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罗刹兵败逃 陈巴海结友

    更新时间:2018-07-25 10:02:13本章字数:1423字

    斯捷潘诺夫本来算计着凌晨一点,清军警戒松懈一举突破,不成想,沙尔虎达早有防备。

    凌晨一点,斯捷潘诺夫率领手趁着夜色,悄无声息地向清军靠近、靠近……

    此次突击,斯捷潘诺夫采用的是一三四阵形,用前面的“一”作为刀尖划破清军防线,为后面的“三四”开辟道路,迅速通过。80名敢死队员,全部坐在最前面的战船上,每个人配备三支火枪、身上套上了两层铠甲、脸上也用兽皮包裹。

    虽然夜色很黑,罗刹兵全部屏气息声,但离清军50米远时还是被发现了。喊话也不应,中箭也不吱声,罗刹兵在忍受中终于离清军只有25米了。这时,只见罗刹兵扔掉盾牌,子弹向雨点一样向清军泼去,顿时清军的防御被硬生生地撕开一道口子。眨眼间,敢死队已冲过防线。眼见,防线被撕开,清军马上包抄过来,将后面的罗刹战船形成合围之势。在混战中, 以牺牲了三艘战船的代价,罗刹兵冲过了第一道防线。

    “啊!好险!”正在急冲冲向前逃命的斯捷潘诺夫还没喘匀乎气,只听得一声炮响,眼前又出现一排战船拉住去路。

    “冲!怯战者死!”斯捷潘诺夫嘶吼着,指挥罗刹兵冲锋。这次,他将剩下的六艘战船分为两行,前面三艘战船集中攻击前方一点,后面三艘战船攻击两翼。

    罗刹兵经过一番苦战,在清军强大的攻势下,只有两艘战船逃出生天。斯捷潘诺夫急急如丧家之丈,惶惶如漏网之鱼,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赶紧逃出去。他已经给清军的打击得失去信心。

    看看身边这四十多个丢盔卸甲、伤痕累累的士兵,斯捷潘诺夫悲痛欲绝。三天前,500名全副武装、精神抖擞的士兵和满载粮食、貂皮的10艘大船,现在只有40多名士兵、2艘战船,虽然东西都是抢来的,但是这些兵可是他打家劫舍、欺男霸女、烧杀掳掠的资本!

    斯捷潘诺夫,这一逃就不敢停下来,顺松花江而下,然后逆黑龙江而上,逃了1500多公里,却始终也没有甩掉追击的清军。

    这些追击的清军,进入射箭,就远远地放箭,始终保持在火枪射程之外。斯捷潘诺夫等罗刹兵,只有挨打的份,真是苦不堪言。

    这一日,斯捷潘诺夫终于逃进了他们的据点呼玛尔城。

    斯捷潘诺夫败回呼玛尔城、清军围困暂且不提。

    经此一战,陈嘉猷经历了战火考验,对沙尔虎达的排兵布阵谋略和英勇杀敌的魄力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他的血管中流动的不仅是以文治国的书生气质,更汹涌着一股抗击外辱的豪迈的军人腥气。他这个落魄的流人,在抗击外辱中找到人生新的定位,感悟到了人生的价值与意义!

    回想这几个月经历,陈嘉猷至今仍恍如隔世。曾经的他,面对罗刹的火枪强大的威力是那么的恐惧,面对身边倒下的战友,他义无反顾地射出仇恨的羽箭。在战火中,他完成了文人到军人的嬗变,他全身宛如一把锋利无匹的利剑,随时能将敌人的胸膛刺穿。虽然他在战斗中只射杀了一名敌寇,但对来说已经完成了人生的跨越,成为他人生中的一块闪光的里程碑!

    回想此次战斗,陈嘉猷发自心底地感谢巴海佐领。在他即将被罗刹兵打死的时候,巴海一箭将这个罗刹兵射杀,救了他一命。他们在战斗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陈嘉猷将所学四书五经等汉文化和关内的人文地理都讲述给这个沉稳的年轻人。巴海不仅弓马纯熟、武艺高强,而且熟读经书、知识深厚,清顺治九年(1652)满洲榜与汉人榜同年科考,殿赐巴海壬辰科满洲榜探花。巴海对陈嘉猷的学识敬佩不已。二人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对于罗刹的惨败而逃,小子拍手称快;对于陈嘉猷浴战火而重生,小子敬其为英雄;对于陈嘉猷与巴海在征罗刹中结下深厚友谊,小子珍其英雄相惜,感慨万千,有诗赞曰:

    侵人国土终将败,折将损兵天不哀。

    浴火英雄豪气在,枪林弹雨爱国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