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长发诬告 吴兆骞流徙

    更新时间:2018-09-08 21:56:52本章字数:1726字

    话说上回说到刘正宗把江南闱所有同考官都打包成方猷、钱开宗犯罪团伙成员。刘正宗此言说进了顺治帝心里,他可不想只拿两个正副主考开刀了事,他深信所有的同考官都有问题,他绝不允许有一人漏网!他这一番话犹如热油浇在烈火上,顺治帝怒火更炽。

    “言之有理!”他恨恨地对图海、白允谦问道:“尔等可曾查出了这些问题?”

    “这个……”图海、白允谦顿时愣,正准备解释几句。

    只见顺治帝瘦弱的手一摆止住了他们,厉声喝斥道:“是不是朕不问,尔等就不准备告诉朕!”

    图海、白允谦面色发白,不停地磕头:“奴才(臣)该死!奴才(臣)该死!”

    刘正宗知道图海、白允谦已经没有翻身的机会了,便趁机送上空头人情:“他们也是一时疏忽,皇上不要动怒!”说完这些,他又趁机给顺治帝送上一个大礼包。“皇上,臣听说有人向刑部告发吴兆骞屡次赋诗表达对大清的不满!”

    顺治帝闻言一喜,这个让他头疼的吴兆骞果然有小辫子!于是对图海问道:“果有此事?”

    图海慌忙答道:“是有这么一回事。有秀才王长发举报吴兆骞写反诗。他说吴兆骞写了《赠祁奕喜》《送康小范回广陵》《夜集赠余澹心》《哭友》等大量反诗,怀故明之思,哀家国之痛,发兴亡之感。经查,这些诗虽有不当,但并不能证明吴兆骞有谋反之意,也并未查明他和南明逆贼有任何关联。故此刑部并未以吴兆骞谋反定案。”

    不待顺治帝表态,刘正宗立即对着顺治帝拱手道:“臣有事上奏。”

    顺治帝面色稍缓:“爱卿,请讲。”

    刘正宗道:“王长发与吴兆骞同乡,对吴兆骞了解甚多。吴兆骞傲然自负,不与俗谐,常有惊世骇俗之言,作怀故明之诗,其以笔名刘素素写的《虎丘题壁》诬蔑我朝伐南将士肆意掠夺、滥杀无辜,并以'愁心都是春江水,日日东流无尽时'结尾,彰显其对我朝不满之心,对我伐南将士仇恨之情!”

    顺治帝怒道:“果有此事?为何不予治罪?”

    图海慌忙回道:“回皇上,《虎丘题壁》只有王长发一人之言,并未查实刘素素就是吴兆骞之笔名。”

    “刑部太让朕失望了,失职无能之极!刘爱卿,此事你要全程督办,速将结案定论报朕!”说罢,一挥手,“尔等退下吧。”

    没过几天,刘正宗就组织刑部取得所有涉案人员口供,并定案意见呈报顺治帝。顺治帝阅毕,龙心大悦,下诏执行。

    顺治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12月22日),皇帝下诏:“正副方猷、钱开宗俱著即正法,妻子家产,籍没入官。同考官叶楚槐、周霖等十八人俱著即处绞,妻子家奴,籍没入官。同考官卢铸鼎已死,免绞,其妻子家奴,仍要籍没入官。举人方章钺、程度渊、张明荐、伍成礼、吴兰友、吴兆骞、姚其章、庄允堡、钱威革去举人功名,各责40板,籍没家产入官,与父母兄弟妻子流徙宁古塔。方拱乾、方玄成革职,与方章钺同流宁古塔。刑部承问此案,徇庇迟至经年,且将此重情,问拟甚轻,是何意见!作速回奏,余如议。”

    刑部众人接旨后俱战战兢兢,纷纷表态请罚。最后,刑部拿出请罚奏折呈报顺治皇帝。顺治帝照准,冠以“撇狱疏忽”的罪名对刑部众官员予以严厉处罚。于是,刑部尚书图海、白允谦,侍郎吴喇禅、杜立德,郎中安珠瑚、胡悉宁,员外郎马海,主事周明新等革去加衔加级,或降级留任,一大批官员受到处罚。

    对于在逃的举人程度渊,顺治皇帝也不能容忍有漏网之鱼,责成两江总督郎廷佐和漕运总督亢得时尽快抓捕程度渊,倘若抓不到,郎廷佐和亢得时二人就有受贿作弊、有意买放的嫌疑,必须受罚。此谕一下,郎廷佐、亢得时后悔不该报上在逃的程度渊之名,但事已至此,只得出动兵马,全力缉捕了。程度渊后来被抓获,也一样被流放。

    顺治皇帝突然一反常态,如此苛刻严厉,这其中自然有深刻的背景。其时,抗清势力郑成功在厦门大练水军,活动频繁,隐隐有北上之意。而江南不少反清志士闻风而动,大有里应外合之势。这还只是外优。其内,红颜知己董鄂妃一病不起,尽管顺治皇帝多方抚慰,承诺一旦董鄂妃再生一子,一定立其为太子,但董鄂妃的病情还是一日一日地沉重。而最令顺治皇帝烦躁的还是宫中四处充满了幸灾乐祸且不怀好意的目光,包括他的母亲孝庄太后在内。在内外交困的处境下,内心虚弱的顺治皇帝决意大开杀戒,拿江南科考案来立威。

    江南丁酉科场案尘埃落定。方章钺、吴兆骞等人及其父母兄弟妻子的苦难开始。感顺治帝大开杀戒,小子有诗叹曰:

    内忧外患动杀机,文治武功已俱疲。

    乱世求安偏重典,举家流放众亲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