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兆骞吟海韵 拱乾赋塔山

    更新时间:2019-01-19 19:17:42本章字数:1464字

    众人带着历史的沉重感和对自身命运的无奈继续前行。忽然前方涛声如雷、浪高如山,气势撼人心魄。

    吴兆骞深深地被这景观震撼,对方亨咸说道:“方御史,借你的妙笔绘丹青,把这美景留下来吧。我为你的画作配诗一首,如何?”

    方亨咸道:“此景蔚为壮观,堪称盛景,如若留下画卷亦为一件雅事。兆骞弟赋诗更为雅上之雅。画不能立就,还请兆骞弟赋诗,我等先赏为快吧!”众人纷纷点头附和。

    吴兆骞沉吟片刻,将眼光放在浩渺的海天之际,负手而立,苍凉的声音从胸腔升起,众人为之一震:

    “冯高临渤海,披远瞰瀛壖。

    浩浩雄东极,茫茫控北边。

    潮迴云岛失,浪蹴雪山连。

    空外应无地,波中或有天。

    稍分元菟郡,莫辨白狼川。

    洄洑连星拆,盘涡倒日悬。

    鸳鸯分万里,宇宙失千年。

    树隔扶桑近,津回析木偏。

    翳空鹏展翮,吹涝蜃飞涎。

    缥缈黿梁客,虚无鹿峤仙。

    泪绡怜女织,驱石想神鞭。

    杳映阳霞紫,昏明阴火元。

    鱼云晴作市,蚌月夜扬鲜。

    万象应难测,孤踪任所牵。

    萍漂何倚托,梗断孰延缘。

    征客槎空度,冤禽水漫填。

    欲沈徐衍石,难泛管宁船。

    乡国思渔钓,关山愧播迁。

    金支宁可睹,玉佩竟谁捐?

    心共滔滔水,东流去渺然。”

    (注:此诗题为《塔山道中望海二十韵》)

    随着吴兆骞的吟诵,众人感觉眼前的景色好像不断地向远处延展,辽阔的天地间忽然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如山般的浪头轰然而至,震耳欲聋的涛声在耳畔炸响!在大自然的伟力面前,个人显得是那么的渺小!

    “临渤海,瞰瀛壖……”景物不断开阔。“潮迴,浪蹴……”气势毁天灭地。“洄洑,盘涡……”壮观撼人心魄。

    在吴兆骞的吟诵中,一幅幅画面突兀而至……

    “分万里,失千年……”感伤随景而至。“缥缈,虚无……”心潮随波起伏。“应难测,任所牵……”思乡不期而至。“萍漂何倚托,梗断孰延缘。征客槎空度,冤禽水漫填。欲沈徐衍石,难泛管宁船。乡国思渔钓,关山愧播迁。金支宁可睹,玉佩竟谁捐?心共滔滔水,东流去渺然。”

    听此杜鹃啼血的诗句,众人无不心中凄凄然……

    方拱乾首先从哀伤中回复了心情,为了避免大家过度哀伤,向大家说道:“大家快些行路吧,我们晚上到塔山休息。”众人纷纷响应。吴兆骞抱歉地说道:“大家不要受我的情绪影响,我们还要振作起来,争取早日到达宁古塔。”

    塔山,即辽宁葫芦岛市东北塔山乡。清·乾隆《钦定盛京统志》载,塔山在“城西南六十里。明置塔山千户所于此。”《读史方舆纪要》塔山所“在卫东五十里。宣德三年别置中左千户所于此,属宁远卫。所城中三里有奇,嘉庆三年修筑。”为明与后金争夺之要地,后金崇德七年(1642年),夺取明之锦州,趁胜取塔山,毁其城。

    傍晚时分,众人到达塔山。方拱乾在昏暗的油灯下,写下《塔山杏山》,将他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将他的兴衰之思呈之笔端。这是一篇泣血的文字,书曰:“吁嗟乎,塔山杏山一平壤耳。非有蠶藂剑阁巑山元 深阻,何居乎当日公然以天险名?险不以地良以兵,竭中原全力,併住于关外之五里一台十里一城,宜乎踞虎豹而控门庭。及其败也,如奔涛雪捲槁箨风惊。合十三万人命,不能执寸铁争。至今父老涕泣指点,塞井夷灶,溢谷填堙,士卒委草莽,铠甲浮海滨,乌鸢饱难飞,蛟龙压欲沉,令征鞍客枕犹啾啾闻阴风冷月之哭声。吁嗟乎,古今征战不一代,书生眼孔何深?怪君不见隋炀帝,辽东浪死歌声沸,宫音不返成何济!又不见唐太宗,蝟鬚日角天下雄,高丽晚出无成功,筑台瘞骨称悯忠!三韩从来兵革地,几人称王几人帝,将有兴者必有废!吁嗟乎,兴废惟天岂人焉?往事无劳动客悲!”

    感方拱乾不为己哀,哀战争致生灵涂炭;不为己虑,虑天下兴废之道!小子有诗赞曰:

    书生触景又伤情,兴废系怀泣血鸣。

    武士征鞍陪冷月,谪人毳笔慰亡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