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家逢变故 3

    更新时间:2018-07-28 06:50:35本章字数:1735字

    医生给江颜量了体温,高烧41度,抽血化验结果是病毒性感冒,需要立马打点滴。护士过来扎针,江颜本能地把那只带着疤痕的左手缩了回去。那只手带着一串玛瑙,很难看出那道伤疤的存在。可护士扎了两针都没找到血管,就让江颜换只手。江颜摇摇头,“护士姐姐,就在这只手上找吧,另外一只手血管更细,更不好找。”江颜没料到这个年轻的护士一把抓过她的左手,拿掉碍事的手串,在手背上拍拍,皱着眉头寻找合适的扎针点。手背上没找到,就要在手臂上找找。翻开江颜的手臂,手腕上一条赫然的疤痕让她和司家骏都愣了一下。

    等护士离开,司家骏充满疑惑的眼神盯着江颜。江颜知道他想问什么,可是她不想回答。她不想提起那件事,一想到濒死前的恐惧她就一阵发怵。她更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因他的怀疑而看淡人生。江颜闭上眼睛,司家骏看出她在逃避这个问题,满腔的疑虑终究没有问出口。

    第二天江颜感觉好多了,顾不得医生让她休息的嘱咐,恢复了忙碌的边读书边打工的日常。她需要挣钱,空出时间谈恋爱已经变得奢侈。

    学院公布了保研人员名单,江颜和司家骏都在保研计划里。江颜毫不犹豫地给老师打电话告知自己不想读研。老师很关心,问江颜是不是遇到了困难。江颜只回答自己厌倦了学校生活,并没提及自己目前的经济压力。

    司家骏早早等在教室。他有很多疑虑迫切想要解开,这些疑惑让他无法入睡。江颜一进来,他就直接问起,“江颜,为什么放弃保研资格?我希望我们还能在校园里多生活几年,然后我们留在这个城市发展,成立我们的小家庭。”

    司家骏的眼里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他上次见到生病的江颜,之前对她和吴建东那夜的介意变得微弱,终究他对她的爱多于恨。

    江颜看着这个让他感觉温暖的男孩,见到他总会联想起爸爸,让她有种以前日子还在的错觉。司家骏的向往也是她过去的向往。可是,现在她的担子很重,她要和妈妈撑起家,还要供养上初中的妹妹读书。

    司家骏见江颜没说话,有点着急,他将江颜搂入怀里,嘴巴吻着江颜的头发,“江颜,你要是下定决心不读研,我也放弃保研,我们一起参加工作。这几个月对我来说,比过了几十年还长,我无法再忍受和你分开的日子。”

    江颜的眼泪不知不觉间滑落。她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她怕司家骏为了自己放弃学业。如果有选择她也想继续读书,毕竟现在本科生就业压力很大,工作后竞争力也弱。最重要的是,江颜要负担自己家庭大部分的经济开支,妈妈的工资很少,家里顶梁柱的爸爸不在了,以后还要供养妹妹读书十来年。这样的她会拖累司家骏。她已经对不起他一次,她更不想以后生活压力大的他会埋怨她。娶她就要承受她们一家人的重担。她对这样的未来充满担忧,她无法心安理得地接受,她早下定决心,她要自己挑起责任和重担,她要独自面对挑战,她不想连累任何人,更何况是她爱的男人。

    江颜狠狠心,淡淡地说,“司家骏,我不想读研,是因为我本来就不想读书。趁我年轻——”江颜顿了顿,痛苦地闭上眼睛,然后一字一句说到,“我可以找个有钱的老公,我这个人很喜欢钱,除了钱,其他的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司家骏不可置信地看着江颜,仿佛眼前的人是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他的眉头紧皱,拧成了一个川字。“江颜,你不要这样说,你不是这样的人,我不信,一个字都不信。”

    “呵,你怎么这么傻,到现在还没看明白,或者是我隐藏的好。”

    司家骏捂住了江颜的嘴,他不允许她诋毁自己。“江颜,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说出来,我跟你一起承担。不管什么样的困难,我都和你一起承担。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怪我这些日子没有关心你。江颜,是我不好,我之前被自己的自尊蒙蔽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我们结婚,我要娶你。”司家骏紧紧搂着江颜,生怕江颜会马上消失不见。

    江颜艰难地跟自己的心做斗争,她也渴望跟自己爱的人生活在一起,风雨中有个温暖的怀抱,跟他一起同舟共济。可是她不愿自私地把自己的责任强加给爱的人,她怕热恋过后他会后悔今天的一切决定,她更怕后悔的他恨她。

    “司家骏,别再傻了,你知道我一直在利用你,吴建东才是我的目标。”江颜挣脱已经愣住的司家骏的怀抱,她要赶紧离开这里,她不忍心看着这个再次被自己伤害的男人伤心。

    想着自己爱的人此刻因自己而伤心,江颜想打自己。司家骏把自己当作宝一样宠着,不管她多任性他都惯着她,顺着她。江颜觉得自己就是个残忍的人,她总是伤害这个老实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