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再相逢 2

    更新时间:2018-08-02 23:06:25本章字数:1830字

    吃过午饭,司家骏把江颜送到酒店,然后依依不舍地离开。不过两人约好了明天开始一起度假,司家骏内心充满了期待,大学时他就想带着江颜出去旅行,可惜两年后才得以实现这个愿望。

    自从大三暑假后,江颜就没有过真正开心的笑容,直到今天,内心洋溢的幸福爬上了脸庞。

    吴建一打电话说他已经到了酒店。江颜去酒店门口接他,随他下车的还有文文。江颜朝文文神秘地一笑,文文的脸瞬间绯红。吴建一看了看江颜,递给她一包东西,“江颜,今天心情不错!”

    江颜看到包里好像是衣服和鞋子,疑惑地望着吴建一,“吴董,这是?”

    “今晚你是我的舞伴,这是我送给舞伴的小礼物。收下吧。文文过来帮你,今晚来的都是宇众非常重要的客户,你进公司时间短,有不熟悉的人可以问她。还有,你明天要跟我去燕京出差,你的假期后面再调整。”

    江颜听他这样说,知道她和司家骏的假期就要泡汤。不过可以在后面的婚假多休息几天,这样一想她就没那么失落了。

    江颜领文文进了酒店房间。一路上没少调侃她。文文一会儿娇羞,一会儿忧伤,对着江颜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江颜,我觉得老板对你特别好,今天还送你衣服,他应该是喜欢你吧。我是没希望了。”

    江颜笑了,右手在文文眼前晃了几下,看到文文惊讶的表情,江颜一脸幸福地说到,“我可不是你的情敌,本姑娘已经名花有主了。”

    文文高兴地跳起来,既为自己少了一个情敌,又为江颜找到归宿而高兴。

    时间不早了,两人开始梳妆打扮。江颜换上了吴建一送给她的礼服和鞋子。华美的白色礼服垂到脚踝,露出整个光滑的后背,上身点缀的水晶和水钻,让穿着的人看起来贵气优雅,再搭配上香奈儿的亮片罗缎高跟鞋,江颜如同降落人间的仙子。

    文文被眼前焕然一新的江颜惊艳到了,不住地说,“江颜,你这是要引起宴会轰动了。”

    江颜从未穿过如此裸露的衣服,不习惯地往上提提裙摆,想尽可能多地遮住后背。

    江颜和文文到了宴会会场,吴建一看着光彩夺目的江颜愣住了,沉鱼落雁、风华绝代不过如此。

    田浩南带着莫艳丽到了,吴建一赶紧上前迎接,江颜也跟上去。田浩南身边的莫艳丽还是一如既往的妍姿艳丽,脸上始终挂着微笑,挽着田浩南的手臂款款走来。田浩南同吴建一寒暄几句,转向江颜说了句,“吴董真是好福气,身边有个能干的大美人。”

    吴建一笑着说,“莫小姐倾国倾城,有多少人羡慕你田总啊。”

    吴建一让江颜陪田浩南和莫艳丽两人说说话。江颜带两人坐到了舞台前的主桌上。田浩南盯着江颜,眼神充满了好奇,刚坐下来就对江颜说到,“江颜,你今天有些不一样。”

    江颜笑笑,“今天的装束我自己也不习惯。”

    “不是装束,是你眼中流露出的女人的柔情。以前见到的你,眼中透露的是男人的大义凛然。”田浩南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江颜转向田浩南旁边的莫艳丽,“莫小姐,你听见了吧,在田总的眼中只有你这样的美人才算是女人。”莫艳丽望着田浩南,笑盈盈的眼中充满了温顺。

    文文走过来,在江颜耳边轻声说,“吴总让你过去那边,恒业集团的小吴总来了。”江颜跟田浩南说声失陪就朝吴建一走去。

    她竟然看见了吴建东。他穿着一身度卡奴私人定制格子西服,冷峻的外表散发出对很多女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原来吴建东是吴建一的堂弟,没想到这个世界还真小。

    吴建东也看到了江颜,深不可测的眼神盯着江颜,让她心里一阵紧张。不过江颜已不是学生时期的江颜,虽然心里有些不情愿看见他,可脸上仍挂着微笑,让她看起来显得很从容。

    吴建东身边站着一位公主风打扮的女人,江颜认出她就是四年前来学校给吴建东辩论赛加油助威的那位。她还是那样的骄傲,藐视一切的眼神让人敬而远之。她应该就是吴建东的未婚妻吧,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管得住吴建东那颗花心。江颜觉得两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吴建一正要介绍,吴建东抢先开口,“江颜,看来我们还是真的有缘。”身边的女人听到吴建东说到有缘两字顿时醋意大发,瞪着江颜看了几眼。

    吴建一很是吃惊,“建东,江颜,你们认识?”

    江颜微笑着答道,“我们是同学。想必这位就是吴总的未婚妻吧,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江颜赶紧把话题从她和吴建东的关系上移开。

    这个高傲的女人对江颜的称赞并不领情,紧紧挽住吴建东的手臂,仿佛在向江颜宣告自己的主权。

    吴建一看气氛有些不对,紧忙打了个圆场,“哦,这是崔莹莹崔小姐,建东的未婚妻。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去那边坐吧。”

    江颜随吴建一过去,她感觉后背传来冷冷的寒光,让她的脊椎一阵发凉。

    吴建东冷冷地注视着江颜裸露的后背,藏在裤兜里的右手紧紧握住了拳头。这个女人真是今非昔比,竟然敢在这么多人面前穿着如此暴露的衣服,这让他不禁怒火中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