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名科考祸 受患读书始

    更新时间:2018-10-03 00:08:11本章字数:1776字

    按照顺治皇帝的谕旨,吴兆骞的父母、兄弟、妻子都该受到牵连,被一同流放。但朝中尚有不少人同情吴兆骞的遭遇,设法为他开脱,因而他的父母和两个哥哥都得以留在关内,其妻葛采真也被允许暂缓出关。这也算不幸中的大幸了。而方章钺一家数十口人(方章钺出塞时,幼弟方奕箴因年少免于出塞,三哥方育盛与四哥方膏茂则于次年夏始抵宁古塔)均受到牵连,一同被流放。

    话说吴兆骞之命运,既有他个人的因素,更是时代背景的浓缩。

    吴兆骞生于明崇祯四年(1631),崇祯十一年(1638)入私塾读书,受业于计东之父计名。崇祯十二年(1639)其父吴晋锡举于乡,成为举人,十三年(1640)成进士,授湖广永州推官。同年吴兆骞与兄吴兆宫、计东以及计东之父计名读书于吴县楞伽山。崇祯十三年(1640),吴兆骞十岁赋京都,以赋擅名,后与陈维崧齐名。童子时除写有《胆赋》外,今尚存有《竹赋》,《竹赋》并序:童子时作。崇祯十四年(1641),吴晋锡赴永州任,吴兆骞随父宦游于楚。顺治二年(1645)五月吴兆骞返回吴江,结束了四年的作客生涯。

    顺治二年(1645)、三年(1646),清统治者攻破南京后连续开科取士,前录用大批前朝官员。从顺治二年(1645)到顺治五年(1648),吴兆骞匿迹乡里,读书治学,从十四、五岁开始步入科举之途。在鼎革变乱之际,吴兆骞所思考的不仅仅是个人的人生出处问题,在他身上还背负着使自己的亲人免受折磨,使大家族的地位继续延续下去的责任。望族的延续需要有科举功名作为强大的支撑,名士身份也需要功名来证实。何况他在明朝没有获得过任何功名,出试清廷不会招致任何人的非议。

    明末清初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比较特殊的时期。盛衰之际,士人心态各异,归隐之人有之,忘旧朝仕新朝之人有之,为旧朝起兵反抗新朝之人有之。

    吴兆骞六世祖到父吴晋锡在科举上都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兄兆宽,诸生。次兄兆宫,崇祯十五年(1642)副榜。科举功名使吴氏成为吴江望族,生长在这样一个诗书礼仪之家,先祖积累起来的功名足以照耀后辈的每一个人,吴兆骞也不例外。祖父辈给他树立了不少榜样,也给了他不少的影响。朱明王朝对吴家可谓厚爱非常,所谓“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吴兆骞之父吴晋锡在朱明王朝不可挽回之际毅然归隐不出。叔祖吴易、族人吴鉴均因反清复明而死。

    吴易,字日生,柳胥里人,邦桢孙。生有膂力,好兵法,跅弛不羁。崇祯十六年为进士,福王时谒史可法于扬州,可法异其才,荐授职方主事,监纪军前,甚著劳绩。明年奉檄督饷吴中,未还而扬州失,已而吴江亦失。遂与同邑孙兆奎、沈自炳、自駉等号召舟师聚众千人,屯长白荡,出没旁近诸县道路为梗。唐王闻之,授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总督江南诸军事。杨文骢奏易斩获多,进为兵部尚书,鲁王亦授易兵部侍郎,封长兴伯。八月二十四日出战获舟二十,明日大雨,不设备,为大兵所败。易孑身走,父承绪妻沈及女皆赴水死,一军尽歼。明年易乡人周瑞复聚长白荡,迎易入其营,巡抚土国宝遣副将汪茂功讨之,八百人皆为所杀,军声颇振,八月易至嘉善与倪曼青合营,集饮孙璋家。大兵猝至,被获至杭州不屈,杀于草桥门,瑞亦死焉。

    吴鉴,字子仪,易族子,为诸生有名。乙酉六月七日,大兵徇吴江,知县林嵋走归闽,县丞朱国佐献册籍于军前,遂来署县事。鉴闻之大怒,徒手入县庭骂国佐。国佐执送苏州知府,讯其党与,则曰张睢阳、颜平原、岳武穆、方正学皆是也;问其头目,曰孔子、孟子。未几杀于胥门。

    这种传统的诗书礼仪之家一方面培养了士人一种世俗的追求,即传统的士人功名之心。另一方面,也濡染了一种气节和家国观念。世俗舆论压力,传统功名之心,同时对旧王朝的怀念,一直深深地影响着少年时代的吴兆骞。这一时期的吴兆骞的心态呈现出故国眷念之情、传统的功名之心与名士的孤傲归隐等复杂矛盾的特征。

    凭借真才实学在江南丁酉闱中一举夺魁的“南元”吴兆骞,因在复试中交白卷,被顺治皇帝削去其南元发配到九死一生的宁古塔,令人惋惜。此时代之哀也。

    尽管在吴梅村、徐乾学、顾贞观等江南名流的多方努力,劳民伤财依然无济于事。吴梅村无奈写下“受患只从读书始”的名句,震撼了整个汉人文坛,从此感受读书也不是比万般下品高的郁闷,知识与读书人失去了应有的尊重,文化遭受到严重迫害和破坏,从此助长金钱与权力涤荡国人道德理念。小子有诗叹曰:

    寒窗数载为功名,未想到头化作空。

    今日高登南榜首,明朝流徙陷囚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