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郑芝龙处死 朝廷上下震

    更新时间:2018-07-19 15:49:49本章字数:987字

    郑芝龙一家被处决,开启了清朝廷处决降将的先例,在朝廷上下引起震动,降将们都有兔死狐悲的感觉。

    郑成功听到父亲、兄弟们和叔叔被处死的消息,一声长叹:“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而今母仇未报,又添新恨。我誓杀博洛,驱除满夷!”但天不遂人愿,迁界令、禁海令此为外忧,在台将士水土不服人心惶惶,其子郑经又在澎湖与乳母私通,郑成功极为愤怒,此为内患,内外交逼,郑成功于明永历十六年(1662年,清康熙元年)五月初八急病而亡。死前大喊:“我无面目见先帝于地下”,抓破脸面而亡。年仅39岁。

    郑成功为大明贡献了他的血和泪,为复兴大明他殚精竭虑,面对大清高官厚禄的诱惑不为所动,感时仗节,移孝作忠,不愧为忠义典范、民族英雄。就连他的对手都为他竖起大拇指。康熙皇帝写下楹联赞郑成功:“四镇多二心,两岛屯师,取向东南争半壁;诸王无寸土,一隅抗志,方知海外有孤忠。”并说:“朱成功明室遗臣,非吾乱臣贼子。”

    郑芝龙的悲剧虽然具有时代性,但亦具有其独特性。在清进明退的特定时期,许多人选择了反抗,如郑成功、李定国、张煌言、史可法、夏允彝、夏完淳、左懋第、秦良玉、张名振、张肯堂、沈廷扬、王翊、卢象昇、李来亨、黄道周、陈邦彦、刘宗周、瞿式耜、陈子龙、堵胤锡、何腾蛟等, 许多人选择了投降,如吴三桂、洪承畴、尚可喜、孔有德、祖大寿、耿仲明、金之俊、土国宝、陈之遴、孙可望、 钱谦益等,光列入《贰臣传》的就有一百二十余人。

    无论选择反抗还是选择投降,都是两难的选择。 选择反抗,就是选择了艰难,甚至是死亡。正所谓,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选择投降,就是选择了苟活。正是,人之大节一亏,百事涂地也。壮烈地死,还是苟且地活,这是一个人生的大问题。

    气节操守,是做人的标准,是检验灵魂的试金石。具有高尚节操者,诚信无欺,见义勇为,甚至舍生取义。他们能做到:富贵不淫,贫贱不移,威武不屈。无节操者,见利忘义,贪生怕死,以致卖国求荣,他们灵魂里充满铜臭。

    当南明隆武帝雄心勃勃地想要打回老家北京时,郑芝龙对此不以为然。郑芝龙认为:“明朝清朝一回事,不就是换个主子吗?”毫无节操,毫无底线,郑芝龙降清顺理成章。郑芝龙、尚可喜、洪承畴之流,便成了两面不是人的败类,汉人里的狗汉奸,满人里的狗奴才。

    纵观历史:有节操者流芳百世;无节操者,为世人所不齿。这就是历史。由是,小子有诗叹曰:

    狐悲兔死朝廷震,可叹英雄业未成。

    守住节操芳百世,无留底线恨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