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抗罗刹会师 设伏兵激战

    更新时间:2018-07-22 08:34:44本章字数:1605字

    顺治十二年(1655年)两路大军在依兰哈喇(三姓)汇合。

    依兰哈喇地处小兴安岭、完达山、张广才岭延伸地带,地势呈西南高,东北低,松花江、牡丹江、倭肯河、巴兰河四水交汇。依兰哈喇古为肃慎地,唐属渤海、黑水都督府分辖,辽为女真五国部地(即剖阿里、盆奴里、奥里米、越里笃、越里吉五国)。“越里吉”居于五国最西之三姓为“五国头城”,亦称“五国城”,为历代军事重镇,是北宋徽、钦二帝“坐井观天”的软禁之地。金设胡里改路,初设万户府,后改设节度使。元设胡里改军民万户府,明设奴儿干都司忽儿海卫。清初,松花江中游胡尔哈河(今牡丹江)口、汤旺河口、汤旺河口顺流而下玛那哈地方及胡尔哈河正东倭和地方分别有赫哲人数十户或百余户居住。天聪年间,挑选胡尔哈河一带赫哲1000人,前往山东征剿。于顺治二年(1645),对未出“天花”赫哲人等由军营全行撤回,因为出力,将此赫哲人等一并作为新满洲,国语依册(伊彻)满洲。随将卢业勒、葛依克勒、胡什哈哩、舒穆鲁等四族长编为世管佐领。嗣以胡氏徙居宁古塔,只余卢、葛、舒三姓,遂呼斯地为三姓,简称“依兰”。

    顺治十二年6月11日,明安达礼会同沙尔虎达召集众将官召开军前会议。

    明安达礼端坐中军大帐,请沙尔虎达坐在左首。诸将官在其面前分坐两列。

    明安达礼见众将坐定,向众将官说:“皇上派我统兵征罗刹,我深知责任重大,深感皇上的信任,因此我们戮力同心将罗刹侵略者驱赶出去,巩固边防,奠定东北万世安定之基业。据探报,罗刹侵略者在松花江上一路向西烧杀抢掠而来,距我们还有五天路程。我们要在此布下天罗地网,让这些狂妄的侵略者有来无回!”

    说到这,明安达礼看了沙尔虎达一眼,继续说道:“我和沙尔虎达商定了作战方略,我亲率20只战船在西面正面阻击,朝鲜步兵在北岸侧击,沙尔虎达率20只大船、140只小船和200名马队埋伏于胡尔哈河、倭肯河中,待罗刹战船过后,从后面包抄,阻断他们的退路。卢业勒、葛依克勒、舒穆鲁佐领作为机动力量,随时支援主力作战。”众人得令,回去准备不提。

    斯捷潘诺夫带领500名全部武装的侵略者,乘坐10艘战船一路烧杀抢掠,如入无人之境,甚是得意。6月16日,正往前行,忽见江面一字排开20只战船拦住航道,中间一艘战船上一员猛将立于船头,威风凛凛。

    斯捷潘诺夫见状不以为意,指挥战船继续前进。两船相距不足100米时,明安达礼下令放箭,顿时箭如飞蝗射向敌寇。虽然普通八旗兵弓箭的有效射程都能达到120米,但明安达礼知道,100米以内的威力更大,虽然只缩短的20米,但杀伤力却增加了一倍不止。敌寇的有效射程是80米,在20米的航行中,八旗兵可以射出三轮羽箭,对敌寇产生十分之一左右的杀伤,敌寇的进攻力将大大减弱。果然,三轮羽箭射出,有四、五十敌寇中箭。

    斯捷潘诺夫气得哇哇大叫,火枪齐鸣。虽然有盾遮挡,第一轮火枪过后,还是有十多名八旗兵士中弹。双方激战进入胶着状态。一时间,飞箭如雨,硝烟漫天,战斗十分惨烈。进入五十米距离,双方已经进入拼命状态。斯捷潘诺夫下令,战船密集队形全速前进,冲过去,把对方的阻击撕开一个口子。

    明安达礼见状,立即下令,所有战船收缩队形,两个战船为一组互为防御并行前进,保证两个战船卡住一个敌船。

    片刻间,双方战船战到一处。敌寇战船被分割包围,被动之势陡现。在大清战船的夹击下,罗刹侵略者死伤惨重,战斗力迅速下降,战斗意志接近崩溃。

    见状,斯捷潘诺夫急忙下令,停止前进,调头回走,迅速摆脱敌人。慌乱中,双方战船已经靠近,八旗兵趁势手持长矛、大刀跃上罗刹战船。双方一阵混战,有两艘罗刹战船被清军控制。斯捷潘诺夫大叫一声,一口鲜血喷涌而出。不到一个时辰,死伤一百五十余人,损失两只战船,让他不心疼!强忍着锥心的痛苦,斯捷潘诺夫下令:两只船断后阻击,其余船只全速撤退!

    看到凶恶的侵略都被打得如此狼狈,小子不禁一股豪气油然而生,有诗赞曰:

    抗击敌寇染征衣,布下天罗围困急。

    我劝诸公皆抖擞,中华复兴展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