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更新时间:2018-10-09 09:42:03本章字数:2444字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元尊在破日剑上施了法术,很快,破日剑就指向东方。

    几十万年前,混沌大开,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却引发了炎帝蚩尤为首的割据大仗,死伤无数,虽然最后由黄帝统一了天下,但是,由于常年战火纷飞,这天地之间早己经是满目疮痍,由此,黄帝改革新制,将天下划分为四海八荒,实行由九重天统一管理,各族各州各自执政,各司其职,互相牵制,以保天下和睦。

    上清天管着九重天,九重天直接管辖天界,花界,冥界,人界。

    因此,四海八荒东方为东海忘忧岛和海王殿,是海王的管辖区,西方为龙族与蛟族,南方为南陆岛异族,北方为雪域魔都。

    东方海王的生辰还有一天就要到了,海王殿到处张灯结彩,披红挂绿,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致宁派也收到了请帖,于是元尊就准备了一些桃花林里面的特产,让小九与幺幺带上,去往东方的时候,先进去拜访一下海王。

    子烨漫无目的的走在海王殿拥挤的街道上,这里的人都很忙,大家都在为海王的生日做准备,到时候要来的人太多了,现在没有人认识并理会子烨。

    可不是吗?这么多年来自己寸步没离开过桃花林,现在有多少人能认识自己?自己又认识多少人?

    子烨寻的一家食肆的柜台前准备向掌柜问路。

    “哎哟,是仙家呀,仙家大架光临,让小店蓬荜生辉啊!”哪知道,食肆的掌柜好眼力,一眼便认出了子烨并非凡人,连忙上前去卑微屈恭的招呼着。

    “老人家过奖了。”子烨仔细一看,这家掌柜也是一位参禅悟道者,小有所成,难怪他有这般的眼力劲,就是不知道他为什么称自己为仙家,也就谦虚起来。

    “仙家真是折煞老朽了,不知仙家有何指教,经管吩咐!”掌柜依旧揖着腰。

    “不敢不敢,老人家不必如此卑谦,你我都为参禅悟道者,还是称呼在下为客官较为妥当!”子烨连忙还礼,并让他坐到椅子上。

    “是,是是,不知仙家有何吩咐?”掌柜激动的,双眼泪花泛滥,呼吸加快。

    “老人家只需告知海王殿如此繁忙是为哪般即可,无需如此坐立不安?”

    “老朽在有生之年还能见到仙家,自然是激动不已,让仙家见笑了,海王殿如此热闹,自然为的是明日海王的寿辰。”掌柜小心翼翼地回答着。

    海王的寿辰?来的是否有些巧,子烨拜别了掌柜,寻思着那日玄通的话,如果他说的话是真的,那么就可以通过大太子的下落,寻找到那位脸上带着可疑印记的女子,只是这海王做寿宴,自己没有准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知不觉走进了一家客栈。

    “唉,你听说了没有,听说致宁派有弟子被封神了,这是多少年没发生过的事情,之前致宁派不是被罚了吗?说修仙永远没有仙位吗?无法入住九重天的吗,怎么现在又改了?真的是那让人难以捉摸呀?”

    “师兄,九重天的决定永远都让人无法琢磨的,咱们还是好好的,做好自己的本分,修好自己的修为就好了。”

    刚进门就听见两位其他门派的弟子,他们侃侃而谈。

    啊!自己门派有弟子被封神,这是多么荣幸的事,可惜了,自己恐怕是再也回不去了,留了一口气,等着让元尊来收尸,估计是还没被发现吧,这一路来听到的都是喜讯,海王的生日宴,致宁派的弟子被封神,也罢,反正是回不去了,想到那么多干什么呢?子烨轻叹了一口气。

    “这位客官是打尖呢,还是住店啊?”勤快的小二马上迎了前来。

    “不好意思,这位小哥,我身上没有带钱,可以在你这边找个地方打个地铺吗?”子烨连忙回话。

    “这位客官,你真是爱开玩笑,我们打开门做生意,没钱怎么让我们做生意,如果你要住免费的地方,可以去海王庙啊!”小二一看子烨的打扮,马上就提高了八度的声音。

    客栈里众人纷纷朝他们的方向看去,议论纷纷。

    子烨窘迫,刚才那位老者是参禅悟道之人,而眼前这位小二却是普通世人,会如此说话,也是为人之常情,只不过他说话的姿态让人措手不及,子烨连忙退出客栈。

    刚才侃侃而谈的两位其他门派弟子,连忙追了上去。

    “尊上留步!”其中一位上前作揖参拜。

    “尔等是前来看吾之笑话吗?”子烨无奈的站直了身子。

    “尊上误会了,晚辈见尊上仙泽绕身,想必是得道高人,所以特来参拜。”那位作揖的弟子诚恳的回答着。

    呵呵呵呵,还仙泽绕身,得到高人,估计再不用多久就灰飞烟灭了,子烨觉得有些好笑:“既然尔等都已参拜完了,为何还不离去?”

    “尊上明鉴,弟子修竹,拜师学为清山派,日前,掌门有令,让我等前往东海忘忧岛,向海王贺寿,弟子愚钝,分不清何为世间路,何为通往忘忧岛的路,还请尊上指路!”两位弟子一起跪倒在地,禀明情况。

    迷路了!何为世间路,何为修仙路,自己不也一样吗?子烨陷入了迷茫。

    “还请尊上指路!”其中一名弟子重复道。

    “无需指路了,吾意前往,尔等随行便是。”子烨回过神来,说。

    两名弟子一听,大喜,要知道他们已经在这里寻找了四五天了。

    “弟子落月,感谢尊上指点,不管尊上有何吩咐,我们兄弟二人,一定鞍前马后,任由差遣。”另一名弟子连忙叩谢。

    子烨抬头看了看天,说:“你们不用急于叩谢,今日是无法去的忘忧岛了,若日落时分无法赶到海王庙,恐怕是要露宿街头,走吧。”

    海王庙里,香火旺盛,灯火通明,老百姓与庙祝都在忙碌着明日海王寿宴的事情,海王大寿,民间的百姓也跟着庆祝。

    幺幺与九儿按照破日剑给出的指示,来到了海王庙。

    由于,幺幺身上还残留了妖气,所以无法进入庙内,只能在庙外等候,自带桃花的幺幺,经管改头换面,打扮成白衣书生,却依旧引的无数狂蜂浪蝶,不务正业的人前来搭讪。

    “小白脸,一个人啊,陪哥哥逛逛,来。”一个不务正业的男子上前捉弄着。

    幺幺连忙躲闪,哪知身后又有男子的同伙阻拦,“诶,哪里跑?哈哈哈!”弄得幺幺惊慌失措。

    引得其他几个围观的众人哈哈大笑,他们围成圈,把幺幺为在圈内。

    “住手,你们大白天的,竟然敢以多欺少,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从海王庙里出来的九儿,老远就看见了这一幕,纵身一跃,飞入了人群圈内,把幺幺护在身后,低声骂道:“你是个傻瓜吗?你为什么不还击?”

    “师傅,你不是交代我不能随便对付普通人的吗?”幺幺诺诺的回答着。

    “那也要分情况啊,这种情况你何必再忍呢?”九儿感觉自己快要被幺幺给折服了,她到底是傻,还是天真啊?

    “妖怪啊!”

    突然,那群不务正业的人里有人喊了一句,结果,众人如受惊吓般一哄而散,没影了。

    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