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更新时间:2018-10-12 10:00:00本章字数:2445字

    子烨内心苦笑,天意弄人啊,如今知道敖利有可能是在魔都,若要去证实那个传言,所以,必须的在灰飞烟灭之前找到那位让敖利为了她不能自已的神秘女子。

    “唉!小九,你们回去吧,以后都不必也不能偷跑出来找师伯了,师伯还有要事在身,你们回去后叫掌门师弟替我收尸即可,师伯先在此谢过了!”子烨轻叹着气,九重天永远让人无法捉摸,便交代着身后事,他不想小九他们跟着。

    “师伯,您的金身保存的好好的,为何要收尸?师傅已经告诉我们事情的大概了,小九求您回去吧!”九儿苦口婆心的劝着。

    “即便如此,师伯一时之间也不可能与你们回去,唉!”真相就在眼前,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子烨轻叹着。

    九儿说元尊知道?他怎么可能知道呢?

    “幺幺,本尊命你,带你师傅回致宁派,不得有误!”子烨突然严肃起来。

    “尊上~”

    “师伯~我和幺幺出来找您,确实是师傅允许的,如果是我们偷跑出来的,凭我们两个人的修为,我们怎么能如此正确得找到你呢?”九儿拿出破日剑,举过头顶,呈到子烨的面前,说:“是师傅在您常用的法器上施了寻人追踪法术,我们才寻到您的!”

    破日剑!它原本与残月剑是一对,茹苏师妹用的是残月剑,自己用的是它……突然觉得有些难受,有些心痛,离开了躯体的神魂也会有如此感觉?还是说要灰飞烟灭了?子烨的身子慢慢地向地上倒去。

    “师伯!”

    “尊上!”

    “小九,幺幺,快,扶师伯到树荫底下去!”子烨脸色惨白,感觉有些虚幻。

    子烨没想到,回忆与茹苏的美好日子,会这么辛苦,在树荫下打坐,调整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恢复过来。

    “师伯,你这么难受,就让小九陪在你身边,照顾您,不要在赶我们回去了!”九儿看了十分心疼。

    “小九,幺幺,师伯不妨告诉你们,师伯这次是要去魔都,此处东海离雪域魔都路程较短,待师伯处理好魔都的事情后便自然会回致宁派,你们回去向元尊师弟复命即可,不用担心!”子烨考虑到去魔都的路上,险象环生,再次拒绝小九的要求。

    三个人在树荫下,好一阵无语。

    突然,幺幺“蹭”的站了起来,跳到子烨的面前,一脸喜悦的说:“尊上,我知道原因了,您是神离开了金身太久了,所以不宜长时间在太阳底下暴晒,幺幺马上就去帮你买一把伞来,这样尊上就不会再出现这类的危情了。”话音还没落就消失了。

    九儿被幺幺突如其来的行动,吓蒙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小九,幺幺身上有钱吗?”子烨对于客栈的遭遇还心有余悸。

    “对嚯,敖海给的钱都在我这里,那她拿什么买伞?”九儿一脸的惊讶。

    敖海?子烨对于他的奇葩事迹略有所闻,不过此刻,他更关心的是九儿为何会如此称呼海王族二殿下的名讳。

    “他为什么给你钱?”子烨有些不安的问。

    九儿连忙把昨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交代了一遍,还称,现在她们与敖海三个人成了好朋友了,这到让子烨颇感意外。

    幺幺是第一次来到人间,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钱,为什么刚才能突然想到要用伞呢?因为她在来东海海王殿的时候,在空中看见路上行人撑伞,因为好奇,就问了一下九儿,九儿把她从师兄那边得知的伞的作用的信息,如复制一般的告诉了她。

    至于商品的买卖,就算过经历了一些历练的弟子,都还不是很能够分辨出哪些东西是必须用钱来买的,那些东西是可以交换的。

    所以,幺幺在人间的集市上大逛了一圈,好不容易看见了一个卖伞的摊铺,走上前去挑了一把自认为很好看的纸伞,拿着就走了。

    “抢劫啊,来人呐,有人抢劫啊!”卖伞的阿婆看着幺幺远去的背影,扯着沙哑的嗓子大喊着。

    好心人士顺着阿婆所指的方向追了出去。

    幺幺一路欢呼雀跃,看看东家卖的糖葫芦,看看西家卖的丝绸,看到有喜欢的东西,好吃的糖,心仪的簪子拿了就走,拿了就往怀里揣,根本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幺幺大肆感叹人间真的是太好玩了的情况下,被一个道姑拦了去路。

    “你是何方妖孽,竟敢在大白天里面,大肆掠夺他人的东西,还不住手。”道姑手持拂尘,站在幺幺的面前,横眉怒哧道。

    “哼,你才是妖孽呢,我叫幺幺,我师傅与尊上都没有这么凶过我,你凭什么这样子说我呀。”幺幺嘟起小嘴,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那我就替你师傅好好教训教训你。”道姑二话不说,对着幺幺就是一拂尘。

    幺幺轻轻地一闪,躲过去了,道姑连续使出了几招,都被幺幺左右躲闪,给轻易的避开了,最后,幺幺把手里杂七杂八的东西统统丢向道姑,带着那把伞,转身跑了。

    “站住!”道姑恼羞成怒,对幺幺紧追不舍。

    终于,在一片林子里停了下来,幺幺转身对追的气喘兮兮的道姑说:“这位姐姐,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对我如此紧追不舍呢?你不嫌累啊?”

    “你这只妖孽,在人间目无法纪,乱抢乱拿,扰乱人间正常秩序,我岂能坐视不理?”

    扰乱人间秩序?幺幺不解,问:“姐姐,什么是扰乱人间秩序呢?”

    “你,你不但是一只妖,而且还是一只蠢妖,看招!”道姑再次对幺幺发起进攻。

    幺幺轻松的躲过了道姑对她的袭击,只不过这个道姑像狗皮膏药一样粘着自己,对自己穷追不舍,也不是个办法,于是,幺幺甩出来她的法器,捆仙绳,一把就把道姑给捆住了。

    “你快放开我,你这个妖怪,你明明是个妖怪,怎么可能拥有捆仙绳呢?”道姑气急败坏,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会输在一个看起来没什么道行的妖怪手里,简直是奇耻大辱。

    “哼,大姐姐只能怪你轻敌咯,我有一个很厉害的师傅,还有个很厉害的尊上。哎呀,你嘴巴那么大,我想要找个东西来塞住你的嘴巴都很难,嗯,用刚刚从集市摊位上扯来的布好了。”幺幺觉得道姑有些吵,正想怎么办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还披着一大块写着字的布。

    “你那不是普通的布,是人家用来做生意的招徕!”道姑却被幺幺的话气得七窍生烟,还没说完,真的被她堵住了嘴,显得很无可奈何,只好任凭幺幺带着在林子里乱转。

    突然,幺幺一转身,眨着她那大眼睛,可怜楚楚的对道姑说:“大姐姐,我找不到我师傅和尊上了,怎么办?”

    道姑没好气的翻了一下眼皮,心里暗想:这个妖怪不会是真傻吧?世界上哪里还有人,会对敌人对手发牢骚的?

    幺幺接下来的话,差点没让道姑吐血身亡。

    “这个捆仙绳,我才刚练习用几天,我会捆绑术,但是我不会解绑没办法松绑,现在我要去别的地方找我的师傅,你这样子一直跟着我,也不好啊,我又不想把捆仙绳留给你,你说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