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残破的现实 2

    更新时间:2018-07-20 23:24:58本章字数:2045字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撒射进来,身后的男人刚刚入睡,一只手还搭在她的腰间。江颜转过身,咬牙切齿地看着这个熟睡的男人。她极力在脑海抹去昨晚的事,她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噩梦,可是两腿间的疼痛是那么的清晰。

    嗜血的眼神紧紧盯着这个熟睡的男人,她的手悄悄摸过枕头,她要用枕头闷死这个恶魔,想到昨晚自己在他面前的无助和绝望,她的头脑涌上一股热血,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

    “江颜,一夜夫妻百日恩,你真的舍得杀了我。”他缓缓睁开眼睛,眼光里有一丝的失意和悲伤闪过,很快就消失不见,转而变成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眼光扫过脖子一直往下看。江颜这才意识到现在的自己未着寸缕,胸前的大片春光暴露在这个恶魔的眼前,急忙拉过被子盖到脖子,愤怒的眼光想要把这个男人射穿。可惜他脸上挂着悠然自得的笑容,并未受到任何影响。

    江颜想马上离开这里,看着地上散落的衣服,已残破得无法蔽体。吴建东下了床,令江颜瞠目的是,这个男人竟然赤身luo体地站在自己身旁,江颜一边把脸埋在被子上,一边紧张地喊着,“走开,离我远点——”下一秒就被打横抱进了浴室,江颜闭着眼睛捶打着他的胸膛。

    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不要再动来动去,否则我不敢保证会不会带你重温昨晚的激情。”这句话果然管用,江颜顾不得两人赤luo的身躯紧紧贴在一起,躺在他的怀里不敢动弹。

    他把她轻轻放进浴缸,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温水漫过她的全身,让她紧张的神经得以放松。她紧闭双目,不敢想太多的事,当前只有一个目的,赶紧离开这个魔窟般的地方。

    她用力擦拭着自己的身体,大片皮肤泛了红甚至露出血丝,她还是觉得没洗干净继续搓着。

    吴建东不知何时站在浴缸旁,看到这个女人伤害着自己的身体,眼里的怒火仿佛一触即发,他拿浴巾包住她的luo体,把她抱到了床上。

    床上多了件纪梵希的裙子,还有一套内衣,比江颜常穿的衣服稍微成熟,尤其是内衣。江颜顾不得这些,迅速套上衣服,走下床去。可是下面传来的撕痛让她差点跌倒。她终于明白这个男人为何抱着自己,真是个经验丰富的情场老手,悲伤如扎根的蔓藤爬上她的心头。

    吴建东走过来就要抱起她,被江颜一把推开,“不要碰我!”

    听到江颜愤怒的拒绝,他无所谓地摊摊手,“你这个样子走出去,全酒店的人都能想象出我们昨晚激情的画面。既然你不在乎,我不勉强。”

    江颜被他的话彻底击败,只得任由他抱着走出酒店。她不愿让人看到正脸,只得搂住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胸前。

    吴建东一路上破天荒地把笑容挂在脸上。

    江颜从坐进车里就一直沉默地望向窗外。

    车子开到了女士宿舍楼下,江颜赶紧走下车去,吴建东已经站在车外,准备抱着她上楼。江颜内心慌乱,本能地推开他的手,她不想让学校的人看到她和这个人有着肢体的接触。

    “江颜——”一声悲伤的沙哑声响起。

    江颜此刻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司家俊双眼布满血丝,疲惫的眼神先是一阵宽慰,后又化成无数的疑问和不可置信。

    昨晚一直联系不上她,他担心江颜出事报了警,可是因失踪时间不到24小时没法立案。担忧和焦虑地在宿舍门前等了一夜。当看到江颜平安归来,司家俊悬着的心放回了肚里。可是看到吴建东要去抱起江颜,这一幕让他的疑虑越来越大,大得让他喘不上气来。

    他紧握的拳头攥得关节吱吱作响,迅速上前给了吴建东一拳。吴建东舔了舔嘴角的鲜血,冷笑了一下,并未还击。

    司家俊仿佛被雷击中一样,他不愿意相信自己的猜测。不死心地看着江颜和吴建东。江颜坐在车里低头哭泣,吴建东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他的推断令他心如刀割,重重地击打着自己的心脏。

    司家俊失魂落魄地转身离去。江颜顾不得疼痛下车追过去,她从后面紧紧抱住他的腰,泪水已经打湿了她的脸,“家俊,你听我解释——我——我是爱你的,这点永远不会变——”

    司家俊的身躯震了下,他掰开江颜搂在腰间的手。江颜发了疯地搂着他不放,她怕这一松手,他就彻底地离她而去了。江颜撕心裂肺地哭着,她希望他给她个机会,她会好好弥补他,更加爱他。

    “江颜,像你这样美丽的女孩本可以找个有钱的男朋友,当初为什么选择我?还是,”司家俊的眼泪夺眶而出,他仰了仰头,想让眼泪流回去,顿了顿,继续说到,“你只是利用我,为了让吴建东吃醋。”

    江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司家俊竟然对自己有这样的看法。她仿佛听到心碎的声音,耳朵也轰轰地响个不停。她无力地放开司家俊的腰,一直到司家俊离开她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吴建东走过来,手贴上她的脸,想要擦去她的泪痕。江颜扭过脸,躲开了他的手,转身就跑进了宿舍。

    满心的伤痕占据了她整个人,疼痛的身躯已经麻木,她把自己锁在了屋里。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她只是想简简单单找个心爱的人,可是她遇到了恶魔,而她爱的人却不信任她,他还说自己是利用她,为的只是挑起别的男人的兴趣。原来自己在他心中是这样的不堪。更让她绝望的是,如今的她就是这么的不堪,经过昨晚的一切,她的身子已经沾上了别的男人的气息,怎么洗都洗不掉——

    江颜钻进了死胡同,爱人的否定,加上自己对自己的否定,她觉得生活没了盼头和希望。于是她毅然从桌上拿起水果刀,朝着自己的手腕深深划了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