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正宗密议 阴应节上疏

    更新时间:2018-08-09 21:55:25本章字数:1551字

    顺治十四年十一月,大学士刘正宗府邸。

    应刘正宗之邀,工科给事中阴应节(山西洪洞人)、掌河南道御史上官铉(崇祯十六年进士,山西翼城人)来到刘府。二人一躬到底,态度恭顺,“请问刘阁老召集在下,有何吩咐,愿效犬马之劳。”

    刘正宗大手一摆:“南官压我北官日久,今有一打压南官机会,不知二位有何想法?”

    阴应节马上起身言道:“南官自恃才高,一向不把我们北官放在眼里,我早就打打他们的气焰,只是一直没找到机会。现在有此良机,还请阁老明示。”

    见阴应节表态,上官铉不甘落后,马上表态:“愿做马前卒,请阁老明示。”

    刘正宗见此二人表态,微微点头,:“好,好,好,你们有此态度,老夫甚慰。”说到这,刘正宗抬头看了二人一眼,二人不禁心中一凛,只听刘正宗接着说道:“二位也要有心理准备。南官势力很大,陈名夏、陈之遴位高权重,方拱乾、方玄成深得顺治帝器重,撼动非易。”

    上官铉道:“当今皇上虽然重视汉人,重用汉官,但是内心里对汉人不放心,尤其现在南方未定,李定国在广西,郑成功在福建日益猖獗,南官和他们多有牵连,当今皇上尤对南官不放心。如果抓住南官把柄,当今皇上一定会借此警示南官。”

    刘正宗颔首道:“不错,有些见地。”

    阴应节见刘阁老沉吟不语,忙上前问道:“不知此次拿谁开刀?”

    刘正宗道:“此次拿方拱乾、方玄成父子开刀。丁酉科场案,顺天已杀数人,江南科场也怨议沸腾,方拱乾的五子方章铖参加了这次乡试。江南乡试的主考官方猷也姓方,我们就说他们联宗,他们能说清楚吗?”

    阴应节禁不住称赞道:“阁老高见,我这就上奏折,参奏二位主考官和方家。”

    刘正宗见阴应节醒事,也不在多说,转头对上官铉道:“你观注事态发展,及时添柴加火。”

    上官铉急忙应下。

    经过一番周密的策划后,顺治十四年(1657)十一月二十五日,阴应节上疏参奏说:“江南主考方猷等弊窦多端,发榜后,士子忿其不公,哭文庙、殴帘官,物议沸腾。”为此,他还举出了此事中乘机滋弊、冒滥贤书的典型:少詹事方拱乾的第五子方章钺因与方猷联宗而被取为举人。

    方章钺出身海内著名世家桐城方氏。方氏号称“江东华宵第一”门中数代科第仕履繁盛,声名显赫。方章钺本人也是江南有名的才子,以他的文章才华,不中举才是咄咄怪事。

    虽然如此,但是按照密议所定方略,阴应节有意选中方章钺为箭靶弹劾,其实是将目标对准了方章钺背后——其在朝为官的父亲方拱乾(时任少詹事,从三品)和兄长方玄成(后因避康熙名玄烨改名方孝标,时任内弘文院侍读学士)、方亨咸(时任监察御史)、方膏茂几人。

    方拱乾,初名策若,字肃之,号坦庵。他少年聪颖,七岁已经“能属诗文”,二十岁时,诗文为世人称许,与同乡姚孙森等五人并称为“六骏”。崇祯元年(1628)中进士,授官庶常。后以翰林身份任东宫(太子)讲官。明朝灭亡后,方拱乾先是被攻入北京的李自成大顺军俘虏,受到酷刑折磨,后以行贿得免。清军入山海关李自成弃北京退往山西,方拱乾乘乱南归。顺治十一年(1654),因江南江西总督马国柱等人推荐,方拱乾被清廷起用,初为内翰林秘书守侍讲学士,后升詹事府右少詹事,兼内翰林国史院侍读学士。

    清朝初年,桐城方氏享大名者,莫过于方拱乾父子。方拱乾有六个儿子,依次为玄成(顺治六年进士)、亨咸(顺治四年进士)、育盛(顺治十一年中举)、膏茂(举人出身)、章钺、奕箴。他取名有一个原则,即所谓的“文头武尾”——第一字以一点一划起笔,第二字以斜钩收尾。其时,方氏父子文名震动天下,长子方玄成更是成为顺治皇帝极为宠信的文学侍从之臣,深遭北方大臣忌恨。而方拱乾早前曾在“南太子案”中得罪过刘正宗,刘正宗恨之入骨,一直要找机会报复。

    观之至此,小子不禁后背发凉,冷汗如注:人生在世,当如履薄冰;党争之祸,由明起,不绝于清,乃有诗叹曰:

    八斗才高不胜寒,其身独善何其难。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风雷欲摧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