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更新时间:2018-08-05 10:02:20本章字数:2531字

    (天在山之外,相思不止,我在等你归来……)

    送走小九与元尊之后,天色也已经不早了。

    何时离开桃花林?这句话一直在子烨的耳边回荡。元尊不是让阿九来问自己是否回逍遥殿么?言外之意是否要离开桃花林吗?

    回到小木屋,抬头看了看墙上的两幅画,心中一阵酸楚。

    桃花林算什么?既不是修仙问道的地方,也不是人间圣地,十五年的惩罚结束了,为什么还不走?对,就是为了等他们,在等两夜,也就是后天,后天下山历练的弟子就回来了,再等等,这是最好的解释,子烨给自己找了个不离开的借口。

    转眼又是秋,一年一度的丰收节到了,派里面会派出去不少弟子,将堂口种植的独特的仙草,仙药,拿到人间的集市上去贩卖,换一些银两,造福人类。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弟子们上山下山时,都会来桃花林小歇息一会儿,这次也不例外,他再次把秋冷的画像发给了他们,希望他们最后能带回好消息。

    其实,秋冷长的特别好认,鹅蛋脸,大眼睛,高鼻梁,小嘴巴,不仔细看,是个超美超美的女孩,近看你就会发现,她的左眼角,有块不大不小红色蝴蝶印记,特别好认。试问,谁愿意在自己漂亮的脸蛋上,画上这个不和谐的符号呢?

    子烨算过了,还有两日,派出去的弟子都要回来了,虽然说,这么多年下来,似乎也是成为习惯了,每年派出去的弟子,回来的时候,必然是要先来到西太湖桃花林小歇一会儿,但是,心中依旧不免还是充满了激动与期待,期望有好消息。

    曾经,也有过其他的弟子,问过他为何如此执着,年年都要做这样的事情。

    子烨都是笑一笑,说“她是你们的师姐,大家一脉相承,没有犯过错误,却不辞而别,让我很担忧,我想知道她过的好不好?如果过的好,那就送些仙草,丹药,让她和她的亲人,世世代代,平平安安,福寿安康;如果过的不好,为师桃花林这里的大门,将永远为她打开,随时欢迎她回家。”

    此话一出,让更多的弟子折服这位师伯了,真的是要应证“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句话吗?太感人了,不少弟子都想转拜他为师。

    每每想到这儿,子烨都会不禁苦笑一下。

    事实呢?事实就是如此,万一,哪天她就像消失的时候一样,突然凭空出现在桃花林呢,到时候自己不在怎么办?所以,不能离开;万一,下山历练的弟子真的有她的消息呢,所以,再等等。

    子烨再看了看茹苏的画像,感觉她的眼神里都是愤怒的火花。

    “你这个懦夫!”“我要你自责一辈子!”这两句话突然在子烨的耳边响起,让子烨的心再次狠狠的痛了一下,为什么?

    在桃花林里面守了十五年,愧疚的十五年,是的,当看到秋冷那眼角的一朵蝴蝶印记的时候,就想起了茹苏的这句话,于是,小心翼翼地,可是秋冷还是出事了,不就是要自责一辈子吗?

    每当想不透的时候,子烨就会一手持破日剑,一手拎酒壶,漫步桃林,酒喝完了,就开始舞剑,舞的是他与茹苏所练的残月破日剑法,舞的是一段记忆,一段悔恨,还是一段自责?没人知晓。

    累了,乏了,醉了?子烨嘴里呼着酒气,嘟喃着,茹苏,秋冷的名字依着树杆,渐渐地入了梦。

    没人知道,这师伯为什么会独自住在桃花林,也没人知道,那个师姐为什么离开桃花林,也没人敢问,就算问了,也未必会得到满意的答案。所以,他们只知道这个师伯一直在找这个师姐。

    “师伯,师伯……”

    子烨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又在桃树林里面睡着,看看身边的酒壶和那满地的枯枝,就知道自己又要收拾一番了,这么多年来,竟然有些习惯了。

    “师伯,师伯在吗?”呼唤声,再次传入耳中,子烨连忙用法术收拾了满地的狼藉,打开了结界,原来是有下山历练的弟子,回来了。

    子烨连忙盛情款待,当然最主要的是想问他们,有没有访问到秋冷的消息,当他从酒窖里面拿出桃花酒,还有那些干果蜜饯的时候。

    那些弟子已经聊开了,一时之间自己竟然插不上话。

    有弟子说,多年前,东海三太子爱上人间渔村的一位女子,要把她娶回东海,东海海王不同意,海王后却同意,说是此女子并非凡人,结果,海王与王后及太子闹翻了,婚是没结成,但是,那女子却为太子生育了一个孩子,海王大怒,放话要活捉处死那对母子,却寻不到他们,于是,迁怒于人间那女子当初出现的村子里的百姓。

    时间一长,海王也就没了那心思了,反倒想寻回那对母子,说是时间如梭,只想一家人整整齐齐,平平安安在一起。

    虽说让人有点费解,但毕竟这是一件好事。

    这一次,他们下山历练正好在那个村子,于是,他们带下山去的仙草仙药统统都派上用场了,协助村民重建村子,村子也慢慢恢复生机,海王自知罪孽深重,甘愿减寿十年来换这渔村的百年昌盛,同时,希望在他在位之年,能寻回那对母子。

    下山历练的弟子们,都被感动的一塌糊涂,算是收获颇多。

    是呀,自己托付他们寻寻觅觅这么多年,不就是想知道秋冷现在在哪里吗?

    “师伯,师伯……”

    大家正说着,又一批下山历练的弟子回来了。

    “师兄好!”“师弟好!”他们互相礼貌的问候着,好热闹。

    子烨见状,又去地窖里弄了些吃的上来款待这些师侄。

    “听说说了没有,有一个叫曲溪谷的门派,专门收妖魔。”

    “没有啊!说来听听!”

    “听说啊,创派之人是个女的,哇!可厉害,好像是什么女娲的后裔呢,我这次去历练的地方就碰上了他们门派的弟子……”

    这些下山历练的弟子们,侃侃而谈,把人间的经历说的是异彩纷呈,几次,子烨都想问他们是否有打听到秋冷的消息,却找不到时机。

    “我也听到一个关于海王家的消息,不过这只是我听来的,听说他的大儿子熬利,入魔了。”有弟子说。

    “不会吧!不过他整日寻花问柳的,入魔很正常,哈哈哈哈~~~”

    子烨也耸了耸肩,仙家的孩子与凡间百姓的孩子都一样。

    “不是啊,听说他为了一个女子而入的魔。”那弟子认真解释着。

    “还不是为了女人,哈哈哈哈!”

    “致宁派众弟子听令,尔等速速回山!”大家正聊得兴致勃勃的时候,头顶上突然传来召回令。

    “那……”子烨欲言又止。

    众致宁派下山历练弟子,纷纷御剑而回。

    他们把寻找秋冷的事情给忘了吗?那么多年都没有音讯,也许他们都厌烦了吧?更何况,他们都有自己的历练,有自己的事要做,子烨有些失落。

    “师伯,玄通认为您可以托人到海王那里,或者是魔都走一趟。”一个自称为玄通的弟子,御剑之前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转身向子烨作揖回禀道。

    “什么?”子烨有些不明白。

    “刚才众师兄弟说的,都是真的,海王大儿子喜欢的那个女子,脸上也有一个奇怪的图案,只是魔都已经不在我们历练范围内,所以……还请师伯谅解,弟子告退。”玄通说完也御剑飞走了。

    海王,魔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