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调兵征罗刹 随军赴战场

    更新时间:2018-07-20 08:04:22本章字数:1505字

    话说陈嘉猷经过一个多月的围猎,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身体也强壮了许多。看着冰雪消融的大山冒出的青草嫩芽,陈嘉猷感到心中升起了力量,这力量使得他对这片黑土地上生存下来有了信心,“传说中冻掉下巴的冬天,已经熬过来了,还有什么坎过不去!”

    “陈先生,昂邦章京大人让你到衙门去一趟。”阿图对陈嘉猷说道。

    “不知大人找我什么事?”

    “可能是征罗刹(沙俄)!”

    “罗刹?”陈嘉猷听沙尔虎达大人经常说起,所以一点也不陌生。

    大人每次说起罗刹气愤填膺。从1643年起,罗刹利用清军入关与明朝军队作战、无暇顾及东北边防的机会,开始偷偷地进入黑龙江流域。从此,罗刹对东北边防的袭扰,就成了清廷的一块心病。

    沙尔虎达,是清太祖努尔哈赤开国时期的一员战将,历任佐领、参领、前锋统领。1648年(顺治五年)任迁护军统领,列议政大臣。为了加强东北边疆的防务,抗击罗刹对黑龙江流域的侵略,1653年(顺治十年),清朝政府派能征善战、熟悉黑龙江流域情况的沙尔虎达出任宁古塔昂邦章京。

    在沙尔虎达到任的前一年,1652年4月(顺治九年二月)清朝政府曾派宁古塔佐领海色带600名宁古塔兵到黑龙江下游抗击罗刹的入侵。海色率部在乌扎拉与罗刹侵略军交战,得到了当地达斡尔、费雅喀、赫哲等少数民族的支持。战斗一开始,清军就掌握了主动权,乘罗刹军酣睡之际,用强烈的炮火炸垮了罗刹军军营的三处城墙,打死罗刹军10人,打伤70多人,哈巴罗夫也被清军打伤。但是,海色麻痹轻敌,停止炮击,只围不攻,想活捉敌人,给罗刹军以喘息之机,使其得以反扑,用炮火封锁了清军冲锋的道路。海色又下令冒着炮火攻城,但为时已晚,600多名清军损失大半,被迫撤退,罗刹军乘胜出营追击,又有一些清军阵亡。海色带领几十个人逃回宁古塔后,被清政府革职,念其曾为大清国立过战功免死。

    每当说起这次惨败,沙尔虎达都是气愤难当,发誓一定要将罗刹赶出去,杀他们片甲不留。

    沙尔虎达上任后,就着手整顿军备,扩建满洲八旗,在宁古塔原有上三旗的基础上,又增设正红、镶红、正蓝、镶蓝、镶白五旗,统称宁古塔八旗。此外,还补充武器、装备,训练八旗兵,并派出军队到黑龙江沿岸去查边。宁古塔气氛为之一变,军民精神焕发。

    沙尔虎达根据清朝政府的命令,采取坚壁清野的措施,将经常受罗刹侵略的黑龙江北岸的达斡尔人、费雅咯人,以及黑龙江下游的赫哲人,有组织地进行内迁,把黑龙江北岸的达斡尔人大部分迁到嫩江流域,将黑龙江下游的赫哲人大部分迁到松花江和乌苏里江下游。此项措施多数长期遭受罗刹侵略的少数民族的欢迎和支持(也有一些人不愿内迁,仍然留在原居住地),内迁的少数民族感受到了国家的关怀,内迁工作进展顺利。沙尔虎达对内迁的各族人民进行了妥善的安置和整编,既保护了各族人民的安全,又增加了抗击罗刹的有生力量,扩大了清兵的兵源。

    想到这里,陈嘉猷对沙尔虎达增添了不少信任和敬佩,对抗击罗刹充满了信心。

    来到宁古塔衙门,大厅里已经坐满了人。见人已来齐,沙尔虎达朗声道:“可恶的罗刹又兵犯我大清疆土,在黑龙江流域和松花江流域烧我村庄,杀我百姓,掳我妇女和儿童,掠我牲畜、貂皮和粮食,无恶不作,罪大恶极。今皇上派轻车都尉明安达礼统兵征罗刹,并调朝鲜兵100名协同作战。我将率20只大船、140只小船和200名马队协同作战,即刻启程。陈敬尹这次随军出征,就作我的随军文书,协办军务,不得有误。”沙尔虎达向陈嘉猷看过来,陈嘉猷立刻起身,口呼“得令!”沙尔虎达大手一挥“出发!”大家鱼贯而出,奔向江岸乘船出征,马队巡江护卫前行。

    看到斗志昂扬的队伍,整齐的旌旗,闪亮的盔甲,小子不禁心血沸腾,有诗赞曰:

    沙俄作恶恨滔天,不灭妖魔誓不还。

    猎猎旌旗风劲舞,艨艟战舰万帆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