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载书赴流放 吟哦诠过往

    更新时间:2018-10-16 00:24:55本章字数:1630字

    吴兆骞挥手转身离去,送行之人无不呜咽。为了携带他视为生命的书籍,吴兆骞独赁牛车以载所携书籍,以至身无分文,无法置办其他物品,更无道路之费。多亏了他的各位年伯,特别是他的好友季沧苇伸出援手,助银一百余两,做完皮袄,置办各项杂物后,尚余四十金。

    他的好友季振宜,字诜兮,号沧苇,泰兴县季家市(今靖江市季市镇)人,比吴兆骞年长一岁,少负异才,聪颖过人,诗风文采及治学之勤,尤为人称道。清顺治三年考中举人,时年17岁,次年成进士,出任浙江兰溪县令,有政绩,升为刑部主事,历任户部员外郎、郎中、广西道御史。他为官恪尽职守、风节凛然,弹章数十上,屡劾权要。季振宜一本奏章,解万家百姓苦难,蜚声乡里。此次资助吴兆骞白银三十两以备不时之需和路途花销,并赠诗。

    吴兆骞离京之时,全国各地士子纷纷为其赋诗为文,一时送其出关之作遍天下,最知名的当属吴梅村的《悲歌赠吴季子》。就这样,吴兆骞满载书籍和好友送别诗作踏上流徙之路。他常常吟诵诸友送别诗作后,面朝南方吟哦起他的诗作《闰三月朔日将赴辽左留别吴中诸故人》:

    “蓟门三月柳堪折,玉关迁客肠断绝。结束征车去旧乡,矫首天南恨离别。

    忆昨胥台事侠游,才名卓荦凌王侯。黄童雅擅无双誉,温峤羞居第二流。

    相将泪向春江曲,阖庐墓前草初绿。彩鹢春风客似云,珠帘夜月人如玉。

    少年行乐恣游盤,夹道飞花覆锦湍。按歌每挟茱萸女,驻马频看芍药栏。

    筵前进酒题鹦鹉,一日声名动东府。拟从执戟奏甘泉,耻学吾丘能格五。

    去年谬应公车征,骏马高台几度登。自许文章飞白凤,岂知谣诼信苍蝇。

    苍蝇点白由来事,薏苡偏嗟罹谤议。赋就凌云秪自怜,投人明月还相弃。

    身婴木索入圜门,白日阴沉欲断魂。北燕漫说邹生哭,东海谁明孝妇冤。

    衔冤犴狴悲何极,慷慨陈词对严棘。幽怨空教托楚辞,严威竟已拘秦格。

    忽承恩谴度龙沙,边草茫茫去路赊。名列丹书难指罪,身投青海已无家。

    销魂桥畔谁相送,一曲庐笳自悲痛。皂帽惭非避世人,青山何处思乡梦。

    乡心日夜绕江干,江柳江花不复攀。万里关塞行应遍,十载交游见欲难。

    从此家山等飞霍,满眼黄云横大漠。自伤亭伯远投荒,却悔平原轻赴洛。

    一向水天逐雁臣,东风挥手泪沾巾。只应一片江南月,流照飘零塞北人。”

    他一遍遍地吟哦,直到泪流满面。

    …………

    顺治十六年三月丙申,养心殿东暖阁,顺治皇帝召觉罗巴哈纳(少保兼太子太保、少傅兼太子太傅、中和殿大学士)、金之俊(中和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议事。

    顺治帝言道:“郑成功盘踞东南,贼势日大,去年以来屡犯澄海、温州,游击刘进忠背叛朝廷,向郑成功投降。朕先后任命佟国器为浙江巡抚、赵国祚为浙江总督、命令李率泰专督福建。江南江西总督郎廷佐巡阅江海,上密疏言:‘郑成功屯聚海岛,将犯江南。江南汛兵无多,水师舟楫未备,请调发邻省劲兵防御。’为防郑成功沿长江进犯内地,朕欲加强江宁防御,二位爱卿可有合适人选担任江宁巡抚?”

    觉罗巴哈纳奏道:“安徽巡抚蒋国柱为政勤清,奴才推荐此人担任江宁巡抚。”

    金之俊忙道:“臣附议。”

    顺治帝微微颌首道:“两位爱卿所言极是。蒋国柱亦觉察郑氏图谋,特上疏谨以布置机宜及长江险要形势绘图向朕陈奏,朕心甚慰。调蒋国柱任江宁巡抚,驻镇江,防御郑成功。”

    觉罗巴哈纳奏道:“奴才闻郑成功之所以日益猖獗,是因为有众多奸民年少者加入贼部,年老者为之通风报信,更有众多士子暗中与之相通,资以金帛。”

    顺治帝道:“帝王是以道德教化百姓,而以刑罚作为辅佐统治的工具。”言罢沉吟不语。

    觉罗巴哈纳见状,忙道:“奴才谨记皇上教诲!奴才有一事上奏。”

    “请讲。”

    “奴才最近查知,京城士子常常聚会赋诗作文为吴兆骞鸣不平。”

    “现在天下渐渐平定下来,朕将大兴文教事业,崇尚儒术,以开创太平盛世。圣人之道,犹如红日高悬在天上一样,上可以赖其治理国家,下可以此为君主服务。吴兆骞才高八斗,恃才傲物,不销其傲骨难为我朝所用也;胸怀故国,常怀不平,不锉其反骨天下士子难顺我朝之治也,朕以其为天下士子示范耳!”

    感此,小子有诗叹曰:

    吟哦赴征程,才高误半生。

    屈平怀傲骨,特立楚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