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潼千郡 富商林家!

    更新时间:2018-09-02 18:00:00本章字数:3535字

    然后林墨直接在个人信息栏之中点开了墨锋笔的详细信息。

    “墨锋笔”

    品质:青木

    级别:武宗

    器气脉:13条

    匹配功法:泼墨剑法

    质地:泽岭啸月狼额前毛,黑晶石,青眼狐狸血,上等寒精铁

    来源:晋国青隧郡天丰机关坊,天丰子大师之手

    注:练功所用,实战性远远不到武宗级别,系统评估,实战性适合武狂层次。

    这就是林墨在香悦山林家的父母留给他的这根墨锋笔了,虽然如今林墨因为强大的系统,硬生生改换了在这个世界的身份。

    但是墨锋笔却继承了下来。

    这是目前为止,林墨身上唯一的一件关于武道和机关的物品了。

    剩下的,就是这个世界的货币了,这个世界的货币叫做南天通宝,是用这个世界凡人之中相对而言很贵重的贵金属制作的货币。

    珲子,暗金钰,紫金琨分别是这个世界货币南天通宝细致划分的,从小到大的三种称谓。

    这是流行于人族国度和人族盟族国度的货币。

    其中五个珲子等于一个暗金钰,九个暗金钰等于一个紫金琨。

    现在普遍的一般农奴就不说了,这个世界是存在奴隶制的,对于奴隶而言,自然是不存在赚钱收入这么一说了。

    其次就是平民,大多的平民月收入都在五个暗金钰左右,而较为富裕的大户人家则是每月至少一个紫金琨。

    而林墨家里这类小有名气的富商之家,月收入少说也在一百个紫金琨以上。

    因此林墨身为林天玺的儿子,零花钱也是有不少的,足足有两个紫金琨。

    相当于十八个暗金钰,九十个珲子。

    而实际上无论是珲子,还是暗金钰,亦或者是紫金琨都是人工加工制作的货币,其中所蕴含的不只是一种物质。

    “巧儿,现在我们到哪里了?”

    林墨关闭了系统功能,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这一次自己改换身份,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起码是在一个崭新的地方彻彻底底的站住脚了。

    不用和之前在香悦山林家的时候,地位尴尬,甚至于二三房的执掌者实力提升,就要毫不犹豫杀掉自己这个潜在隐患的地步。

    而且巧儿虽然也是被植入了新的身份,改换了记忆,但是至少现在还是忠于林墨的,让林墨能够通过巧儿迅速的适应这里。

    虽然说此时的林墨脑海里也存在关于林天玺之子的这个身份的一些记忆,但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记得大概,细节方面却怎么也不够清晰,相当的模糊。

    所以一些细致的方面还是需要巧儿来帮忙。

    巧儿看了看窗外的景色,对着林墨笑嘻嘻的说道:“少爷,我们马上就要到玉蓝街了,这里距离天香海阁不远了呢,天香海阁有少爷你最喜欢的白晶虾!”

    “什么我最喜欢的白晶虾,明明是你这个小馋猫最喜欢的白晶虾吧?”

    林墨笑骂。

    这是他继承的记忆之中为数不多的能够让他回忆起来的细节。

    潼千郡天香海阁算是潼千郡郡城的一大特色,因为天香海阁是整个潼千郡唯一有办法从东域五海取材,制作精致海鲜美食的地方。

    而且天香海阁不只是潼千郡,在整个晋国乃至整个儋州都是有分部的。

    而其中巧儿就非常喜欢这里的白晶虾,舒爽润口,白晶虾肉有着淡淡的寒凉,吃起来仿佛果冻一样,入口弹性惊人,香气四溢,让人味蕾绽放,又能在短时间内化作凉汁入喉,简直不要太好吃了。

    不过巧儿说的也没错,从植入的记忆力来看,林墨‘自己’也的确非常喜欢吃白晶虾。

    而且白晶虾极贵,一只就要三个珲子,两只就要一暗金钰又一个珲子,而普通的平常人家,一个月也不过才五个暗金钰的收入。

    这绝对算是上层社会的贵族,有钱有权的人的专享美食了,一般平民打死都是吃不起的。

    “好,那么我们的晚饭就在这里解决吧。”

    林墨看了看系统时间,已经是16:53分了,这个世界不知道为什么,和原来的地球时间相差不多,不过一天不是二十四个小时,而是二十三个。

    所以相对的,这个世界的人吃晚饭的时间也要稍微早一些。

    当然,这指的是普通人,至于武者到底是什么样子,林墨现在还不知道。

    不过自从林墨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是以武道和机关为主流,再加上自己也拥有了前世的囚天系统,因此林墨是绝不 甘心自己就做一个普通人的。

    而且之前的经历也彻底的打碎了林墨自己的幻想,在这个世界,如果没有强大的自保之力,不知道哪天就被人家强大的存在给随手捏死了。

    之前在香悦山林家,就因为自己不是武者,而面对林家内部的权利倾扎,自己显得是那么的脆弱。

    如果不是囚天系统及时激活,并且自动进行了相应的自保措施,只怕现在林墨的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而且现在的世界处于局部战争时期,因为十一座霸主国的存在,整个南天世界总体形成了微弱的和平,暂时没有爆发任何的大型世界级战争。

    但是因为小国众多,局部的小型战争小国战争也是有很多的。

    而晋国是一座中型人族国度,算得上是王朝,虽然没有小国那么混乱,但是也不是那么和平。

    就说他现在的老爹林天玺,虽说只是富豪,但是家里也是不缺武者门客供奉和大威力的机关武器的,更是和晋王朝的官方有着千丝万缕般的联系,不然怎么能在这么一个不是那么和平的时代成为富豪?

    不然凭借他区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富商,根本就是没有办法打下这么一大片基业,并且还能在潼千郡内出名的。

    要知道晋国的行政单位,除了国都之外最高就是郡城了,经管潼千郡只是最近十几年内新兴起的小郡城,但能够在这里变得知名也是相当不容易了。

    得到了林墨的首肯,巧儿立马就是探出头对着车夫兼管家的马爷吩咐了一声,话说这个丫头虽然被植入了新的身份,但是相应的之前遭遇的事情那些阴影也彻底的从她心里消失殆尽了。

    不久之后,马车停下,林墨和巧儿相继下车,在路过旁边小商铺外的琉璃塔的时候,林墨清晰的看到了此时自己的形象。

    此时的林墨,衣袂飘飘,白衣胜雪,淡淡的青色纹路作为点缀,在右袖口还有老爹所开商号的徽记。

    白玉色的玉坠随着林墨的走动而飘荡着,带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飘逸感。

    而且林墨此时的长相也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和前世不同,变得更帅气了,也和香悦山林家的那个时候的他不同了,变得更加的缥缈。

    不像是人间的浊世佳公子,反倒是像是一位坠入尘世的谪仙。

    这让街道上不少的姑娘女子不断地频频侧目。

    晋国风气开放,男女地位大致平等,爱情上也一样,如果有喜欢的人,大可以自己做主。

    大概是因为这个南天世界异族环伺的缘故吧,让这个时代明明还处于封建王朝社会,但是一些方面偏偏就是和前世自己所知道的大不相同。

    看到了自己现在的形象,林墨微微一愣,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尤其是因为现在的他还处于虚弱的状态,更是给他增加了一丝遗世独立的风范在其中。

    摇了摇头,林墨没有在意下去,而是跟着巧儿进入了天香海阁。

    天香海阁足有五层高,通体为紫蓝色的圆边建筑物,而且听说天香海阁只有前三层才是对一般的人开放,后面的两层则是为武者开放的。

    听说后面两层的海鲜,就不是一般的食材了,而是专门猎杀异兽得到的食材!

    异兽的强大堪比武者,因此用异兽作为食材制作的食物当然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吃得了吃得起了。

    在林墨的记忆里,好像林天玺曾带着他的武者和机关师门客去第四层吃过,但是随后林天玺就生病了,病症很简单,就是虚不受补,补得太过了。

    那之后林天玺就再也没有碰过武者吃的食物。

    在天香海阁,一层是大厅,人头攒动,最是嘈杂。

    而第二层则是一个个风景秀丽,精致别雅的小隔间。

    听说第三层才是真正的豪华配置,不过花销也是巨大,听说第三层就是纯粹为了高端消费和喜欢奢靡的顾客开设的地方。

    第三层的消费甚至能够和第四层的消费相提并论了。

    极尽之奢华!

    而从记忆里看,林墨一般情况下,都是在第二层用餐的。

    不过这一次林墨可不是原来的‘林墨’了,想了想林墨并没有去环境幽寂的第二层雅间。

    而是直接就是在第一次的大厅之内找了一个位置坐下。

    巧儿看着自家少爷居然是没有去第二层的雅间,稍微有些惊讶,不过她也没有说什么,毕竟去什么地方,这完全就是林墨自己的意愿。

    作为一个丫头,她只需要全心全意的按照少爷的想法去做就好了。

    甚至于类似巧儿这样的贴身丫鬟,以后必然也是林墨的通房丫鬟,是要跟着林墨一辈子的,甚至从内到外都是林墨的。

    林墨刚刚坐下,天香海阁的接待客就过来了。

    “这位公子,请问您想要来点儿什么?”

    “两碟白晶虾,招牌菜再来一荤一素一汤,最后再给我上一壶冰玉海晶就可以了。”

    “好的,您请稍等。”

    这里不只是这些招牌的海鲜吸引人,其他的菜肴也不错,尤其是这里的酒,更是味道别具一格!

    不过这里的酒和林墨前世知道的酒不一样,不单单只是酒精制作的东西,还有更多的是类似于前世饮料一样。

    但是和前世不同的是,这里的酒可是真正的原滋原味,纯绿色安全食品。

    和前世的那些不知道加了多少添加剂的有色饮料是截然不同的。

    嘭!

    天香海阁门外走进来了三五个风尘仆仆,提着武器,一身憔悴的大汉,随便找了地方坐下后,其中一个就开始大声的抱怨了起来。

    声音不说震耳欲聋,但也是能够让半个一层大厅的人都是听到了。

    “最近黑齿族那些恶心的尖头鬼越来越嚣张了,居然敢在咱们潼千郡下辖的官道上兴风作浪!”

    开口说话的这名大汉背着一把用亮黑色的大砍刀,一看就是行走做保镖买卖的,此时的他额头青筋暴起,神色无比的憋屈。

    而和这名大汉一起进来的几个人也都是一脸不爽的样子,但却都没有开口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