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帝希望生 五策赴黄泉

    更新时间:2018-07-18 08:32:31本章字数:1507字

    顺治十八年(1661年)2月5日,清世祖顺治皇帝驾崩,2月7日,清世祖顺治皇帝的第三子玄烨继位,改明年为康熙元年。

    当郑芝龙一家知道这个消息后,好一阵高兴。

    弟弟郑芝豹说:“我们郑家的案子是顺治皇帝定的,他死了,案子会有缓和。”

    世忠说:“肯定有缓和,也许改判我们无罪,让我们重回江南。”

    世荫说:“没收我们那些东西怎么办?咱们得向朝廷要回来。”

    世默说:“对,咱们大家想一想,都把咱们家的什么东西给没收了。”

    郑芝豹说:“别想那么美,能把老爷放了就烧高香了。”

    尽管如此,大家都觉得又有了希望。

    不久,又传来郑成功的消息。郑成功于顺治十八年(永历十五年,1661年)农历三月初一日,率领25000名水军、战舰900艘,从金门的料罗湾祭海誓师出发,经澎湖进军台湾;四月初一(4月30日),郑军登陆台湾;四月初八日登陆安平,占领台湾南部;五月,郑成功攻台湾东都,改赤崁城为承天府;荷兰人战败,降于安平。

    郑芝龙听到这个消息后,仰天长叹:“我的死期到了。”

    郑成功此举,让清朝廷彻底断了招降的念头。台湾成了郑成功反清复明的根据地。

    在此紧要关头,已降清的郑芝龙旧部黄梧,为郑芝龙、郑成功下了一剂猛药,将郑芝龙一家推上了断头台。这剂猛药的名字叫“平贼五策”,呈给了当权者鳌拜。

    五策内容如下:

    一策曰:自山东至广东沿海二十里居民强行内迁,断绝郑成功的经贸财源;

    二策曰:毁沿海船只,寸板不许下水;

    三策曰:斩郑成功之父郑芝龙;

    四策曰:挖郑氏祖坟;

    五策曰:移驻投诚官兵,分垦荒地。

    此五策不可谓不歹毒,尤其是挖祖坟这样的缺德招术,不是天性歹毒之人想不出来。可叹的是清廷竟然一一执行。

    无论如何,施琅、黄梧这样的人,也是不值得提倡的人物。一部《贰臣传》,就足以证明那些杂碎没有好下场。

    顺治十八年十月初三,经议政王大臣会议研究认为,为了大清江山社稷,为了杜绝郑芝龙父子与郑成功里应外合,郑芝龙全家非杀不可,以绝后患。康熙皇帝于是给宁古塔将军巴海下了一道谕旨:“令斩郑芝龙及其亲族于宁古塔。”

    接到圣旨后,巴海不想把事情做绝。他思考多日,认为颜氏乃孔子大弟子颜渊的后代,当今皇帝以孔孟之道治国,所以颜氏杀不得。于是巴海写了奏折,派人飞马去北京报告。

    康熙皇帝自幼学习孔孟之道,尊崇“忠孝节义”思想,接到巴海送来的奏折立即批复,颜氏免死,如颜家有人接回颜家,颜家无人,由宁古塔衙署出资抚养。因此颜氏得以幸免,被本家远房侄子接到拐湾子屯生活。

    颜氏被接走后,宁古塔将军派人来到上官地,把郑芝龙从大牢里提出来,装在囚车里。弟弟郑芝豹,儿子郑世忠、郑世恩、郑世荫、郑世默以及妻室、子女共二十多口都押送到宁古塔衙署。

    顺治十八年(1661年)11月24日,八旗兵在海浪河畔屠杀了郑氏一家人。

    陈嘉猷、彭长庚、许尔安、方拱乾、吴兆骞、方章钺、姚其章、钱威等数十人前去吊唁。会同赶来的李元清等人,为郑芝龙全家人收了尸,将尸体埋在了海浪河北的山坡上。

    郑芝龙结束了他传奇的一生,留给人不尽的感慨。

    陈嘉猷等流人感慨最多的是人生的变幻莫测,来到关外苦寒之地,经历了别样人生,大多数人都有了新生的感觉,他们感受到了宁古塔人朴实、热情、豪放,不知不觉中已融入其中;对于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流人们,他们不仅抛弃了旧恩怨,而且抛弃了旧官职的包袱,以前那种初次见面先问哪年进士再问任何官职的序尊卑的做法已经被抛到九宵云外,大家一见面只问年龄,以年长为尊。时间就这样改变着世界还有人们的世界观。流人们改变了,当地人也慢慢地发生着变化。当地人学会了贸易,学会了精耕细作,陆续有人将孩子送入学馆学习文化。

    感生死无常,人情冷暖,世事沧桑,小子有诗叹曰:

    希望破灭赴黄泉,颜子后人保命安。

    异域相逢泯恩怨,朴实豪放性格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