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拱乾结怨 顺治帝质询

    更新时间:2018-08-12 23:11:32本章字数:1350字

    南明弘光政权建立后,弘光帝朱由崧过着逐酒征歌、荒淫无耻的生活,同时,也生怕有人夺取他的皇位。清顺治二年(1645)年初,南明鸿胪寺少卿高梦箕的奴仆穆虎从北方南下,途中遇到一位叫王之明的少年,结伴而行。晚上就寝时,穆虎发现少年内衣织有龙纹,惊问其身份,少年自称是明皇太子。崇祯太子朱慈烺在李自成退出北京后,散失民间,久无消息。高梦箕虽然难辨真假,但却有心投机,心想万一这少年是真太子,那就奇货可居。于是,他不但不上报,反而急忙将王之明送往苏州、杭州一带隐蔽。可是世事难料,这王之明经常招摇于众,露出贵倨的样子,引起人们的注意,背后窃窃私议。高梦箕惧怕惹祸上身,不得已密奏朝廷,弘光帝大惊失色,急忙派遣内官持御札宣召。清顺治二年(1645)三月初一日,少年来到南京,被交付锦衣卫冯可宗处看管。第二天,弘光帝面谕群臣道:“有一稚子言是先帝东宫,若是真先帝之子即朕之子,当抚养优,不令失所。”随令侯、伯、九卿、科、道等官同往审视。刘正宗当时在弘光朝任职,曾担任东宫讲官,熟悉太子模样,一眼就看出是奸人假冒。同样熟识太子的方拱乾也被召来辨认,但他出人意料地保持了沉默,由此引来谣言纷纷,对弘光帝不满的人乘机兴风作浪,散布流言飞语,刘正宗的信誉也大受影响,由此深恨方拱乾。其实,方拱乾明知太子是假,他刻意沉默,不过是借以表示对弘光政权的不满而已。

    顺治皇帝当时正为顺天科场案恼火,接到阴应节的奏疏后,赫然震怒。

    “吴良辅,宣方玄成进见。真是给点颜色就开染坊,无法无天了!”

    “嗻!”吴良辅马上应声办理。他一边走一边纳闷:“往昔皇上对方玄成优渥眷顾,都亲切地称呼他'楼冈',从不直呼其名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稍顷,方玄成来到乾清宫。顺治皇帝对方玄成非常器重,经常说“方学士面冷,可做吏部尚书”,但此刻却是翻脸无情,声色俱厉:“你是不是有个弟弟,叫方章钺,参加了今年的江南乡试?”

    “回皇上,我的五弟章钺参加了今年江南乡试。”

    顺治皇帝一把将阴应节的奏折甩给方玄成,“给事中阴应节参奏,你家与江南主考官方猷联宗,你弟弟才被取为举人,你怎么解释?”

    “回皇上,我们方家出自江南桐城,已历数世,而江南主考官方猷是浙江人,从未同宗。我弟弟章钺不在回避之列。”方玄成如实回禀。

    “哦。”顺治皇帝口气稍缓,但又口气严厉地说道:“此案既然要从严办理,方章钺亦不能例外。”

    “是,是,皇上明察。”方玄成深知伴君如伴虎的道理,何况天子正在气头上,因而除了附和外,别的话再不敢多说。

    顺治皇帝让方玄成退下后,命吴良辅暗中打听江南闱的情况。

    话说方玄成被顺治质询后,回来见到父亲,一五一十汇报了情况。方拱乾不以为意:“你五弟的水平你不相信吗?再说,方猷和我们不是同宗,这不明摆着的事嘛。回头我写个奏折呈报皇上。”

    方玄成迟疑了一下,说:“阴应节为什么写这么一个折子,说咱们和方猷同宗?这里面不会有什么猫腻吧?”

    “不能!咱们和阴应节没有过结,他不可能整我们。应该是道听途说来的,不用在意。再说脚正不怕鞋歪,不用挂在心上!”说完就接着整理他的文稿。方玄成心有不安地退出父亲书房。

    可叹,一代大儒方拱乾与人结怨而不知,遭人参奏而不察。小子感文人常埋头致学,对世事常不挂于心,难免官路坎坷,不禁有诗叹曰:

    人心自古难兼顾,岂让文人万事强。

    致仕仍迷诗雅颂,胸怀天下梦黄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