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兆骞入狱 顺治帝听奏

    更新时间:2018-09-03 21:16:40本章字数:1320字

    和吴兆骞的抗拒不同,有的人把这次复试当作展示的机会,文章写得洋洋洒洒。

    复试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这次是吴珂鸣名列第一,当了解元,准予参加当年的会试。他的文章写得确实不错,其中“不为朝廷不甚爱惜之官,亦不受乡党无足轻重之誉”句,一时为世人所传诵,都说他有宰相风度。顺治帝对吴珂鸣大加赞赏,特赐他进士及第。

    其他人就没有吴珂鸣那么幸运了,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惩戒。汪溥勋等七十四人通过考试,仍准做举人,但不得参与本科会试;史继佚等二十四人,也算通过考试,准做举人,但罚停会试两科,要到六年后才能再次参加会试;方域等十四人因文理不通被革去举人功名。

    本来诗名已经传遍京城的吴兆骞则再次声震京师,这次不是因为他的才华,而是因为他竟然在瀛台复试中交了一张白卷。

    交了白卷的吴兆骞毫无悬念地被逮捕入狱。

    十一月辛酉,养心殿东暖阁,顺治皇帝召集刘正宗(吏部尚书、文华殿大学士)、周卫祚(文渊阁大学士)、图海(太子太保、刑部尚书)、白允谦(刑部尚书)议事。

    “众爱卿,江南闱的案子查得怎么样了?八个月过去了,那个狂妄的吴兆骞蔑视皇威,着实可恶!郎廷佐奏报的方章钺、程度渊、张明荐、伍成礼、吴兰友、姚其章、庄允堡、钱威贿赂考官必须严惩!朕一定要杀一杀科场歪风!”

    “回禀皇上,奴才已查明江南闱案情,请皇上定夺。程度渊、张明荐、伍成礼、吴兰友、庄允堡五人罪证俱实,方章钺、姚其章、钱威三人罪证存疑,奴才严加审讯,现已有口供。吴兆骞查无贿考,审无情弊。据此,刑部请旨:正主考方猷拟斩,副主考钱开宗拟绞,同考官叶楚槐等拟责遣尚阳堡,被告举人方章钺等八名举人并吴兆骞俱革去举人。”图海回奏。他是比照顺天科场案定罪量刑的,自认为皇上应该是认可的。

    顺治皇帝闻言大怒:“大胆图海!你竟敢勾结罪犯,妄图开脱,是何居心?”

    图海慌忙跪倒,全身哆嗦道:“奴才不敢!”众人也慌忙跪倒在地。

    顺治皇帝看都未看图海一眼,接着说道:“江南人才聚集,乃是我大清兴旺发达之人才宝库。科举更是选拔人才的不二法宝。如今江南闱出此丑闻,民心动摇,民怨沸腾,如若不严加处罚,怎能安江南人心,怎能平江南士子之怒!”说到这里,顺治皇帝看了一眼跪在地下众人。

    众人皆低头不言,刘正宗见此机会,忙奏道:“臣与图海大人所见略有不同,望皇上明断。”

    顺治帝怒气未消,低哼一声:“讲!”

    刘正宗言道:“顺天府、江南省接连出现科场舞弊大案,让人痛心,必须铁腕严惩!顺天科场案,皇上对他们以怀柔之心,但朝廷上下却未能懂皇上良苦用心,对江南科场案心存侥幸,对首恶未能严办,对从犯多方开脱。如若比照顺天科场案处理,必然天下大哗,科场舞弊之风将越刮越烈!”

    说到这,刘正宗故意停顿了一下,等待顺治帝反应。

    果然,顺治帝听刘正宗之言,感觉心里非常熨贴,微微颔首:“爱卿,请继续。”

    刘正宗得言,心中一喜,但紧接着收敛心思继续言道:“皇上,我听说方猷、钱开宗两位正副主考每人都受贿一千多两,而且我听说江南闱考生夹带、替考都是名码实价,还有的考生给足了银子可以直接进入副榜,甚至正榜,由此可见,江南闱不仅仅是正副主考有问题,恐怕所有的同考官都是有问题的。”

    眼见得江南科场案再度升级,小子不禁有诗叹曰:

    选人科举不清明,官场污浊吏必惩。

    理想乾坤彰正气,职位不卖重德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