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罗刹遭惨败 大清巧布防

    更新时间:2018-07-23 14:38:09本章字数:1430字

    斯捷潘诺夫带领残兵败将正行间,忽听一声炮响,只见前面旌旗摇动,前面十只大船、数十只小船横列江面,将士们身着铠甲、全副武装严阵以待。

    斯捷潘诺夫一声长叹:“我命休矣!”下令各船集结,将他的坐船围护在中心。他看向他那些手下平常一向傲慢自信的掳掠干将,现在这些干将士气低迷。他大手一挥,说道:“我们是沙皇陛下最英勇的战士,我们不要气馁,挫折只是暂时的,用不了多久,整个大清帝国都将臣服于沙皇陛下。”

    鼓动完毕,下达冲锋令。斯捷潘诺夫指挥八艘战船向着战阵冲去。沙尔虎达以逸待劳,待侵略者靠近,指挥弓箭手连发五轮排射。罗刹侵略者的攻势已是强弩之末,再也前进不动一分。

    斯捷潘诺夫将战船后撤,召集众头目商议对策。众头目各执一词,谁也说不出好办法。没办法,斯捷潘诺夫又硬着头皮组织了几轮攻击波,全都无功而返。眼见着天色将黑,斯捷潘诺夫指挥战船靠向岸边,准备扎营。刚停稳,就见一彪马队冲了过来,一阵羽箭凌空而至,冲至船边一阵枪扎、刀砍。斯捷潘诺夫见来势凶猛,忙指挥众人上船向江心驶去。

    来的这员战将,骑一匹高大的枣红色战马,挎弯弓,手持长剑,威风凛凛。此人就是萨布素,暂以催领身份带领200名马队。由于他弓马娴熟,深得众人敬佩,将马队的战力提高了不少,每次冲锋都像一把利刃将敌人砍得七零八落。

    由于萨布素的马队在此阵守,斯捷潘诺夫失去了上岸休整的机会,只得将战船停在江心。

    一天下来,双方都十分疲惫,人困马乏,但谁都不敢掉以轻心。双方衣不解甲、马不解鞍,安排戒备,防止对方偷袭。

    一夜平静无话。天一亮,简单吃点饭,斯捷潘诺夫整队向沙尔虎达的战船冲去,一阵激战,双方各有死伤。一天下来,斯捷潘诺夫率队经过数十回合的冲锋,全都无功而返。沙尔虎达布置的防线,布置得如同铜墙铁壁。

    斯捷潘诺夫看着对面的防线,不禁连声叹息:“原来他一直不 以为意的大清军队,竟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

    连续两天的战斗,罗刹兵士气低迷。斯捷潘诺夫担心明天的战斗力,还能不能组织成像样的冲锋。果然第三天,无论斯捷潘诺夫如何督战,士兵们死气沉沉,全无斗志。斯捷潘诺夫看得出来:如果再闯不出去,用不了一天,这些士兵将失去指挥,完全失去战斗力,只有一条投降之路可走了!

    “不行!今天必须闯出去!”斯捷潘诺夫咬牙道。

    晚上,斯捷潘诺夫召集头目开会。会上,他表明了当前严峻的形势,决定组织一支敢死队,冲破防线,逃回黑龙江据点。

    侵入黑龙江流域后,罗刹占领雅克萨(今阿尔巴津)、尼布楚(今涅尔琴斯克)、呼玛尔(今呼玛)等地,并以此为据点进一步向内地扩张。

    会上,对于斯捷潘诺夫的提议,大家反应冷淡 。最后斯捷潘诺夫恶狠狠地说:今天每个小队必须挑选出10名枪法精准、勇敢不怕死的勇士,组成一支80人的敢死队。如果哪个小队挑选不出来,首先把小队长正法。最后,一支80人的敢死队组建完毕。

    斯捷潘诺夫给这支80人的敢死队每人配发三支火枪和足够的弹药,下死令:必须进入25米距离才允许开枪,保证短促出击的冲击力。进攻时间定为凌晨一点钟。

    话说清军经过三天的阻击,兵士们也已经疲惫不堪。沙尔虎达凭着多年征战经验和敌寇的动向,感觉到今天晚上,罗刹侵略者有可能强行冲击阻击战线,将预备队的10艘大船、100多只小船放在下游1公里的倭肯河口组成第二道阻击阵地。让卢业勒、葛依克勒、舒穆鲁佐领在当地征集船只,组成预备队,保持警戒,看到枪声立即支援。

    看到侵略者的惨状和清军的英勇,小子大呼“痛快”,并有诗赞曰:

    三天鏖战胆心疲,九死一生士气低。

    英勇卫国不惧死,铜墙铁壁痛杀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