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火攻寇首亡 追击呼雅复

    更新时间:2018-08-01 07:00:42本章字数:1124字

    虽然连续两次取得了胜利,使罗刹兵受到了重创,沙尔虎达知道罗刹侵略者还会再来,因此加紧训练,同时针对两次战斗中出现的问题,制定了火攻方案,装备了火箭,训练火箭射手,在船上安装抛射器,用于抛掷柴草等易燃物。

    转年夏季来临,顺治十五年(1658年)斯捷潘诺夫又率700多名罗刹侵略军,窜犯到松花江下游抢劫粮食。沙尔虎达迅速集结士兵,率领1400名宁古塔兵和200名配合作战 朝鲜水兵、47艘大型战船,赴松花江下游严阵以待。7月11日,两军相战于松花江与黑龙江汇合处。经过一天的激烈决战,烧毁罗刹战船10艘,击毙罗刹侵略军270多人,在激战中有180多兵罗刹士兵临阵脱逃。沾满鲜血的罗刹侵略军头子斯捷潘诺夫被清军在战船上击毙,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捷报传到北京,顺治皇帝心情大悦,“命兵部察叙,以所俘获,分赐有功将士”。

    此次大捷之后,沙尔虎达率部乘胜追击,向盘踞在黑龙江中游的罗刹侵略军发起进攻。先后收复了呼玛尔城、雅克萨城,并拆除了罗刹侵略军在雅克萨城构筑的据点和防御工事。这是清初在黑龙江流域抗击罗刹斗争取得的第一阶段的重大胜利。

    斯捷潘诺夫被清军击毙的消息传到莫斯科之后,俄罗斯沙皇为之震惊,他没有料到大清国的军队有这样强的实力和顽强的作战能力。

    沙尔虎达取得抗俄斗争胜利,由于连续作战、积劳成疾返回宁古塔后就卧床不起。巴海在床前精心伺候。沙尔虎达知道时日不多,将他多年的作战经验和抗俄斗争的作战方法向儿子巴海传授,一再嘱托巴海为朝廷守住东北大门,确保边防牢固、边境安宁。这是他殚精竭虑为之付出的事业,他戎马一生,沙俄侵略是他不能释怀的心病。他相信儿子巴海能担负起抗俄重任,像他一样驰骋疆场、保一方平安。

    和病魔抗争了两个多月,这位叱咤风云的将军于顺治十六年正月(1659年)病逝于宁古塔旧城(今黑龙江省海林市旧街)。

    沙尔虎达是跟随努尔哈赤南征北战,为清朝开国立下汗马功劳的一员战将,是首任宁古塔昂邦章京,是中国历史上抗击俄罗斯入侵的重要将领。

    沙尔虎达的病逝,引起了清朝政府的重视。同年3月,沙尔虎达的灵柩从宁古塔运到北京,顺治皇帝派遣内大臣了奠。之后,顺治皇帝又追封沙尔虎达为“世职一等阿思哈尼哈番”,并在北京为沙尔虎达建碑,以记功勋。

    沙尔虎达去世后,巴海既袭世职,上谕吏部曰:“宁古塔边地,沙尔虎达驻防久,得人心。巴海勤慎,堪代其父。授宁古塔总管。”

    顺治十六年(1659年),巴海袭其父一等男爵出任宁古塔昂邦章京,开启了第二阶段的抗击俄罗斯入侵的斗争。众多的发配到宁古塔的流人,在他的领导下投入到了轰轰烈烈的抗俄斗争中,把鲜血和汗水洒在了流放的土地上。

    感慨沙尔虎达抗俄的丰功伟绩,小子有诗赞曰:

    危难之时担重任,运筹帷幄展雄风。

    战无不胜收失地,义胆忠心李广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