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场案严查 方章钺蒙冤

    更新时间:2018-08-14 22:34:00本章字数:1552字

    话说吴良辅按照顺治皇帝的命令去搜集江南科场的消息,没用费力就将情况摸清,并给皇上拿回来两本书。这两本书是《万金记》和《钧天乐》的刊刻本。

    顺治皇帝看完这两本书后,本来还对其中情节半信半疑,但听说《钧天乐》是尤侗所写后,立即转变了态度。因为他对尤侗早有耳闻。

    尤侗,字展成,号西堂,江苏长州人。少时便有神童之誉。后加入吴兆骞主盟的慎交社,遍交江南名士。他的诗写得情真性灵,且在文体上体现出极大的开拓性和创造性,被吴伟业称为“骚坛盟主”。尤侗有一篇写西厢《临去秋波那一转》的时文,深为顺治皇帝赏识。顺治皇帝多次向身边人称赞尤侗,说他是“真才子”“极善作文字”,还将尤侗极富文采的《讨蚤檄》一文展示给翰林院学士们说:“此奇文也。”

    因此,顺治皇帝完全相信《钧天乐》中所描述的科场弊端情形是事实。他因而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严办。一道上谕颁行江南:“据奏南闱情弊多端,物议沸腾,方猷等经朕面谕,尚敢如此,殊属可恶。方猷、钱开宗并同考试官,俱着革职,并中试举人方章钺,刑部差员役速拿来京,严行详审。本内所参事情及闱中一切弊窦,着郎廷佐(时任江南江西总督)速行严查明白,将人犯拿解刑部。方拱乾明白回奏。”

    已回到京师的方猷、钱开宗,立即被革职下狱,等待调查。同考官李上林、商显仁、叶楚槐、钱文灿等人,是来自浙江各县的举人以及进士出身的知县,也同时被革职,结果相关县地的衙门为之一空。

    江南江西总督郎廷佐接到圣旨后自然不敢怠慢,联同漕运总督兼兵部尚书亢得时,迅速展开了调查。又听说京城同考官李振邺等人已经掉了脑袋,更加惶恐不安,唯恐祸及己身。

    这一日,郎廷佐邀请亢得时到府中议事。

    见到亢得时,郎廷佐口打嗨声,“亢大人,受累了!”

    亢得时亦口打嗨声,“受累、受罪,都不怕,就怕辜负了皇恩,办不好皇差啊!”

    “亢大人所言极是。郑成功祸乱东南,我等竭忠尽智为朝廷戡乱抚边,没有片刻时间得以休憩。方猷、钱开宗着实可恶!皇上深知江南多名士,江南闱是朝廷选拔人才最关紧要之所在,因而慎之又慎。皇上千挑万选出他们两位,对他们寄予厚望。二人临行前,皇上特意召见,千叮咛万嘱咐,要他们二人敬慎秉公,并警告他们倘所行不正,决不轻恕!”郎廷佐说到这里,气得咳嗽不止。

    见此,亢得时急忙说道:“郎大人不要气坏了身子,还得办皇差,为皇上分忧。方猷、钱开宗这两个酸腐翰林,真是可恶至极。一来到江南,就把皇上的警醒忘到九宵云外,大肆徇私舞弊,收受槐塘程氏的贿赂,使不学无术的程氏公子程度渊得以取中,真是胆大妄为!”

    这时郎廷佐缓过一口气,说道:“现在查实的有七位贡生贿赂方猷、钱正宗中举,但皇上点名的方章钺却未曾查实。这可如何是好?”

    亢得时言道:“郎大人,已有邸报说就京城同考官李振邺等人已经掉了脑袋。看来,此事若处理不好,恐怕你我的脑袋都有要搬家。方章钺是皇上钦点的,看来皇上是要杀鸡儆猴啊!让方拱乾明白回奏,只是摆个样子!”

    郎廷佐口打嗨声:“看来只能把方章钺报上去了!方大人,得罪了!”

    话说方拱乾接到圣旨,倒也没有惊慌,因为他自己很清楚,阴应节的奏疏不过是凭白诬陷之词,因此明白地声辩说:“臣籍江南,与主考方猷从未同宗,故臣子章钺不在回避之例,有丁亥、己酉、甲午三科齿录可据。”

    方拱乾父子作为壮年新进的书生,不仅对党争的残酷性知之不深,对当时的时局也没有清醒的认识。清朝以异族入主中原,对汉人士族十分警惕。多尔衮执政时,对汉人大臣一向采取猜疑、压制的态度。在南北党争中南方大臣陈名夏、龚鼎孳与北方大臣冯铨争斗,多尔衮公然庇护名声狼籍的冯铨,就是因为冯铨是最早剃发留辫的汉人大臣之一,远比陈名夏、龚鼎孳对清朝更为忠心耿耿。

    顺治任性下旨,下官顺意为之,一个冤情就此形成,看到此处,不禁小子悲从中来,有诗叹曰:

    相信文章不信臣,猜疑胡乱不为仁。

    为求自保从皇意,无奈蒙冤似海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