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残破的现实 4

    更新时间:2018-07-21 23:05:25本章字数:2667字

    江颜虽然住的是医院的贵宾房,条件很好,但是她想早点出院,她想回家。医院很是为难,虽然江颜年轻恢复得快,毕竟出了那么多血现在还是有贫血的症状,现在出院还为时太早。医院只得跟吴建东打电话,希望他能劝劝这个倔强的姑娘,没想到吴建东让医院同意江颜的要求。

    江颜站在医院门口,望着头顶的太阳,嘴角弯成了一道好看的弧度,两颊的酒窝让这个看着虚弱的姑娘多了份生气,虽然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嘴唇也有些苍白,头还是有些眩晕。

    一辆豪华的轿车停在了她的面前,吴建东从车里下来,走过来扶着这个孱弱的女孩儿,不管她如何厌恶自己,看着这个虚弱地随时倒下的美丽女人,自己都会依着她。

    出乎他的意料,江颜顺从地随他上车。她无力地靠着椅背,头看向窗外。

    吴建东脸上虽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可眼神里蒙上了一层柔情。他多想把这个面色苍白的女孩儿搂在怀里,让她依靠着自己。终究因怕激怒这个尚未痊愈的女人而放弃。

    “江颜,你安心休养,前几天的事不会传出去的。”江颜还是一言不发。吴建东拿出一个盒子,“这是一块女士手表,等你伤口完全愈合了,可以带上它遮挡下。”仍旧只有吴建东一人开口。

    他继续轻声说着,“江颜,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好好调理一段时间,等你气色好些再回家。”

    “不要,我要回家。”江颜终于开口,声音虽然微弱,但是语气却很坚定。

    吴建东看着这个倔强的女子,沉默了几分钟,跟司机吩咐了句,最终还是依了她。

    江颜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醒来时已经离家很近了。“前面路口左拐后把我放下。”睡了一觉力气稍微恢复些,她不想爸妈看到自己是被别人送回来的,尤其是这个人。

    “老李,继续往前开,送到家里。”

    江颜用愤怒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仿佛这愤怒耗费了她好多力气,转眼间像泄了气的皮球,疲惫地闭上眼睛。其实她还有一个疑问,吴建东是怎么知道她家地址的,不过凭她现在的状况,是没办法再开口讲话了。

    想到妈妈做的口水鸡,江颜嘴角动了下,只要吃到家里的美食,自己很快就会恢复的。她要积攒力量,不能让爸妈看到她病态的样子。如果不是迫切想念他们,她不想爸妈替她操心,尤其是她的手腕上还包着醒目的纱布。

    车子停下,江颜此刻有些犹豫,这就是近乡情更怯的感觉吧。总是要面对的,她提了提神准备下车。

    吴建东伸手扶起她,她站起身来还是感到有些眩晕。她摇摇头要拒绝他的搀扶,她现在已经到家,他也该离开了。

    吴建东打横抱起她,往她家里走去。江颜用尽浑身力气挣脱,马上就放弃了,即便平时的她也挣不过这个男人,何况现在的自己连提筷子的力气都没有。

    爸爸开得门,看到江颜虚弱地躺在一个陌生男子的怀里,惊讶地愣在门口,瞬间又赶紧从吴建东的怀里接过江颜,把她放在了沙发上。看着江颜苍白的脸,还有手腕处的纱布,爸爸心疼地摸着她的头发,“颜颜,这是怎么了,啊?”

    妈妈和妹妹听到声音,都从卧室出来,看到了江颜虚弱地躺在沙发上,旁边还站着一个陌生的男子。

    江颜看到了妈妈,从沙发上一侧身滚到了地面上,双膝跪在地上,泪水如泉涌般滚下来。

    吴建东赶紧去抱住她,被她一扬手拒绝了。

    “爸,妈,对不起,我错了——”

    江妈妈的眼泪唰地流下来,当她看到女儿手腕仿佛明白了她做过的傻事。可是她并没急着扶起跪在地上的女儿,反而用镇定的声音对身后的小女儿说,“惠惠,你先去隔壁小圆家玩会儿,妈妈给你打电话你再回来。”

    妹妹想去抱抱姐姐,可是妈妈的眼神那么的严肃,她只得依依不舍地望着姐姐,出了客厅把门关上。

    妈妈转身去了卧室,出来时手上还多了一条腰带,朝着江颜的后背挥了一鞭,江颜本就孱弱的身躯一个不稳就趴在了地上,她没有求饶,又努力坐起来,准备迎接妈妈的第二鞭。

    爸爸心疼地把头扭向别处,并没有阻止,胳膊抬起好像在擦拭眼泪。

    吴建东看到江妈妈的举动彻底惊得目瞪口呆,他甚至有些气氛地想要夺走她手里攥着的那个该死的腰带,可是又觉得该挨打的应该是自己。于是一个箭步冲上去搂住江颜,替她挡住鞭打。

    “不能打她,是我,是我伤害的江颜,阿姨要打就打我!”

    江颜还在无力地抽泣着,她感觉随时都会晕倒在地上。

    挥在半空的鞭子及时抽了出去,江妈妈严肃的脸上还挂着泪痕,“请你让开,我在教训自己的女儿,还轮不到别人管我们的家事。”

    吴建东仍旧抱着江颜一动不动,即使他感觉到怀里的江颜用弱地不易察觉的力气在推开他,他没法看到现在的她还要忍受鞭打。他忽地双腿跪地,望着江妈妈认真地说道,“阿姨,叔叔,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愿意对江颜负责。如果不是因为我爸人在国外,我会恳求他一起来这里提亲。虽然我爸没来,但是我可以为自己的终身大事做主,我恳求你们把江颜嫁给我。”

    江妈妈仔细看了看吴建东,这个男孩儿外表冷酷,不过他的高冷让他在人堆里很显眼,从他的穿衣打扮上可以看出家境富足。他的眼神里充满了诚恳,还有内疚。

    江爸爸见江妈妈的鞭子已经放下,赶紧扶起江颜在沙发上躺下。

    “结婚是人生大事,我们要问过颜颜的意思。”江爸爸心疼地看着脸色更加苍白的女儿,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江妈妈让吴建东起来,自己坐在了沙发上。考虑了几秒钟,开始问起吴建东的家庭状况。

    吴建东眼里闪过一丝希望,“我们家有一家集团公司,已经上市好几年了,我是唯一的继承人。”

    “等一下,”江妈妈打断了吴建东的话,转头看向江颜,“你的意思呢,愿意跟他——”没等妈妈说完,江颜就摇了摇头,她不想嫁给这个人。

    吴建东盛怒的眼神想要杀人,她的心里始终没有他。不过,他的希望还没有完全破灭,从进这个家门到现在,他看得出这个家是江妈妈说了算。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自己的条件是天底下所有丈母娘都无法拒绝的。

    江妈妈盯着女儿看了几分钟,叹了口气,“我们两家的差距实在太大,老话讲的好,门当户对婚姻才能长久。你的条件太好,受到的诱惑自然也多,颜颜的性格我这个当妈的最清楚,眼里揉不得沙子,你们在一起不会幸福的。年轻人,你走吧。”

    吴建东第一次被人这么无情地拒绝,不对,这之前还有江颜。她们不愧是母女,考虑问题的方式都这么相像。

    他又看了看江颜,她那么决绝地跟自己划清界线,让他的心彻底寒凉。她是第一个拒绝他的女人,是那么的决绝,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有多少美丽的女人想要爬上他的床,更别说嫁给他做豪门的少奶奶。他对她刚开始只是感兴趣,他不信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多金多情又帅气的自己,他一直觉得江颜对自己是有情的,那次他因这个女人跟别的男人卿卿我我而心情低落时,她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他绝不允许她去见别人的父母,于是设计夺走了她的第一次。

    如今证明他高估了自己魅力,这让他的自尊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他愤怒地开门离去,心里暗下决心,要把这个女人从心底拔掉,毕竟世上最不缺的就是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