两眼一闭也就拉倒了。”

    李元清本不想打听,但还是没忍住问道:“郑公您是什么罪?披枷带锁地!”

    郑芝龙长叹了口气,又闭上了双目。显然他不愿意叙述那些伤心的事。

    先前说话那个青年说:“我看你为人实在,心眼也好,我给你讲讲吧。”

    郑芝龙,字飞黄,原名一官,天主教名尼古拉,福建泉州南安石井镇人。郑芝龙发迹于日本平户,以东南沿海为基地,经营武装海商集团。后郑芝龙在离开日本到台湾建立新的根据地,不仅建立了一支实力强大的私人海军,而且效仿明朝在台湾设官建置,形成了初具规模的割据政权。明政府无力剿灭郑芝龙便转而招安,1628年,郑芝龙受到明廷招抚,官至都督同知。于1633年在泉州金门岛的料罗湾海战中成功击败西方海上势力,在郑和船队退出南中国海200年后,重夺了海上主导权。清军入关,郑芝龙于1646年降清后被软禁北京;清朝利用郑芝龙多次招降其子郑成功不成,遂于1655年入狱。顺治十四年(1657年),原明郑将领,提督黄梧上疏,力主叛臣之家族应当逐出帝都,乃被命充军盛京宁古塔,唯未果行。顺治十七年(1660年),福建巡抚佟国器截获郑芝龙与郑成功私信,议政王大臣会议遂以“通海”罪名拟定将郑氏斩监候,改为流徙宁古塔。

    李元清很感兴趣地听起来。当听到郑芝龙打败荷兰称雄海上,通商于东洋南洋各地,招纳数万灾民移垦台湾,任明五虎游击将军,拥兵二十万、大小船只三千余艘,维护海防安全,拥立唐王称帝,被封南安侯、平国公,权倾朝野,李元清不禁肃然起敬;当听到唐王被擒绝食而死,郑芝龙受降将洪承畴的招抚降清,招安郑成功不成而流放宁古塔,不禁为之叹惜。

    李元清虽然是沙尔虎达任命的官庄庄主,但他只能管理官庄的一般事务,主要是按照清廷及宁古塔衙署的规定收缴税赋,如按地亩、人口收粮食、猪、炭、石灰、柴草等,其他事务,特别是对流徒的管理,基本上都是宁古塔衙署直接派人管理。

    郑芝龙一家到上官地官庄后,李元清因同情郑芝龙,敬佩郑成功反清复明、驱逐荷兰殖民者的英雄行为,动员庄里的李姓人家,给郑家搭盖了六座地窝棚,郑芝龙夫妇、郑芝豹夫妇以及郑世忠、郑世恩、郑世荫、郑世默,每一家都住一座地窝棚,准备了充足的柴草等烧柴和粮食、萝卜、土豆、大白菜、山野菜等吃食。

    郑芝龙拉着李元清的手,十分感激地说:“李兄,我在宁古塔能遇到你们一家,真是万幸,我郑芝龙全家永远不忘你的恩德。”

    李元清说:“咱们都是炎黄子孙,别说这些见外的话。你就安心在这吧,我会尽量照顾你们的。”

    李元清说到做到,他不仅个人关心郑芝龙一家,还对家里人说:“郑芝龙是明朝的忠臣,儿子郑成功是保卫国家、驱除外夷的英雄,不管朝廷怎么对待他们一家,我们要好好待他们,想办法让他们吃好、住好。”

    李元清夫人是一位贤达的女人,她时常去郑家找颜氏唠嗑解闷,教颜氏做活计,耐心告诉颜氏宁古塔风土人情,看到颜氏缺的生活用品,就从家里拿,宁可自己家不用,也要拿过来给人家用。

    颜氏一见李夫人对她家这么好,心里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她思考了好久,对李夫人说:“我来到宁古塔举目无亲,我见你为人忠厚,对我又十分关照,如果不嫌弃,咱们俩结拜干姐妹吧!不知你同意不同意?”

    李夫人听了颜氏要和她拜干姐妹的话很是吃惊,忙说:“那我可高攀不起。你本是孔圣人的大弟子后代,又是郑大人的夫人,实属金枝玉叶。我呢,乃一介村妇,哪里配得上做你的干姐妹呀!”

    颜氏忙说:“此言差矣,我们全家人已经落难成朝中的罪人,还能谈什么孔孟颜曾的后代!俗话说:患难之中见真情。在这个时候,我们家遇到你们家,我遇见你,是不幸中的万幸。你与我有知遇之恩,哪里还谈什么配上配不上,如果你不怕受牵连,这我就感激不尽了。能在宁古塔落难之时,与你结拜成干姐妹,就是我的造化了。”说到这,她竟淌下眼泪。

    李夫人拉着颜氏柔嫩的手,心里也不是滋味。她感觉两个人现如今两个人的心是贴得是如此之近,这种感情是如此地值得珍惜。李夫人便豪迈地说:“你既然觉得与我结拜干姐妹好,那我就从命了。”

    于是,二人叙了年庚、生辰八字,颜氏长李氏一岁是姐姐,李氏是妹妹。

    颜氏家中被满清的八旗官兵搜刮一空。既然结拜成姐妹,又是姐姐,怎么也得给妹妹点东西作纪念呀!踌躇半天,才想起身上还有一块绢子,急忙从怀里掏出,塞到李夫人手里,流着泪说:“姐姐实在拿不出一件像样的东西,就把这块绢子给你留个纪念吧。”

    李氏展开一看,在这块洁白的绸子上,绣着一对鸳鸯,知道这个颜氏与郑芝龙的定情之物。东西虽小,意义十分重大,李氏急忙退回给颜氏,说:“只要咱俩心心相印,就不用姐姐送什么东西了,你的真心我领了就是。”

    颜氏说:“这块绢子你一定要留下,留在身边,我和我家老爷是朝中的重犯,说不定哪一天朝中来令推出去斩首了。如果真是到那地步,每逢初一、十五,妹妹能到我们夫妇坟头烧张纸,我就感谢不尽了。”说到这儿,她已经泣不成声了。

    李夫人一手扶着颜氏的肩,一手给她擦眼泪。此时,她的心与颜氏的心紧紧地连在了一起。她很想劝说劝说,又不知从何说起,感到自己的话语贫乏无力,只好默默地陪颜氏落泪。

    颜氏哽咽着说:“妹妹,我的命咋这么苦啊,从小失去母亲,倍感孤独,嫁给我家老爷,二人恩恩爱爱,他对我十分关爱,哪里想到又出了这么一件事,其实我家少爷若肯投降清朝哪会有此下场……”

    李夫人说:“这也怨不得他,人各有志,不能勉强呀!你也不用过分伤心,也许以后情况会好些。”

    颜氏擦了把眼泪说:“唉,也只好往前推着过了,过一天算一天吧,有你做我的干姐妹,我这颗心会好些的。”

    晚间,李夫人把此事向李元清说了。

    李元清高兴地说:“夫人,你做了一件好事。人在落难之时,能结识一个真心朋友,会终生难忘呀。”

    李元清是个祖祖辈辈种庄稼的农民,十分耿直朴实,从来不巴结权贵,不看人家的脸色行事。他做人有自己的原则,这就是凭劳动吃饭,并不附属于谁。他感到郑氏一家人也很正直,夫人与颜氏结为姐妹他很高兴。

    李夫人说:“事先我没有征得你的同意,怕你对我不满意。”

    李元清说:“怎么会呢?”他思索了一会儿又说,“这是件大事,不能那么简单。”

    李夫人问:“你想怎么办?”

    李元清说:“你准备一桌酒菜,把他们全家人请来,两家人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庆贺一番。”

    李夫人高兴地说:“好主意,还是你们男人想事想得周全。”

    李元清说:“趁此机会咱们李家人也都凑凑热闹。自来到宁古塔这几年来,一直忙着安家、垦荒、生产,什么也没顾上,弄得一个个都很沉闷。”

    夫人说:“就照你的话办。”

    感人世间雪中送炭的温暖和心怀感恩的美好,小子有诗赞曰:

    雪中送炭暖三冬,感动天地爱意浓。

    大爱无疆融化雪,人间无处不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