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再相逢 3

    更新时间:2018-08-04 21:51:29本章字数:2499字

    吴建一上台做周年庆典致辞,庆典正式开始。结束了简短的致辞,吴建一向江颜伸手邀请她共舞。江颜大方地站起来走进舞台中央。拉丁舞曲响起,吴建一和江颜在聚光灯下共舞,两人配合得很默契。江颜舞姿优美,时而脚步轻缓,像平湖里推涌的波浪;时而又像卷在旋风里的树叶,疾速飞转。她的舞姿轻盈时如春燕展翅,欢快时似鼓点跳动,缓慢时如低音琴声,高兴时似小鸟雀跃,显得十分潇洒优美舒展。

    台下的观众被江颜的舞姿征服,羡慕地看着舞台中央的一对碧人。田浩南看着江颜若有所思,一旁的莫艳丽心中掠过一丝悲伤,她能感觉到田浩南的心在摇摆。崔莺莺一脸不屑,心里直骂江颜是个十足的狐狸精。吴建东的眼神却是越来越冰冷,仿佛要结出冰来,尤其是看到堂哥吴建一亲昵地搂着江颜的腰肢,他拿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舞曲停止,在掌声中吴建一拉着江颜回到了酒桌,却无意中触到了江颜手上的戒指。他看了一眼江颜,心中有些落寞,难怪今天的她看着很幸福。

    江颜还是坐回了田浩南的身边。田浩南凑近江颜的耳边,低声问到,“吴建一这个公子哥取得了你的芳心?”黢黑的眸子注视着江颜。

    江颜笑着摇摇头。

    江颜收到司家骏的短信,他已经到了酒店门外。庆典开始前她给他打了电话说明天要去出差。看样子司家骏是等不及她出差回来后相见。

    田浩南和莫艳丽去了舞池,崔莺莺也要拉着吴建东过去跳一曲。江颜跟吴建一说声抱歉起身离开会场,匆匆走向外面。她也迫不及待地想见见司家骏。

    江颜甜甜地笑着走向司家骏,而司家骏望着盛装的江颜傻傻地看着,在他眼中江颜总是这么的楚楚动人,让他不想离开她一步。

    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分开的这几个小时显得很漫长。

    “江颜,真想和你一起去燕京。我想了想,决定趁着假日回老家一趟,跟我爸妈说一下我们俩的事,准备去你们家提亲的事。”

    “要是我妈不同意把女儿嫁给你怎么办?”江颜饶有兴趣地看着司家骏。

    “那我就留在你家好好表现,一直到丈母娘同意嫁女儿。”

    “家俊,你要不要把我家的真实情况告诉你爸妈,我不想他们蒙在鼓里。”

    “你不用操心了,都交给我处理。结了婚,我爸妈不会干涉我们的生活。我们努力挣钱,顾住我们和妈妈、妹妹的生活。”

    江颜笑了,“妈妈、妹妹?你还没见过我妈就改口啦!”

    “你都答应嫁给我了,你也要改口,叫我老公!”

    “不要,领了证再叫。”

    “节日一结束我们就去领证。”

    “司家俊,你又心急了。不行,我要回去了,离开太久老板会有意见的。”

    司家俊还不想放她走,非得让江颜吻他才准她离开。江颜飞快地啄了他的嘴唇一下,睁开他的怀抱就要赶回会场,边跑边回头看了几眼司家骏。司家骏还站在原地目送她离开。

    吴建东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这个让他念念不忘的女人竟然还是选择回到司家俊的身边。她完全没把自己说过的话放在心上。他拨通了助理的电话,“查查司家俊现在的情况。”

    第二天上午,江颜陪着吴建一去了燕京。飞机起飞后,吴建一问江颜,“江颜,你和建东只是同学关系吗?”

    江颜被这突然的一句问住了。她不知道如何回答,原本他们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她有自己的爱人,吴建东也追求着别的女人,可是吴建东却逼迫她发生了关系,把她从一个单纯的少女变成了一个女人。

    吴建一见江颜神色突然难看,她的答案已经不言而喻。

    这几天他们一起见了政商界的多位名人,吴建一在计划着公司上市,提前跟这些大佬们打好关系。

    酒局上有很多美女,可是江颜的美却是很突出,尤其是那双勾人心魄的眼睛,让人过目难忘。客人们端过来的酒江颜知道没法拒绝,正要端起时却被吴建一抢了过去,吴建一不想得罪这些人,除了替江颜喝掉还会自罚几杯。

    这些人看到吴建一护着江颜,也没再强灌江颜喝酒。毕竟吴家的商业根基很深,大家也就成全了吴建一的英雄救美之心。

    看着酩酊大醉的吴建一,江颜内心充满愧疚。她不是个合格的秘书,如果自己的酒量好,吴建一也不会这么辛苦。从来都是员工帮老板挡酒,老板替员工挡酒还真不常见。她心里明白吴建一对自己的照顾,她只有好好工作来回报他的关照。

    在燕京呆了三天他们就回到了江州。回到江州市区已经中午时分,吴建一硬要拉着江颜去吃午饭,去了一家他常光顾的西餐厅。

    西餐厅的人很少,环境很优雅。正要落座,有个妇人朝吴建一挥挥手。吴建一朝妇人笑笑,领着江颜走过去。一对保养很好的妇人在用餐,从两人的装扮上看得出是养尊处优的贵妇人。只是两人的气质还有些不同,一个下巴总是略微抬高,有种像崔莺莺般的骄傲神态,另一个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眼中有着看淡红尘的淡薄。吴建一跟江颜介绍,骄傲的那位正是他的母亲,而旁边的就是他的二婶,也是吴建东的母亲。江颜礼貌地问好,随吴建一一同坐了下来。

    吴建一的母亲一直在打量江颜,不禁让江颜联想到了吴建东看自己时的不礼貌。吴建一看出了江颜的尴尬,故意找母亲聊天,“妈和二婶没出去走走,现在的澳洲正是春天,适合散步。”

    吴建东的母亲却笑笑,“我们哪能像你们年轻人那样活力充沛的,不想动了。”

    吴建一的母亲却直接问江颜,“江小姐今年多大了?父母是做什么的?”

    吴建一想要阻止母亲直白的问题,江颜笑笑,直接回答了她的问题,“今年二十二。我爸爸已经过世,妈妈也快要退休了,家中还有一个比我小十岁的妹妹。”

    吴建一的母亲失望的表情一览无余,直接对身旁的妯娌抱怨到,“秀芝,还是你们建东让你省心,找了崔氏的千金结了亲家。我们建一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我盼着抱孙子的愿望总是落空。哎!”

    江颜听出了吴建一母亲的弦外话,并没当回事,反正她只拿吴建一当老板。吴建一不想母亲过分的话让江颜难堪,意欲拉着江颜离开,被江颜的眼神制止了。

    吴建东的母亲赶忙劝解,“嫂子,你别提我家建东了,哪个会让我省心呐。都订婚一年了还不办婚礼,这个孩子的心总是收不住,比起建一可就差远了。”

    吴建一的母亲并没听进妯娌的话,又问到江颜,“像江小姐这样漂亮的女孩子应该有不少人追求吧,不过女孩子的漂亮也不是永久的,得见好就收,毕竟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每年都有。”

    吴建一不耐烦地喊了声妈,阻止母亲再说下去。

    江颜却微笑着说到,“吴太太说的是,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年内我们就要结婚了,多谢吴太太的提醒。”

    江颜起身跟大家说了声有事情就先行离开了。

    吴建一跟着追出去,身后气愤的母亲一把甩掉手中的刀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