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更新时间:2018-10-10 10:00:00本章字数:3169字

    九儿一回头。

    原来是幺幺在身后化出了妖怪的样子,一株开满桃花会说话的桃树。

    “你~”九儿无语。

    这下好了,刚才那几个不务正业的人四处乱撞,把幺幺变身的事夸大奇说,引来更多的人前来海王庙观看,使原本人山人海的海王庙祈福会,更加拥挤,出现了踩踏事件。

    “你还不变回人形?”九儿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朝她们指指点点,并向她们走来,才发现幺幺还是桃树的样子。

    “哦,问到尊上的消息了没有?”幺幺变回原来的样子,连忙问。

    九儿失落的摇了摇头,表示没有。

    可是,破日剑明明指向这里后,就没有其他信息了,怎么会没有尊上的信息呢?

    “师傅,那今晚我们上哪去住?”幺幺有些狐疑。

    “看看附近有没有便宜的客栈,我们将就一下,明天一早前往忘忧岛贺寿,说不定能碰上师伯,走吧!”九儿回头看看人流络绎不绝的海王庙,忍不住心里嘀咕一番,这海王也是够大的排场啊。

    “走吧!”

    “想走!没那么容易!还真当我海王庙没有管事的了?”庙祝突然带着几个人拦住了九儿的去路。

    “庙祝!您刚才就是这样说的!说此处事物繁忙,没有管事的,叫我到别处问问。”九儿认出了庙祝。

    “那是刚才,现在不一祥了,你们在我海王庙随意变换形态,造成人员恐慌,出现踩踏事件,事态严重,我能不管吗?”庙祝口若悬河,说的九儿哑口无言。

    这海王一族修炼者比比皆是,这随意变换形态也是常有的事,比如说灵修,刚好走到某个符合自己修为的场地,那起个结界,在结界内参悟,提升灵力,修为提高了,出了结界,样貌形态会有些变化是很正常的,怎么到了庙祝的嘴里就不正常了。

    “那,那要我们怎么做?”毕竟是在他人的地盘上,又加上自己涉世未深,头一次碰到这样的事,九儿也有些慌神了。

    “很简单,留下你身后那白衣小子就行!”庙祝身后的一位华服公子,不怀好意的提议着。

    留下幺幺?九儿左看右看,这幺幺也没有几两肉,法术不精通,灵力不高,还能留下来抵押了事?

    “当真?”九儿有些怀疑那华服公子的话。

    “嗬,你是在质疑我们海王殿二公子权利吗?”庙祝有些得意,又有些轻蔑的看着九儿。

    “你是海王殿的二公子敖海?那你是住在海王宫殿里吗?”对于海王的三个孩子的事,九儿有听下山历练的师兄师姐们八卦过,这个二公子敖海,就是个二货,从来没把修炼当回事,人并不坏,带着三五个手下,成天吊儿郎当的招摇过市,说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总之,也是修仙界的奇葩一朵。

    “废话,难不成住你家啊?”敖海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成交!幺幺你过去吧!”九儿没有做过多考虑,答应了。

    “师傅不要啊!”九儿的话如同平地一声雷,吓得幺幺梨花带泪,扯着九儿衣袖不放,这个师傅太不靠谱了。

    “你先在他那里待着,反正明日我们都要上门拜访的,等我找到师伯,再与师伯一起来接你!这样你就不用跟着我今晚露宿街头了,懂吗?”九儿安慰着幺幺,心里打着小算盘。

    “唉,我说你们两个拉拉扯扯有意思吗?要不你们一起吧!来人,绑起来!”敖海不耐烦了,很快替九儿她们做了决定。

    “师傅,现在好了,今晚我们都不用露宿街头了!”幺幺调皮做着鬼脸。

    “你……”九儿竟无话可说。

    忘忧岛是仙家福地,九重天存放金身的地方。常年仙泽环绕,一般有修为者都无法靠近,岛上有得道者守卫,岛下由东海海王一族看管,它是一座神圣又带有神秘色彩的岛屿,是一座人们仅可远观不可近看的岛屿。

    东海海王把行宫建在忘忧岛下面,也是想承蒙九重天的恩惠,提高自身的修为。

    “没想到这海王二公子的行宫还蛮大的嘛,是不是啊,师傅?”幺幺第一次来格局这么霸气的地方,显得有点像乡下人进城,处处觉得新奇。

    “我的幺幺大小姐,你长点心好吗?我们现在是被他们抓来谈赔偿的,虽然我有感觉不一定能谈成功,有点自我保护意识好吗?”九儿感觉拿幺幺没脾气了,这徒弟也是个缺心眼。

    话虽如此,不过现在,九儿自己也加入了参观敖海行宫的队伍之中,可所谓,有其徒必有其师。

    一轮参观结束后,敖海让人请九儿师徒两人到了议事厅。

    “二位对本王的安排可满意?”敖海开门见山便问,丝毫没有做作。

    “很满意啊!”天都黑了,再不住下来,就真的要露宿街头了,这里有吃有喝,有人伺候,痛快极了,怎么会不满意?幺幺回答的同样爽快,不拖泥带水的,抢答速度堪称一流,气的九儿直翻白眼。

    “痛快,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请二位来也是有目的的。”敖海停顿了一下。

    “敖公子不妨直说,我洗耳恭听。”幺幺刚想说什么,被九儿按住了。

    “众所周知,明天就是我父王海王上万岁的寿辰了,四海八荒的人都会前来参拜,想必二位也是慕名而来吧!”敖海说到这里,显得有些嘚瑟。

    “对,我师祖还叫我们带了一些桃花林的特产,先前来拜访呢。”幺幺口直心快,又抢答了。

    “嗯,不错,但是啊,你想想,有多少人能超越上万岁?这上万岁的人有什么东西没见过,有什么东西没有历练过呢?你们送那些普通的什么特产啊?瓶瓶罐罐啊,根本不值一提,拿不出手啊对不对?”

    “嗯嗯嗯……”幺幺赞同的把头点的像小鸡琢米似的。

    “所以呢……我想把你当做礼物送给父王,对,就是你,白衣小子!”敖海最终把手指向了幺幺。

    这个主意好!让你再拍马屁。九儿内心窃喜。

    “我?你……弄错了吧,二公子,您父王应该也阅人无数吧!”不是吧,让我去伺候一个上万岁的老头,师傅,幺幺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忙向九儿发出求救的眼神,九儿撇开头当做没看见。

    “欸,怎么会弄错呢,自从花神一职缺失,我海王殿的鲜花再没盛开过,到处都是暗绿色,色彩单一,显得十分呆板,而你是一株自带桃花的桃树,如果明天你能在寿宴上开得满树桃花最好,要是能结出一些能吃果实来,那就更加完美了,到时候父王龙颜大悦,一高兴赏我百八十座城池,那我就是最富有的王爷了,这个主意怎么样?”敖海满嘴吐沫星子的描绘着美好的明天。

    “到时候我不会亏待你们的,你们要什么金银珠宝啊,什么名贵的药材啊,还有修练的那些什么器皿啊,丹药啊,哎呀,只要我拿得出手的通通都给你们,怎么样?”敖海向幺幺和九儿许诺着。

    “好耶,好耶!”幺幺完全掉入了敖海给描绘的幻境中去了。

    这个条件确实是相当诱人,但是,关键幺幺她也才刚出世不久啊,就变换形态这法术一说,也只是她的本能,让它变成能吃的桃子来,那可能还做不到吧!后果如何,九儿不敢想像。

    “好个屁啊,万一失败了,龙颜大怒怎么办?”九儿打断幺幺与敖海的美好幻想。

    “失败了的话,那白衣小子他就脑袋搬家了,我大不了被父王母后教训一顿,罚做一些苦力,扣了我的俸禄之类的,这些惩罚都习以为常了。”敖海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我脑袋搬家诶,大哥,你习以为常?风险太大,我不干了,你自己变吧!”幺幺反悔了。

    “我要是自己会变的话,我还用得着你吗?这么说就是谈不拢咯,摄政官,来,好好给他们算一算踩踏事件的人员伤亡,财产损失,顺便讲讲那监狱里面的规矩。”敖海说着,突然话锋一转,变得严肃起来。

    庙祝也摇身一变,变成了摄政官,开始宣读起条款来。

    “停~我赌一把!”这不是活生生的随意变化形态吗?幺幺欲哭无泪!

    “早点答应不就行了吗,好了好了,早点休息,吃好睡好,明天好好表现!加油哦!”敖海还不忘给幺幺打气。

    “我看好你呦!”摄政官也秒变迷弟,给幺幺打气,临走时还来了一句,“对了,别想着逃跑哦,这里守卫很森严的。”

    “你们……”面对三个活宝,九儿再次无语。

    送走了敖海与摄政官,回到住处,幺幺陷入了迷茫。

    “怎么,开始担心了?这就是逞一时口快的下场!”九儿酸里酸气的挖苦着幺幺。

    “那师傅你有更好的办法?”幺幺眨着她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问。

    “没有!”

    “那不就得了,变换形态是没问题,可是要变出可以食用的果子,就有些难了,这些花也要经过授粉啊!除非我事先藏在身上,对了,师傅,我可以先藏一些果子在我这个身上,我真是太聪明了。”幺幺想到了解决方法,欢呼雀跃着,跑来跑去。

    “好吧,那恭喜你脑袋保住了一半,刚才我也只能想到这些,你好好练习,我先睡了!”九儿没有陪她一起疯,安慰了几句,就铺床休息去了。

    哪有这样的师傅啊!悲哀!

    长夜漫漫兮,谁知我心酸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