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更新时间:2018-10-14 11:00:00本章字数:2145字

    被子烨抢了法器的弟子,自然很不服气,没有注意周遭,随即与子烨动起手来。

    “不自量力!”子烨眉眼一挑,轻轻地一个反手擒拿,就把那弟子制服了,再结实的从后背给了他一掌,把他推出五丈之外。

    掌门的脸色也有些挂不住了,这位上神也太不讲道理了,哪有到人家门派里面做客,问东问西,不但抢人家弟子的法器,还出手伤人。

    人家都欺负到眼前来了,太过分了,掌门刚要发作,却被她身边的念怀死死的拉住。

    “本尊不想伤你,速速说明此剑的来源,否则休怪本尊不客气。”子烨黑下脸,带着命令的口气。

    在场的人都感觉要出事,掌门硬憋着怒火,咬着牙问:“敢问上神是何意?”

    子烨没有理会掌门,拿剑一步一步走向那倒地的弟子,用剑指着他,沉着脸说:“如实交代,若有隐瞒,如同此木像。”说着,随手向后一挥,屋子里一尊高大的木像,瞬间四分五裂,轰然倒地。

    那弟子吓得脸色苍白,结结巴巴的说:“是,是弟子,在,在山崖下练功的时候捡到的。”

    “胡说,你们这个门派太古怪了,捡到的东西能当法器?你们今天不说清楚,我便铲平此地。”子烨说着,一伸手,破日剑从九儿的手里脱离而去。

    子烨左手持破日剑,右手拿残月剑,双剑出鞘,剑气袭人,强大的气场,引得墙上挂的画作,哗哗作响,剑风带起了子烨双鬓的长发,露出了棱角分明的五官,双眉之下那对充斥怒火的眼睛,让人不寒而栗。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子烨可怕的怒气与剑气。

    幺幺早已经被剑气逼出了屋子。

    九儿被吓懵了,一向温文儒雅,和蔼可亲的师伯,今天是怎么了,看着像是着了魔似的。

    那位弟子更是被吓的目瞪口呆,自从捡到那把长剑后,就没有被拔出过剑鞘,眼前这位大神,居然轻而易举的拔出来了,而且还这么吓人。

    “上神饶命啊,这剑真的是我捡来的,就在断魂崖下面,真的,弟子可以带上神去现场辨认,此剑到了那里会发出哀鸣!”那弟子伏在地上把头磕得如同捣蒜泥一般。

    念怀与那位掌门同样吓得面如死灰,大气都不敢出。

    “前面带路!”

    没人知道子烨要干嘛,也不想知道他要做什么,太吓人了,他说什么照做就是了。

    断魂崖底~

    残月剑并没有发出哀鸣。

    子烨却感觉心在阵阵的刺痛,当年茹苏就是从断魂崖上一跃而下,“我恨你,我要你自责一辈子。”

    现在,在断魂崖脚下,抬头往上看,看不清崖头在哪里,只有世人眼里一层模糊不清的云,在崖中间围绕着,其实那个就是戾气。

    在子烨眼里,那不是云,也不是戾气,而是九重天的法令编织的用来区分凡间与九重天的一道网,这道网充满了杀戮的气息,修仙者从上面跳下来,无疑是自寻死路,用来织网的一道道无形法令线,所造成的那种无形的伤,不会让你的皮囊感到痛,却会让你痛彻心扉。

    子烨闭上双眼都感觉到茹苏跳崖以后往下掉的那种痛彻心扉的恨,对自己的恨。

    “啊!尊上救我!”

    幺幺的呼救声,打断了子烨的思绪,子烨抬头一看,幺幺不知什么时候,被那些断魂崖下的那些戾气吸上去了,九儿想上去救她,也被那无形的网给挡了回来,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曲溪谷的人早就被吓的躲到了一边。

    子烨将破日剑与残月剑朝上,举过头顶,脚尖点地,纵身向上一窜,飞离了地面,直冲崖顶,消失在众人的面前。

    眼看幺幺挣扎的动作越来越慢,手也慢慢地停了下来,急得九儿在崖底,边哭边骂:“臭幺幺,你给我听着,你给我打起精神来,我还没有正式教你法术呢,我是你的师傅,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能死。你听见了没有…”

    忽然,渐渐地,漫天飘落着粉色的花瓣,是桃花瓣,越来越多,这不是桃花盛开的季节。

    “幺幺!”

    半空中的幺幺已经没有动静了。

    九儿御剑,努力着向上着飞,却一直都没办法飞到幺幺的身旁。

    “师伯…师伯,你在哪儿?师伯~呜~”九儿显得很无助。

    就在这个时候,从幺幺的头顶急速冲下一颗火球,像流星般速度冲向了幺幺,并把幺幺冲到了崖底。

    “砰”的一声巨响,断魂崖上方,掉下巨石,一块,两块……断魂崖发生山体崩裂。

    随着石块的掉下,断魂崖底地动山摇,尘烟滚滚。

    不,九儿连摸带爬的奔向火球坠落的地方。

    子烨浑身血渍斑斑,却没有放手,幺幺双眼紧闭,安静的躺在子烨的怀里。

    “幺幺,师伯!”

    九儿终于找到了他们,幺幺好安静,任凭九儿怎么喊都没有醒的意思。

    “你们不要紧吧?”念怀战战兢兢的走向他们,小心翼翼地问着,她身后跟着掌门和那位弟子。

    九儿没有理念怀,只顾自己试着从子烨手里背过幺幺,她决定要带着子烨与幺幺回桃花林。

    “我们帮你吧,我知道不远有一个山洞,以前我们三个经常在那里玩的,我们可以在里面稍作休整。”念怀一边说着,一边上前去扶子烨。

    “都是你,如果不是你脸上那个什么蝴蝶印记,我师伯也不会跟你来到这个倒霉的地方,更不会发生这倒霉的事。”九儿“啪”的一下打掉了念怀的手,厌烦的说道。

    “诶,你这个人真逗啊,是你们打一来到我们谷里,就问东问西的,乱砸东西,还抢我师弟的法器,如果不是我师姐拉着我的话,我早就对你不客气了。”曲溪谷的掌门替念怀打抱不平。

    “咳咳,咳!”

    九儿刚想说什么,发现子烨醒了过来。

    “师伯!”

    子烨看了看四周,身后的断魂崖依旧在掉着石块,他朝空中一挥手,只见残月剑与破日剑通通剑身回鞘,双双回到子烨的手里。

    看着手里的残月剑,子烨的眼里闪过一丝丝哀伤。

    突然,空中传来一声,“大胆元子烨,竟敢毁我断魂崖根基,速速与我回天庭认罪!”,紧接着四周渐渐地暗了下来,电闪雷鸣。

    “快走!”子烨一掌推开木若呆鸡的曲溪谷的三个人,自己却被闪电击中。

    “师伯……”