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人遭狱祸 悲凉作囚歌

    更新时间:2018-09-15 22:06:18本章字数:1429字

    话说吴兆骞得知判决结果,不禁仰天长叹。

    八个月的狱中生活,吴兆骞虽然已欲料到结果不会好,但是此结果仍出乎意料,整个人如堕冰窟,瞬间石化。从小树立起来的读书、科举、做官的理想人生之路到如今全部灰飞烟灭。

    在这朔风凛冽的夜晚,想到自己以前和父亲兄弟一起参加文人集会的盛况,更加伤感。吴兆骞情不自禁地吟诵道: 

    “青青杜若满芳洲,回首家山忆昔游。

    父子文章推二庾,兄弟才笔说诸刘。

    那知眉黛悲谣诼,还使衣冠泣累囚。

    闻道江东花信好,五湖归去看渔舟。”

    吟毕,他叹了口气:“早知道是如此结局,还不如归隐。”但现实很残酷,归隐也已不可得,他将面对的是一条不归的流放之路!

    陈子长过来拍拍吴兆骞的肩膀,安慰吴兆骞道:“先生是被冤枉的,可以向当今皇上申诉。”

    吴兆骞叹道:“没用了!我的案子不再是简单的个人之事,我已经卷入党争之中,乃为党祸。时至今日,已无回天之力!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鬼神身上,听天由命了。”他叹了一口气,慢慢地踱起步来,边踱边吟道:

    “欲尽平生语,艰辛敢自陈。

    已成钩党祸,莫忌独醒人。

    名辱怜词赋,时厄听鬼神。

    君门真万里,流恸向清旻。”

    吴兆骞吟毕,陈子长接道:“这个王长发真是江南士子的耻辱,你们慎交社和同声社成员都是江南士子中的精英,王长发作为同声社重要成员,不思保全江南人士,却趁科场案落井下石,挟嫌诬告,投靠刘正宗,致先生于死地而后快!真是一个恶毒小人!”

    吴兆骞道:“王长发诬告确实可恨,但如果我不执迷仕途,他就是想诬告我也是找不到机会,说到底,我下狱的原因不是考试纪律严格,而是自己把声名看得太重的缘故!感谢你对我的一片真心。我有一些感想,以诗示尔。

    夜静危鐎刻漏频,客中对尔倍情亲。

    非关刀笔严持法,自是声名解误人。

    献吊湘潭悲宋玉,窜身辽海泣崔骃。

    南天望处堪肠断,榆柳江皋已暮春。”

    陈直方也走过来安慰吴兆骞。虽有千言万语却知多说无益,不久大家陷入沉默,相对无语,各自想自己渺茫的前途。

    吴兆骞在狱中度过了八个多月,在狱中结识了陈之遴父子、方拱乾父子。和他们经常进行诗酒唱和,同时陈之遴与方拱乾两家都是诗书礼仪之家,有着较为深厚的文学传统。陈之遴年轻时与钱谦益、吴伟业、陈名夏等多有交往,有诗集《浮云集》。方拱乾家也是一个文学氛围很浓厚的家族,其子方玄成(方孝标)有《钝斋诗选》方亨咸有《楚粤草》《怡亭杂记》《邵村诗集》《塞外乐府》等,方膏盛有《其旋堂诗集》,方膏茂有《余垒集》。这些人对他的文学创作存在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同时狱中生活,使吴兆骞的心态发生了变化,也反映在诗歌创作中。在前期他以才华自诩,同时名士的身份,使他意气风发,模仿六朝、初唐,对国家时速关注较多,语言也较为华丽。入狱,对于他的人生来说是一个转折,狱中所思所想不能与先前同日而语,这也直接影响了他的文学风格。

    在狱中,吴兆骞与陈之遴和方拱乾两家交往密切,特别是与陈之遴之子陈子长有较多唱和,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陈堪永,字子长,陈容永,字直方,均系陈之遴之子,同乃父一起入狱。

    转眼春节已至。戊戌(1658,顺治十五年)除夕吴兆骞和方拱乾父子、陈之遴父子在狱中度过。除夕之夜是传统节日,是辞旧迎新的节日,每个人都非常重视,这本来是合家团圆的时候,但吴兆骞和方、陈两家以及那些丁酉科场案“有情弊”的举子们不得不在狱中度过。

    “不堪今夜酒,相对异州人。窜逐存余齿,艰难愧此身。”吴兆骞在寂寥与悲凉中度过了这个除夕,这首诗就是他的心声。

    见此光景,小子有诗叹曰:

    文人罹难互诗酬,镣铐锁身向自由。

    命运坎坷无可奈,志为高雅写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