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人生若如初见 6

    更新时间:2018-07-15 23:46:39本章字数:2545字

    上午考理论力学,江颜对此胸有成竹,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早早地跑到教室,来个临阵磨枪。等江颜到了教室,大部分同学已经就坐。正发愁坐哪时,周平冲江颜招招手,“这里,江颜!”

    江颜走过去坐下,周平替自己占的位子临着过道,左边是周平,后边是司家俊。司家俊捣捣江颜,江颜转过头,两人相视一笑,江颜做了个OK的手势。周平看在眼里,一副酸溜溜地夸张表情,附带着讨好的笑容,“江颜,是我帮你占的位置,你不能眼里只有司家俊哦,也要照顾下我,做完了题目把卷子往我这边放放哈。”

    江颜调皮地冲他笑笑,“你都是近水楼台了还不放心。”

    整场考试江颜轻松快速答完所有题目,余光看到周平咬着笔帽拧着眉头苦思冥想。江颜瞅了瞅监考老师的位置,趁老师看向别处时快速把一张答题卷推到了旁边,周平敏捷地拿过去放在自己的卷子下面。

    周平手脚麻利地又把试卷传了回来,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江颜不禁莞尔。

    几分钟后,江颜拿起笔,把答案抄到一张小纸条上。正在抄写时,监考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这边,江颜一脸镇定地继续写,看上去是在认真答题。监考老师并没在她身边逗留,继续向教室后排巡视。

    江颜把带有答案的纸条揉成一个指甲大的纸团,准备扔给司家俊。可又不好回头去看老师当前的位置,这样很容易引起老师的注意。江颜推算老师从自己身边路过已经是十秒钟以前的事,脚步声也越来越轻,应该是背向自己走向最后一排的位置。江颜心中打定主意,迅速将纸团扔向了脑后。

    身后一片寂静,江颜不知道有没有扔偏,正在猜测中,老师来到了她的身旁,把纸条递给了江颜。

    江颜不好意思地抬头望着老师,眉眼里藏着笑,一对酒窝更是俏皮可爱,“老师,下不为例,好不好…”江颜讨好地一直望着老师,直到老师摇摇头离开,江颜这才松了一口气。

    忽然有人站起来,“老师,交卷!”吴建东把试卷放在桌上,起身离开了教室。

    晚饭后,江颜带上耳机,听着自己喜欢的流行乐,在操场上慢跑几圈。操场上跑步的人很少,散步的人挺多,坐在草坪上的情侣更多。

    刚跑了一两圈,吴建东出现在江颜的身边。江颜向他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并没有摘下耳机,因为她只想跟他打声招呼。江颜加快了速度想要拉开两人的距离,可吴建东总是跟她并排跑着,江颜顿时没了跑步的兴趣,就停下来准备走一圈离开。

    吴建东也停下了脚步,没打招呼就把江颜的耳机拔掉,对着目瞪口呆的江颜说道,“我们聊聊吧。”

    江颜本来要拒绝,可是又一想毕竟两人是同学,聊聊也没什么。

    吴建东双手放在裤兜里,依旧是洁白的衬衣,熨烫地没有任何褶皱。吴建东不仅让人感觉冷傲,江颜觉得他比同学们都成熟,可能是见过的人和事比大家多,尤其是女人。

    “江颜,如果你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欲擒故纵,我承认,你成功了。”说完看了看江颜,眼里不带任何温度。

    江颜听他这么一说,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眉头因思索而拧起,“什么欲擒故纵?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没听懂你在说什么。”

    吴建东停住了脚步,一只手落在江颜的肩膀,用探究的眼光注视着江颜的双目。江颜本能地后退了几步,躲避了他的碰触,心想这人今晚怎么了,自己跟他又不熟。

    吴建东看到了江颜的躲闪,那只悬空的手停在半空几秒钟,又插进裤兜里。

    “我见识过很多女人,像你这样玩欲擒故纵的也有,不过她们对我的吸引力远远比不上你。我要告诉你的是,适可而止,不要再跟司家俊走得更近,今天你为了他讨好老师的样子,我真的想拿鞭子抽你。你撒娇时只能对着我,听懂了吗?”说到后面吴建东一手抓住了江颜的右臂,把江颜往他的怀抱拉近,就要靠上他的胸膛。

    江颜吃痛地叫了一声,比起自己右臂传来的疼痛,她被吴建东的话气得不止如何开口,一口怒气堵在了胸膛。这个人竟然狂妄到认为天底下的女人都应该对他臣服。

    江颜冷静了几秒钟,然后抬起头对着吴建东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谢谢吴大少爷的抬爱,不过我觉得自己配不上您,所以我对您,没有任何幻想。” 

    吴建东依然抓着江颜,又拿食指抬高江颜的下巴,让她贴近自己的脸庞,这样能更近地观察江颜的眼神。令他失望和不解的是,他看到的只有愤怒。难道这个女人对自己一点想法都没有?虽然江颜很漂亮,但是他也碰到过比她更漂亮的女人。

    于是他缓了缓表情,这是他第一次在女人面前服软,虽然只是最轻微的,轻微的很难看得出来。

    “如果我允许你对我的幻想呢?”吴建东因为迫切想得到答案,不自知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江颜下巴的疼痛是这样清晰,她不禁又叫了一声,比上次更大声。同时挥舞着双手用力推开吴建东的手。

    吴建东听到江颜的痛苦叫声才发觉自己的力道让她不舒服了,慌忙放手。这个女人跟自己之前遇到的女人不同,她们都喜欢他的有力和霸道。而这个女人面对自己,却没有丝毫的动情和仰慕。

    江颜怒不可遏,顾不得同学的关系,大声地说到,“吴建东,拜托你不要这么自恋——我不可能对你有任何的想法的,因为我不可能喜欢你这样滥情的人。我喜欢的人只可能是用情专一的好人,当然我也会对他专一。”

    说完看着吴建东因愤怒而青筋爆露,粗重的呼吸隔着老远都能听到,江颜竟有报仇后的快感。这样的自恋狂就是缺少教训。

    吴建东紧握的拳头又放到了裤兜里,把裤兜撑得鼓鼓的。暴怒的脸面又恢复了正常,仿佛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你说的专情的人是指司家俊吧?”说完目不转睛地看着江颜。

    江颜觉得他的目光快要把自己灼伤了,于是扭头看向别处,同时嗯了一声算是答复。

    头顶响起吴建东的愤怒声,“你这个笨女人——”

    就在声音响起的瞬间,吴建东粗暴地将她拦腰搂住,将她固定在他那堵结实的胸膛前。她被他搂疼了,不由得大声叫了起来,然而嘴被堵住了,因而声音显得沉闷而慌乱。这阵狂吻是如此粗野,竟使她忘记呼吸,忘记反抗,忘记了一切,全身松软地躺在他的怀抱。

    他的嘴在坚持分开她的哆嗦的嘴唇,使她的神经发狂似的颤抖,使她产生一种感觉,这是一种她以前从来不知道的感觉。一种使人眩晕的旋转的感觉不断地转动着她的身子。

    直到吴建东放开她的嘴唇,将她的头贴在他的肩膀上。看着怀里几乎要晕倒的江颜,他的嘴角弯成了好看的弧度,眼睛里也尽是得意。

    “你的身体说明了一切,江颜,不要再掩饰你的感情了。”

    江颜如同被人拿一盆水从头浇到脚,瞬间就为刚才自己的表现而羞愧不已。她拼尽全身力气挣脱了吴建东的怀抱,并狠狠地给了吴建东一个耳光,转身就跑出了操场。

    吴建东吃惊地看着江颜,这是自己挨过的第一个耳光,火辣辣的,如同他心底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