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赠诗潘守戎 偶遇白头翁

    更新时间:2018-11-06 21:28:37本章字数:1969字

    出得山海关,入目所及衰草塞道,村庄稀稀落落。吴兆骞心中一阵凄凉,回望山海关,雄关巍峨,但它阻断了回乡的路,过了它,便是关外!虽只一关,便隔着万重山,再难回梦绕魂牵的江南!

    吴兆骞吟哦起这首名为《山海关》的诗:

    “迴合千峰起塞垣,汉家曾此限中原。

    城临辽海雄南部,地枕燕山控北门。

    寂寞鸡鸣今锁钥,凄凉龙战昔乾坤。

    高台谁忆中山业?远目苍苍白草昏。”

    别了我的江南,别了我的双亲,别了我的妻儿,恐此生再难相见!这一切都拜丁酉科考所赐,从举人到囚犯,只是一夜之间!空有报国志,无奈换了人间!

    面对两京锁钥之地和高耸的雄关,深深陷入困苦之中的吴兆骞心中无限凄凉。塞外景物萧瑟,远目苍苍白草昏。吴兆骞面向南方跪倒:

    “父母在上,列祖列宗在上,不孝子孙兆骞未能光宗耀祖,位列朝堂,反丢掉举人,远赴绝域。但无论到哪,我都不会辱没吴氏门楣,堂堂正正做人,光明正大做事,孜孜不倦做文,将中华文化传播到塞外,将中华文脉在雪域传承。有我中华文明在,我吴兆骞到哪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父母在上,列祖列宗在上,不孝子孙兆骞祈愿父母安好、列祖列宗永享香火,吴门昌盛,世代传承!”

    吴兆骞跪拜毕,山海关潘守戎过来告辞,方拱乾父子、吴兆骞与潘守戎依依惜别。潘守戎知道方拱乾的学问高、诗赋好,便向方拱乾索诗留念。方拱乾呵呵一笑,道:“你守着吴兆骞这么一个大才子,却向我索诗。”转头向吴兆骞道:“烦请贤侄代我作诗一首,赠与潘将军!”感激潘守戎在山海关的热情照顾,吴兆骞欣然应允,作诗一首。诗曰:

    “塞天万里送征鞍,意气逢君欲别难。

    侠客军中倾灌孟,故人门下识任安。

    望乡台迥边去断,姜女祠空海气寒。

    明发骊驹分手后,榆关风雪竟南看。”

    告别潘守戎,众人继续前行。对于潘守戎的照顾,吴兆骞心存感激,在他冰冷的心中渗入一缕缕暖意。回想到达山海关这天,偶遇一老翁,乍听吴语,感慨万千。到达山海关这天,已是日暮时分,当疲惫的车队停留在驻地门前的时候,吴兆骞们竟然还幸运地遇到了一位老乡,大约是他们的穿着与口音引起了一位老者的注意,“鹿裘老翁鬓成雪,夹毂相逢问闾里”,多年未闻乡音的老翁“乍闻吴语三太息”,直接把他们拉上了酒楼,请他们大吃了一顿。酒酣耳热之时老翁讲起了自己的故事,生长在吴中的他少年时曾练得一手名冠江南的沙家枪法,凭借一身的武艺曾多次往来于东北边关贩卖缯绸,腰缠万贯后就在此地过起了灯红酒绿的生活,“燕姬十五芙蓉色,弹筝夜夜酣高楼。一曲红绡醉中掷,囊空典却千金裘。”直到穷困潦倒后无颜再回家乡,生活无着只好投军,参加过松山、宁前战役,兵败后逃到山海关。不久,吴三桂引清兵入关,他自此解甲归田“从此飘零脱军伍,种豆锄葵学农圃”,不久传来了清军占领江南的消息,更使他心灰意冷,亦使他更加怀念家乡的山山水水,“伊昔姑苏城畔住,门前小店临江树。半生羁戍塞垣秋,梦断吴关旧行处”。今日意外得逢家乡人,竟使老翁涕泗横流。离别之际,老人表达了对家乡人的前途担忧“悽惶岭外北风哀,莽莽边沙路何极”,话语之间仍难掩当年的豪气“沽酒邀君君莫辞,天涯相见且相悲。莫嫌憔悴穷边叟,犹是吴趋市上儿”。这一段偶遇在吴兆骞的心头掀起波澜,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沧桑之感充溢心间,随后在孤寂的发遣途中,完成了这篇《榆关老翁行》。全文如下:

    “榆关酒楼临大衢,征人日暮行驻车。

    鹿裘老翁鬓成雪,夹毂相逢问里闾。

    乍闻吴语三太息,坐我楼头话畴昔。

    自云家世本吴中,住近张王旧宫侧。

    少年追逐冶游场,破产征歌意无惜。

    沙家枪矟冠江南,学得梨花推第一。

    技成好作关河游,贩缯几度来边州。

    燕姬十五芙蓉色,弹筝夜夜酣高楼。

    一曲红绡醉中掷,囊空典却千金裘。

    三载边庭履霜露,飘摇裋褐谁相顾。

    途穷不忍到乡关,却向军中应征募。

    金羁翠眊繍蝥弧,名隸渡辽第三部。

    关前上将霍将军,遣向松山守烽住。

    孤城接阈无时休,铁甲中宵带冰卧。

    老边墙直长城隈,梯冲百道如山来。

    宁前列屯昼城闭,旌旗黯惨纷黄埃。

    雄边健儿十三万,鼓声欲死弓难开。

    碛西降丁最翘健,日暮分营夜催战。

    吁嗟万骑无人回,射尽平州铁丝箭。

    曙光曈曈海生绿,战血无声注空谷。

    严霜如刀箭如蝟,欲上戎鞍泪交续。

    坚城既堕将军降,几部残兵向南哭。

    相随散卒临渝城,横刀更隸龙骧营。

    倏忽长安易朝市,关门不用防秋兵。

    从此飘零脱军伍,种豆锄葵学农圃。

    且将衰齿托鸡豚,幸免微躯饲豺虎。

    昨年有客来燕京,传道江南亦被兵。

    故国他乡尽荆棘,穷黎何处还聊生。

    伊昔姑苏城畔住,门前小店临江树。

    半生羇戍塞垣秋,梦断吴关旧行处。

    今日逢君辽水北,被褐驱车欲安适。

    白头边语久侏离,重听乡音涕横臆。

    悽惶岭外北风哀,莽莽边沙路何极。

    沽酒邀君君莫辞,天涯相见且相悲。

    莫嫌憔悴穷边叟,犹是吴趋市上儿。

    (悽惶岭在关外二里,旁有姜女石)”

    一篇《榆关老翁行》,把游子思乡之情展现的淋漓尽致,小子由是感慨,有诗叹曰:

    榆关偶遇故乡人,吴语呢哝分外亲。

    山海酒楼情絮絮,悽惶岭上泪纷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